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一颗星,一座城

作者:张月娥

高邑,又名凤城,隶属于石家庄,并与之比邻而居。听说我要到高邑去采风,并为搭什么车而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高邑呀,那么近!”在先生的话语里,仿佛就是抬腿一脚的距离,似乎根本用不着为此煞费心思。我对高邑的印象,大都来自于先生的口口相传,先生的战友张来自于高邑,凡是有提到其人的时候,自然的就关联到了高邑。所以自在公元2018年8月18日之前,搜索我的大脑信息储存库,对高邑的认知,仅仅是停留在两个初浅的大大之一:一是闻名遐迩的蔬菜种植和批发的集散地,或是物美价廉瓷砖的生产基地。高邑不仅与省会近在咫尺,与邢台市也几乎是一步之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奠定了高邑自古以来都是不可或缺的商业重镇,商贾云集。莫不是因为自己怀揣着一颗非常热爱“采风”的心,我与高邑的采风之行,大概就被自己的孤陋寡闻演绎成了《一声叹息》。幸运的是,就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与高邑在秀美雅致的中兴公园《喜相逢》。

初见中兴,正值夏末初秋的时节,阳光明丽,碧蓝当空,沐浴在朝阳下的中兴公园宛如一位清雅出尘的绿衣女子,竟是给了我惊鸿一瞥的感觉。毕竟是来自于省会,大大小小的公园着实见过不少,也算不上完全没有见过“世面”,置身此处,我竟按捺不住地想立即探寻深处,一览其芳华,究其缘由,大概是我刚刚从喧杂的火车上下来,一处静谧顷刻间便抚慰了我躁动的心,心静了,所到之处,眼里涌动的皆是风景;抑或是我对高邑的印象里输入的商业化过于浓重,一景独妙便可俘虏我的芳心。其实,细细碎碎,环着绿树阴阴,青草铺翠的小径走上一圈,一池碧水,水波盈盈;荷香四溢,廊桥旖旎;两轴人文,古韵悠悠;雅塑雕像,雄浑大气。一番观赏之后,我愈发的感叹,在这个县辖不足20万人口的土地上,它的美不是我的主观臆想,而是真致地当属匠心打造,锦绣玲珑,别具一格。

惊艳了时光,颠覆了想象,见过了中兴公园,对高邑,我已是喜爱有加,更不用说再到刘秀公园。一处景观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建筑就是一个传说;百艺说百秀,堪称天下第一街,不禁更令人心驰神往,遐思翩翩。

刘秀登基千秋台,光武中兴始高邑。高邑,正向世人徐徐展开一幅星光璀璨的画卷。

到了高邑,不到赵南星祠堂,等于没到高邑,此话一出,其位之重可见一斑。既然名为赵南星祠堂,其主人公定是赵南星,而赵南星又是何许人?说到这里,科普一下人物生平轨迹该是非常必要的。

1550年,即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四月初三,四更天夜色尚浓,本该睡意正酣时,而在赵汝弼的南园,一家人正急切地等待着一个新生命地降临,只见窗外一道耀眼的银光划过,一声清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夜色的宁静,陨星坠落,公子出世,遂得名:赵南星。南星自幼聪慧绝伦,人称“神童”。二十岁考上国家公务员,二十四岁成为国家着重培养储备的后备干部。万历二年,南星出任汝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同时兼有审计局长的职能。第一年年底,南星破天荒释放待审的轻犯回家过年,这些人犯本不是大恶大奸之人,只因连年的灾荒为求衣食,一时糊涂触犯法规,南星的这番体恤之情大义之爱,自是不能辜负,年后一个个自觉如期返回,不过是两三年的时间,汝宁府治安稳定,政绩斐然。不久,南星升任组织部副部长,而老百姓口中的“海青天”——海瑞正好被免职在家无所事事,抬棺上朝,不但勇于与朝中奸佞做斗争,叫板皇帝老儿也一样毫不惧色,这样的“死心眼儿”唯恐躲之不及,南星非但不与之划清界限,反而极力向上举荐,促使朝廷重新启用了海瑞。可悲的是,南星一身正气,生不逢时,没有遇到名主,书面报告清清楚楚列举了“四害”的极大危害性,无奈皇帝昏庸不明是非,“四害”横行猖獗,不得已南星写了请假条,告病还乡。在老家待了三年,整编在册京官时人手不够,万历帝又派人叫回了南星。怎奈朝廷还是原来的朝廷,南星依然是素来的南星,秉公执法只有死路一条,不过一年的时间,南星的政治生涯又走到了尽头,再度回到老家的南星,振兴国家无望,南星干脆隐居下来,一门心思扑在教育事业上来,在东城脚下的“芳茹园”办起了学校。搭档顾宪成、邹元标,组成“东林三君”,其中,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便是出自“东林三君”之一的顾宪成,一时间“东林三君”名声大噪,驰誉天下。南星虽身不在朝堂,可心仍系着国家,他用文字来发声,他的笔就是怦击世事的一把利刃。直至今日,南星的著作仍在出版,南星堪称中国民间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对官场已是心灰意冷,传播知识,整理书稿,出版发行,这样的日子对南星来说,也不失惬意。可万历帝没了,他的孙子天启帝主持政务了,这个孙子很是念旧,重视被闲弃的老臣,一道一道的召回令,四道统统被婉拒后,这个天启帝摆出一副爱你爱到底的姿态,毕竟圣命难违,何况老大能有这番心意,振兴国家有望的小火苗在南星的心眼儿里又开始扑腾起来,七十三岁古稀之年的南星,三出山林,再度返聘后被提拔重用,任命为中纪委副书记。中纪委是干什么的?专门就是抓奸反腐,惩恶扬善,南星不由得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可叹的是,“众心盈朝,忻忻望治”的景象,不过是昙花一现,阉党专权,正义之士惨遭其屠戮迫害。南星心急如焚,奋笔疾书直言进谏,砚背题诗明志表决,专门铸铁如意准备反击奸人的阴谋。无耐阉党势力一手遮天,南星非但不能举义成功,反遭其害。天启四年十月,白发苍苍的南星拖着万念俱灰回到了家乡。可恨的是,蛇蝎心肠的阉党仍要赶尽杀绝,一顶“私吞军饷”的帽子扣上去,垂垂暮年的南星被发配驻守边关,关外风凉夜寒,加之旧恨未消,新愁又添,天启七年的十二月,北风凄凄,雁声哀哀,英名一世的南星挺着脊梁走过了七十八个春秋,他真的走累了,雁门关外饮恨而逝。崇祯帝继位后,为南星昭雪沉冤,被追赠南星为荣禄大夫、太子太保、谥号“忠毅”。纵观忠毅公一生,忧国爱民,刚直不阿,不畏权贵,匡扶正义,铲除邪恶,穷其所能,恪尽己责,到头来虽不能改天换地,但其“义溥九天仍欲上,名留千载讵云奇”光明磊落、心怀天下的胸襟昭然可见。

所以,凡是到高邑者,必到赵南星祠堂观瞻,更有甚者,是因敬仰忠毅公,专程造访,慕名而来。名人大家更是不惜墨宝,纷纷为祠堂题字作赋,泼墨抒怀。祠堂门楣上悬挂的金匾,是书法大师启功先生的亲笔,启老治学严谨,为显得对赵南星的敬重,不直书其名,以其谥号而称,“赵忠毅公祠堂”。正门过庭券门洞止方挂着一块木漆匾,“赵南星祠堂”,是曾任北京画院院长的赵枫川先生手笔。民国年间,北洋直系军阀带兵途径高邑,获悉此地乃东林三君之一赵南星故里,便寻见赵氏族人赵云章,赠拨银两,重印了南星著述,修缮了祠堂。一九四七年春天陈毅元帅到高邑,特意将祠堂珍存的铁如意带给董必武。“铁铸当如意,砚题尚未明”,无一不在表达忠毅公与奸逆做斗争的铮铮铁骨,生死攸关时的慷慨大义。

高邑采风的行程安排得短而紧凑,来回不过是一白天的时间,可就是这几个小时,深深地撼动了我的内心,让我重新认识和仰望一座城。高邑,素称蕞尔,却是卓尔不凡,钟灵毓秀,藏龙卧虎,蕴藏着深厚的人文宝藏。任何时代都需要有风骨有正义的人,特别是在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物欲横流,信仰几近迷失的时代,除了金钱、享乐和自我,我们的心里也应该站着一个“大”我,“家国情怀”要与心脉共振。倘若像“洁洁良”的人再多几个,一个国家用心浇灌和培育的名牌大学高材生,头上罩着各种各样“优秀”的光环,看似光采熠熠可望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内心则腹黑龌龊不堪,明明身体里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却非要恬不知耻谄媚讨好东洋人,以充当“精日分子”而自豪,有才无德,国将不国,后果不堪设想;倘若人人像忠毅公,东方巨龙称霸世界指日可待,不言而喻。无论是时代,国家,还是我们,都需要弘扬和塑造忠毅公这样丰碑式的人物,闪耀在历史的长河里,清亮而炽热,指引和照耀着我们,永远不会殒落。

一颗星,一座城。高邑,因为有忠毅公,一个名为南星的人——实属人中龙凤,其名为“凤城”,乃实至名归,荣耀无比。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11 编辑:齐文进 点击量:4964

[下一篇] 痛念井三
[上一篇] 高邑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