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十二章

作者:念人


琼崖独立总队在冯白驹与特委的正确领导下,对敌斗争不断取得胜利,创建了琼文、儒万山、六芹山、内洞、阜龙文头山等革命根据地,队伍一天比一天壮大,特别是在一九四四年春,奉中央军委命令,我琼崖独立总队改编为琼崖纵队后,大家的斗志更加高涨,我各抗日根据地都呈现出一派大好势头。

我第四支队按照特委和冯白驹的指示,派出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在佔县、白沙县边区党组织与群众的配合下,解放了阜青乡、龙头乡,在白沙起义首领王国兴支持下,成立了白沙县阜青乡抗日民主政府。并根据形势发展需要,冯白驹与特委派出汀迈县副县长吴文龙到白沙主持成立白沙县临时抗日民主政府,由黎族首领王国兴任县长,吴文龙任副县长。白沙县人民政府的成立,为创建五指山革命中心根据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这一年夏天,即是一九四四年四月,司令部医生郭汉中向后方医院当护士的苏明写了一封无名信,当时,尽管苏明在冯白驹辅导下认识了一些字,但是,由于战争的残酷环境,一度中断了学习,所以,对全部了解读完一封信是困难的。当时,她心里暨高兴又担忧,说实在的,自从一九四二年十一月,自己的丈夫吴克被敌人杀害后,心里十分痛苦,她多么盼望有一位能善解人意的男人,再次窜入自己的心窝。如今,郭汉中向自己写信,心里既是忧虑又是惊喜。因为,郭汉中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她对他是了解的。

原来,郭汉中是国民党军医,广州人,三十四岁,人高一米六八,瘦条身材长着一双光亮的眼睛。一九四二年秋,我军与国民党部队打仗时,将其俘虏。由于他的医术较高,而且当时我琼崖独立总队司令部缺少西医,便把他留下来,担任我军的军医。后来,在工作中表现不错,积极肯干,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不久,被提拔为卫生处处长。

苏明接过郭汉中的无名信后,心里忐忑不安。为了弄清郭汉中的信中内容,苏明不好意思地把信交给表哥冯白驹,让表哥为自己看的明白。

冯白驹接过苏明递过来的信,打开一看,他为这对年轻人产生爱情而高兴。他考虑到,尽管郭汉中是被我军俘虏过来的人,但是,为了搞好统一战线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救国,而且,郭汉中已为我军所用,工作表现也不错,为什么不可以结合呢!冯白驹看完信后,便微笑地对苏明说:“祝贺你!如果你们愿意结合在一起,组织上同意,表哥愿意为你当介绍人。”说着,冯白驹“哈哈”笑了起来。

这一笑,使苏明脸孔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她根本想不到郭汉中会向自己求爱。说实在的,她对与郭汉中相结合,心里确实存在余悸。起初,她是不同意的。因为,他是从国民党俘虏过去的人。不过,表哥冯白驹愿意为她们作媒人,而且组织上对他们俩的爱情采取积极支持的态度,为了统一战线,她不安的心情逐渐消失了。她抬起头来,用涨红的脸孔对着表哥冯白驹说:“既然,组织上支持,表哥又当媒人,我只好服从组织了。但是,我提出三个条件:一、他要参加共产党;二、绝对服从组织;三、不怕苦不怕死。”冯白驹听后,用十分亲切的口气对苏明说:“好吧!你对郭汉中所提出的三个条件,我可以转告给他。按我看来,他做到这三个条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苏明听表哥这么说,也微微一笑,她十分相信这位表哥。

一九四六年二月,国民党四十六军向我琼崖革命根据地发动大规模进攻。苏明被分配到第一支队后方医院工作。

一九四七年六月,一天,在一支队后方医院里,苏明正在埋头为伤员包扎伤口,这时,一支部通讯员来到医院对苏明说:“总队部调你回司令部。”

苏明一听,她认为组织调动工作,在战争年代是十分正常的事了。因此,此次调动工作,她并没有动脑筋去思索,只是继续把伤员伤口包扎好后,向院领导吴传香打个招呼,立即与通讯员一起走出医院,向一支队部奔去。

不到二十分钟,苏明赶到一支队部办公室。这时,吴克之支队长迎上来说:“苏明同志,组织上决定调你回总队部工作。现在,我送你走。”

苏明看到马上就走,她便向吴支队长提出说:“支队长,目前,我身上、脚上都腐烂,再等一段时间,我的病情好转再去,行不行?”

吴克之看到她的身上、脚上确实有不少处烂,就同意她留下来,一边工作,一边治疗。

过了一个多月时间,就是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二日,苏明的烂脚病有点好转后,她打算与符洛哥的妻子李玉梅一起去总队部报到。李玉梅对她说:“苏明同志,敌情复杂,你调去总队部,组织上会派人护送的,不必跟我走。”这样,苏明只好让李玉梅先走,自己留下来。

李玉梅刚走不久,支队长吴克之就派出一位通讯员护送苏明回总队部报到。

经过二十多天的长途跋涉,苏明终于到了地处于白沙县文头山根据地。这时,总队部机关就驻扎在这里。

这天一早,当苏明一跨入门口,只见里面已坐着总队长冯白驹与有关领导陈乃石和郭汉中、林豪、王彩萍以及警卫员等十多位同志。大家都用兴奋的眼光欢迎苏明到来。此刻,苏明觉得莫名其妙,便抢上前问冯白驹说:“总队长,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冯白驹见苏明有点奇怪,便热情地回答说:“你坐下来,再说!”苏明按冯白驹的指示,转身往放在中间左边那张凳子坐下来。苏明一坐下来,冯白驹看了看郭汉中,又看了看苏明,然后,用严肃的口气对他们俩宣布说:“经组织上批准,同意郭汉中同志与苏明同志,从今天起结为夫妻。特此宣布。证婚人:冯白驹。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二日。”说完,冯白驹带头鼓掌,办公室里立即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表示祝贺。

就这样,苏明与郭汉中在白沙县毛栈乡结婚。在婚礼上,除一片热烈的掌声祝贺外,什么都没有。没有糖果、没有酒喝、没有喧闹声、也没有鞭炮声、更没有双方父母亲人出席。整个婚礼就是一张结婚批准书,简单而隆重。

当时,与郭汉中、苏明夫妻在司令部举行婚礼的还有,林豪与王彩萍等三对夫妻。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08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31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一章
[上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三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