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十一章

作者:念人


一九四二年冬,日军调集精锐部队五千多人,在侵琼日军最高司令官伍贺亲自指挥下,再次向我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动了更加疯狂的大扫荡。面对日寇施行的惨无人道的大扫荡,恣意烧杀的局面,为了保存力量打击敌人的猖狂进攻,冯白驹与琼崖特委决定改变斗争策略,挺出外线消灭敌人。于一九四三年一月七发出《反蚕食斗争的再三指示》,要求全琼党政军民采取行动打击敌人。

根据琼崖特委和总队部的部署,一九四三年一月,吴克之率领第一支队队部及其第一大队,撤出琼文根据地西渡南渡江,向琼山县西与汀迈挺进,与第四支队配合,巩固与扩大琼西抗日根据地;副总队长庄田率领总队部警卫连和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向琼东、定安县挺进,同原在定安活动的挺进队及原在乐万地区的第三支队汇合开展斗争,扩大琼东南抗日根据地;第一支队的第二大队和第二支队的第二第三大队留在琼文根据地,坚持内线斗争。根据组织安排,苏明与医院少部分同志跟随着总队部和琼府机关,转移到琼山县苏寻三乡。

当时,第一支队第一大队郑章,在反蚕食斗争中负伤了,伤口流血不能随部队行动,吴克之就把他安置在琼山苏寻三乡疗养,由苏明给予照顾治疗,苏明看到郑章伤口流血较多,于是,她急急拿来已煮好的开水为其伤口消毒,然后,跪在地上为他消毒止血,连续跪了一个小时之久,才给郑章的伤口包扎完毕。

这时,冯白驹路过此地,准备渡过南渡江往琼西布置主力部队进行反蚕食斗争的新行动,当得知郑章在此地治伤时,他就亲自到郑章的住处,详细地了解郑章的负伤情况。冯白驹见到郑章身体虚弱,便嘱咐他好好疗养,早日康复回归部队。并交代苏明要注意照顾好郑章,想方法医治好他的伤。接着,冯白驹还询问了郑章有关我开展反蚕食斗争中干部战士的思想情况,他听取郑章汇报后,针对当前反蚕食斗争形势,对郑章说:“特委作出‘坚持内线,挺进外线’的重大决策,是根据当前斗争形势所做出的决定。也是因为战争的胜负决定于人。存人失地,地仍可得;存地失人,必会使人地皆失。现在,我们主力部队挺出外线,到敌人后方开展斗争,这样,既保存实力,又打击敌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我们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说到这里,他们俩人同时都“哈哈”地笑起来,是那样充满信心。

经过两个月的疗养,在苏明的精心照顾护理下,郑章的伤口渐渐好起来。

儒万山位于琼山县与汀迈县交界地带,是沟通琼文地区和琼西地区的枢纽,建立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属于死火山地区,灌木丛林,盛产荔枝、龙眼、菠萝蜜等果树,十几个村庄座落于山内外,没有公路,只有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易守难攻。

吴克之奉命率领第一支队第一大队与支队部少年连,撤出琼文根据地后向琼西进发,不久,便开进了儒万山,建立起琼西儒万山抗日根据地。

一九四三年二月,冯白驹率领特委、总队部机关、后方医院、军械厂、电台等后勤单位,也转移到儒万山根据地。

这样,苏明所在的后方医院,也跟着冯白驹转移到儒万山根据地。

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建立后,日本鬼子也跟踪而来,日寇采取“圈桶”战术,对我儒万山根据地实行严密封锁,在儒万山四周,每隔三四公里就建立一个碉堡,日夜巡逻,步步为营地向内压缩,妄图困死我独立总队。

在儒万山根据地,由于机关、部队与伤病人员较为集中,大约三四千人。粮食供应短缺,因连续作战,伤病员也越来越多。这样,给儒万山根据地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后方医院挤满了伤病员。由于药品缺乏,有些药品仅用于抢救生命的重伤员身上。然而,一些脚伤、手伤的伤员,尽管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口疼痛也很厉害,有的剧痛得还叫出声来。在伤员中,因吃野菜水土不服而拉肚子的人特别多。这时,苏明因水土不服,也吐也泻,身体十分虚弱。但是,她是医务人员,还要担负起照顾重伤员的义务。一次,她跪着为一位重伤员洗伤口时,因日夜劳累,全身没力,突然,眼前呈现一片漆黑,她就昏倒在地上,其他护士把她抬到内间地上休息。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苏明一醒过来,又立刻投入工作,为重伤员伤口消毒。

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建立起来后,敌人万分恐惧,日寇每天都派出飞机对儒万山进行疯狂轰炸,调集驻守东山、东兴、安仁等地部队向儒万山包围袭击,妄图把我总队部以及后勤机关消灭在儒万山。

然而,我独立总队利用山上的一道道石头围墙,英勇抗击敌人的猖狂进攻,战斗异常激烈,羊肠小道上到处都可见敌人尸体。

日寇见出动大部队对我军讨伐屡屡失利,于是,改变了战略战术,派汉奸扮成老百姓入山侦察搞破坏,并以小股兵力潜入儒万山腹地进行偷袭。但是,我军早就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使敌人无隙可乘,每次偷袭都被我军击溃,以失败而告终。

吴克之率领的第一支队在儒万山开辟了新的抗日根据地,发挥了挺出外线的战斗作用,减轻了琼文抗日根据地的压力,对于我琼文抗日根据地军民进一步粉碎日寇的蚕食和扫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由于日寇对我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实行近两年的层层封锁与袭击,使我军老是处于防守状态,造成根据地粮食缺乏,医药短缺,伤病员增多,非战斗人员相当严重。冯白驹看到这一情况,立即做出决定,一部分突围出击,绕到敌后,一面扰乱牵制敌人,一面发动群众筹集粮食。为了减轻儒万山根据地的压力,冯白驹率领党政军领导机关也转移到六芹山。这样,苏明与后方医院一起,跟随着冯白驹转移到六芹山,为我军挺进五指山,开辟琼崖革命中心根据地—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做准备。

一九四四年二月,奉中央军委命令,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改编为“广东省琼崖人民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简称琼崖纵队)”。冯白驹同志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庄田同志任副司令员;李振亚同志任参谋长;特委常委王白伦同志任政治部主任;陈石同志为副主任。纵队下辖四个支队。

这时,我军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开辟五指山根据地上来。特委和纵队司令部对我军的战略布置进行了大调整。第一支队仍留在琼文根据地、儒万山根据地坚持斗争,以牵制敌人主力;第二支队向昌江、感恩转移,从西南配合我军开辟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第三支队活动在乐会、万宁、陵水、崖县、保亭一带,从东南配合我军开辟五指山根据地;第四支队则在临高、佔县、白沙等地带活动,直接负责开辟五指山根据地工作。

到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底,白沙起义主要领导人王国兴,到达汀迈县六芹山根据地会见冯白驹同志,要求冯白驹派出大部队配合其打击反共顽军。琼崖特委和冯白驹根据当前形势发展需要,一九四五年一月,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决定迁驻阜龙文头山,为进军白沙腹地做准备。为了适应开辟五指山根据地的需要,苏明与后方医院也搬进阜龙文头山。六月份,根据形势迅速发展的要求,特委决定恢复琼崖公学校,史丹任校长,符振中任副校长。

战斗的频繁与开辟新根据地需要,特委、总队部都要经常转移,仅两年多时间,特委、总队部机关从琼文根据地转移到琼西儒万山根据地,不久,又转移到汀迈六芹山根据地,接着,又转移到靠近白沙的阜龙文头山。

战斗频繁,经常转移,伤病员较多,医药严重缺乏,给医院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困难。每次转移都是重伤病员死亡。且说医院转移,从当时角度来说,确实是简单无过的,医院除了伤病员外,什么都没有。每到一地,临时用树叶搭起一二个帐篷,作为医疗室,伤病员就躺在树林里接受治疗。即使医院仅有伤病员,每次转移起来,也确实给医院、护士带来巨大的困难。医院接到转移通知后,医院要四处出找民工来抬重伤员,医生、护士每个人都要扶着或者照顾着一位伤员转移,保证不掉队。苏明人小身体消瘦,体质虚弱,每遇上医院转移,她的困难是很大的。特别是,由于水土不服,她肚子经常吐泻,有时连站立都不稳,怎有力气去扶着一位伤员行走呢?但是,这位农村贫苦家庭出身的姑娘,性格十分倔强,尽管困难重重,每次她都想方设法克服困难,战胜困难,坚持活下来,与同志们一起转移。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07 点击量:68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章
[上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二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