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十三章

作者:念人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国军民浴血抗日,解放了大片国土,抗日战争进入全面反攻阶段。在琼崖根据地,琼崖军民经过艰苦的奋战,粉碎了日寇的蚕食与大扫荡,形成了对敌反攻的战略状态。

根据这一有利于我军的战略斗争形势,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共琼崖特委又做出了《关于加速反攻准备工作的指示》,号召全琼党政军民迅速行动起来,全力以赴进行反攻准备工作,把日寇赶出琼崖。

琼崖特委发出反攻准备工作后,琼崖纵队以及琼文、儒万山、六芹山等根据地都迅速地行动起来,补充兵员,改善军需供给,进一步提高抗战军民必胜的信心。

一九四五年初,驻扎琼文根据地的我第一支队,发扬了连续作战的作风,解放了琼山、文昌、汀迈等县的一半以上地区;第二支队在昌感地区也解放了大片土地;第三支队解放了陵水、保亭、崖县等三分之二土地;第四支队与挺进支队互相配合,解放了白沙县全境。这样,全岛除保亭、乐东等县外,其他十四个县已经全部建立起中共县委组织和民主人民政府,解放区人口达一百多万人。在这大好形势下,苏明与后方医院、军械厂等后勤机关单位,跟随着琼崖特委、琼纵司令部乘胜挺进了五指山,建立起白沙革命根据地。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了。这振奋人心的特大喜讯,大家听后都情不自禁地纵情欢呼,高兴得如痴如狂,许多战士兴奋得当场流下眼泪,阳光洒满了黎村苗寨,到处都是欢歌载舞。

是的,琼崖人民抗战六年多,历尽了艰难险阻,付出了牺牲五千六百多名琼纵战士,遭受日寇杀害人民群众二十多万人的巨大代价,终于换来了今天抗日战争的胜利。尽管琼崖人民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这个消息确实是多么令人振奋啊!

日本鬼子投降后,不久,一贯消极抗战的国民党顽固派,为了夺取胜利果实,带头破坏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率先在全国在全琼崖掀起了向中共解放区进攻的内战高潮。

八月二十三日拂晓,为了击退国民党的猖狂进攻,进而保卫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我挺进支队第三大队第七中队和第八中队,分别由冯位才与吴之率领展开对敌钳形攻势,直插入什统黑村敌团部和敌一营驻地发起攻击。由于我军动作迅猛,战斗打响后,国民党兵来不及反抗,被吴之、冯位才所率领的我军第八第七中队指战员打得落花流水,夺路而逃,歼敌二十多人。

苏明与后方医院挺进五指山后,驻扎在鹿雅村里,利用村里的破庙作为医院治疗室,一百多位伤员安排到村子里农民家中住。

鹿雅村是黎寨,黎族同胞对待我们琼崖纵队指战员很是热情,他们帮助医院打扫卫生,从自己家里拿来竹子,为我们修建茅寮。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送给伤员吃。由于伤员多,护士照顾不过来,黎族同胞还主动端来水为伤员洗脸擦脚,替护士为伤员喂吃,体现出军民一家鱼水情。

九月,蒋介石密令广东与琼崖国民党当局,限制在三个月内消灭琼崖共产党。十月份,蒋介石派出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四十六军一八八师、新编十九师、一七五师先后进驻琼崖,其目的是准备发动内战,消灭琼崖共产党,夺取抗战胜利后的果实。

以韩练成为军长的四十六军的到来,使战后的琼崖军民与国民党反动派企图抢占胜利果实,发动内战的阴谋,展开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

四十六军把一八八师部署于海南岛北部琼、文、东、定等各县;新十九师布置西南陵、崖、昌、感各县;主办师一七五师开进西路汀迈、临高、佔县等地,并立即开展行动,抢占了我军辖区的木棠、长坡镇和新州镇,拉开了琼崖内战的序幕。紧接着,各路国民党敌军相继向我方解放区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日,一七五师与保安两个团,向我军第四支队和县委驻地王五镇大举进攻。我军第四支队奋起反击,与敌军激战了十多个小时,打退敌军多次进攻后,为保存实力,主动退出战斗。

韩练成四十六军分三路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后方医院伤员逐渐多起来,每天都要接收近一百人。

日本鬼子刚投降时,我方接收到一些药品,经过近半年的使用,目前,又面临着药品短缺,人员紧张的状况。

五指山山区有几千年历史的原始森林,中草药资源丰富。我们二三十个看护人员,除照顾伤员外,每天都要分批到深山采集中草药品。一次早上,苏明与陈月美大姐一起到深山采集中草药,为了能够采集更多的草药,她们分开采集,苏明往东边,陈月美往南边。中午,苏明背起一娄筐的草药返回医院,可是,走啊走,竟迷失了方向,一直走到傍晚,夜色渐渐笼罩着森林,四周变得一片黑沉沉的,苏明看到走不出黑洞洞的森林,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得头昏眼花,她有点绝望地哀叹说:“这回,我走不出森林,只好等死了!”于是,她十分疲惫地坐到地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深深十一时左右,当她睡在朦胧之中隐约听到有一位男人声音在喊:“苏……明……!”接着,又听到有一位女人的声音在喊:“苏……明……!”她急忙站立起来,擦了擦眼睛,仔细一听,那男人的声音好像是自己的丈夫郭汉中,那位女人的声音好像是陈月美。这时,苏明喜出望外,立即向他们回声说:“我在这……里!”

差不多到深夜十二点多钟,他们才找到了苏明。当苏明见到丈夫郭汉中时,委屈地哭了……

俗话说,无经无精,经一次精一次。从此后,苏明一个人去采集草药时,每走一步,她都要用树枝在路旁做一个记号,以防止返归时迷失方向。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09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34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二章
[上一篇] 错字秘籍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