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贺泓中举

作者:天街小雨(韩凤舜)

       光绪二十九年(1903)七月,深夏季节,迎着即将落日的余晖,在接近怀安城的官道上,有个衣着整齐长相白净的青年,肩扛布褡裢,背挎油纸伞,头戴小草帽,骑着一头健壮的白嘴白蹄黑色毛驴,自东方缓缓踏来。投在身后的长长影子,颇像出征的唐杰柯德般威武异类。

       青年名叫贺泓,来自云幽县北山脚下的青沙梁小村。此去西安赶考举子,漫漫征程路两千余里,不知前路有多少艰难险阻。清早出发时,父亲只是拍拍自己肩膀,而母亲却眼含热泪嘱咐再三,年幼无知的小弟喊着硬要与他同行。此去山高路远风雨兼程,面对茫然不知的探险,强势的刺激使他鸡血沸腾,就如哥伦布从西班牙巴罗斯港扬帆西行去远航似的,满满的都是自信和亢奋。

       今年的乡试(考取举人的考试),全国设十个考点,云幽县的秀才生员被允许去山西太原或陕甘西安参加考试,贺泓舍近求远倒不是由于无知的认为太原太远和西安平安,皆因家乡的县学(县级官办学校)学官教谕徐琪嗣先生的主意。

       傍晚时分,第一天行程结束。贺泓牵着疲惫的毛驴进入城门,路边买了两个又热又脆的大煎饼做为晚餐,住进一家较小的车马大店。贺泓心里明白,他可不似其他赶考的秀才们大都家境富裕。自己从小出身在不足八百人的小山村,父亲一边行医,一边种地,虽号称祖传中医世家,在方圆几里内也算颇有名气,但也就是个基本维持温饱的人家。

       出门前已经成家了的堂兄贺呈送给他十两文银,握着手跟贺泓说:在外该省钱时就省,比如能拿麻杆点烟,就不要浪费一根洋火;但该花的钱,必须花出去,受别人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这是咱们家族一贯的为人之道。

       为了保险起见,贺泓把所带的盘缠分三个地方存放,处处节俭行事,客气待人。有能自己做饭的条件就自己做饭吃,中午大部分是吃前一天准备的干粮。就这样昼行夜宿,每天行一百至一百五十里距离的路程,基本都是赶到各个县城里就寝。

       那天因路程远,天黑时不得不住进了路边一家小旅店,结果就碰上了个卖淫妇女。这女人看到来了个俊朗的小白脸,硬要呆在贺泓房间里不出去,言称不要钱也可以陪他睡觉。最后见贺泓一直看书不言不语,才悻悻然离开。有了这次遭遇后,更坚定了贺泓非大地方旅店不住的信念。

       贺泓出怀安奔阳高,出大同到怀仁,出山阴达宿城。一路进太原,离山西,不觉已行二十天,日晒雨淋中已然步入陕甘地界。

       较为顺当的行程眼看着就要结束,灾难却降临了,在大荔县到渭南县之间贺泓碰上打劫杠的了!从县城南行六十余里,要翻过一座华山 ,哪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晌午时分,贺泓被两个手持棍棒的中年壮汉凶恶地拦住,并放言:要财要命自我选择!           贺泓连毛驴带褡裢及身上钱财全部被洗劫一空,只留一把劫匪嫌弃的旧油纸伞带在身边。好在母亲给缝在主腰(双层布做的类似背心的男人内衣)里,县学开的证明书和学官徐先生写给乡试主考官的信,还安然存放在胸口夹层里。

       贺泓形单影只步行跋涉五十多里,夜晚到达渭南县衙门口,在大门道露宿一夜。早晨击鼓告状,县令张蘇龙传令问案。贺泓细述遭遇,言语间质问道:贵县治安管理差强人意,大人难避失职之嫌吧。

       张县令被这个秀才的侃侃而谈话语所折服,忙派人去事发地点周围村追拿劫匪,并热情引入后室招待这位不俗的秀才吃住。几天攀谈下来,两人颇为投缘,竟相处的如忘年交一般。

       眼见破案进展无望,怕耽误举子考期,张县令借给贺泓些许银两,安排他搭乘送女儿到西安走亲戚的马车同路出发。

       怀抱唯一留在身边的油纸伞,抬头恰巧与对面而坐的貌美千金四目相对,瞟见姑娘看自己的眼神香艳无限、勾人魂魄,贺泓蓦然想到《天仙配》里的董永和《白蛇传》里的许仙,这二位都是靠一把破伞擒获或仙或妖芳心,赢得唯美爱情的,难道自己的邂逅幸遇也要自此到来了吗?

       马车到临潼县住宿一夜,生活均由张县令的师爷料理打点。八月初三贺泓一行到达西安,从夏行至秋,贺泓赶考之路前后历时近一个月。

 

       贺泓一行到达西安时离乡试时间仅剩五天。这几天他就吃住在渭南县县令张蘇龙岳父家里,和县令的千金也熟悉了很多,原来这位县令令爱名叫张雅琪,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是个博览群书、具有超前思维的新潮女性。与贺泓接触起来妩媚中彰显得体、雅致里蕴含活泼。贺泓在雅琪小姐热情陪同下也到考试的场所被称作贡院的地方去熟悉了环境。

       八月初八,贺泓带着所有证明材料和笔墨纸砚,跟随其他秀才童生进入戒备森严的考场。贡院四周有军队分段驻守巡逻,贡院内有朝廷翰林进士出身的大员担任正副主考,有省督派要员十几人担任监临,还设有监试、提调、帘官等人员负责管理考场。

       初九进行第一场,考试内容为以《四书》作三篇文,写五言八韵诗一首。十二日第二场考经文五篇。十五日第三场考策问五道即写五篇论文,内容为评说经史、时务、政治等。所有参考童生十六日离场。

       贺泓走出贡院,美女张雅琪和老师爷都等候在大门口了。看到贺泓颇为自信的容颜,雅琪和师爷一起笑着迎了上去。

       因九月初才放榜公布,师爷回渭南县去报告张县令,贺泓和雅琪每天在她姥爷家,或谈诗论文,或出门游览古城风貌。这段时间两人感情发展很快,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贺泓特别表述了自己的家境和读书经历,说到了念私塾时是在三叔家的南房地点,四个人加一个先生,天天颂背《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也初学了《四书》和《五经》一些内容。还讲到后来又顺利通过生员考试考上了全县仅录取了八名生员的县学,在县城的学校里,碰到了自己的恩师徐琪嗣先生,最后徐老师极力推拥他来参加乡试考取举人。这些求学奋斗史听得张姑娘泪眼婆娑,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不觉时间来到九月,初三为寅日,79点为辰时,辰属龙、寅属虎。选择九月初三79点放榜,取龙虎榜之意。在鼓乐仪仗队的护卫下,官员把大红榜张挂在巡抚署大门前。参考的秀才童生们伸长脖子围拢观看,贺泓欣喜万分地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写在第二十八名之上,兴奋之情难以言表,紧紧抓住雅琪的手,两人不觉都流下了热泪。

       这次乡试朝廷分配给陕甘考区的举人名额是41个,实际选中了51名。第二天中午,召集所有新科举人在衙门隆重举行鹿鸣宴,乐队演奏《诗经》中鹿鸣三章,每人颁发20两牌坊银和一套崭新的顶戴衣帽。接着所有官员都到各桌敬酒,在人声鼎沸的盛宴场合,贺泓认识了主考官内阁大学士陈宝琛大人。散席后他快速找到陈大人,把恩师写给陈大学士的推荐信交到了大人手中。

       这位朝廷命官瞪着贺泓说:徐琪嗣是我的同门学弟,很要好的朋友,你怎么不早给我他的这封信呢?

       贺泓言:如果都考不上,也无颜拿出先生的信给大人看了。

       陈宝琛拍着贺泓肩膀说:好!是个有出息的小伙子。现在太忙啦,等我回京给你信。

       次日,贺泓告别已经心仪的佳丽张雅琪,并给张县令写了封表感激不尽之意,和对令爱已产生仰慕之情并愿相互交往的信件,就匆匆骑着骏马赶着登上回程之路。

 

       归心似箭不到半个月贺泓就回到生养他的云幽县青沙梁村了。在离村半里距离处,他就下马步行,凡见到乡亲们都无比客气。到家后全家人自是欢喜异常,晚上村里有名望的乡邻都过来探访,同龄的发小们跟贺泓开起了类似陈胜老乡的玩笑:当了大官别忘了我们啊。

       次日,贺泓到县城先向恩师学官教谕徐琪嗣先生汇报了全部过程,俩人又激动兴奋一番。接着到衙门拜见了县令大人,县官亦设宴款待。

       没几日朝廷的任命就下来了,暂定贺泓为山西灵石县候补知县,是个无实际权力实习期一样的官员职务,但俸禄不菲。

       第二年,光绪三十年(1904)三月,贺泓进京参加殿试考取进士未果。留在京城成为内阁大学士陈宝琛大人的门生,在北京购房置业安家,并与渭南县令之女张雅琪喜结良缘,婚后生有一子这是后话。

       光绪三十一年(1905)九月,袁世凯、张之洞上奏朝廷,直接全面取消科举考试。

       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一月,朝廷生发重大事件。十四日光绪帝驾崩,次日太后慈禧也病逝。十二月二日,三岁的溥仪登基,第二年(1909)改年号为宣统元年。

       民国元年(1912)二月十二日,六岁的溥仪退位,隆裕太后为他请师傅开始读书学习,大学士陈宝琛全权负责此事,门生贺泓被安排为溥仪的汉文老师之一。

       这个末代皇帝学习不太用功,据确切史料记载,溥仪念书时经常东张西望,身子扭来扭去。后来溥杰、毓崇进宫伴读,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张勋复辟前曾密见溥仪,溥仪说:师傅给我的课业已经够沉重,哪有心思去做皇帝!

       张勋答道:古来只有马上天子,从无语书天子,皇上日理万象,可以不用再语书啦。

       溥仪大乐:既如此,那就干了!

       民国十四年(1925)二月溥仪离京先去天津后到奉天,贺泓赋闲在家每日与好友谈论诗文评说时政。五月,贺泓受邀加入梅兰芳京剧社出任编剧。

       公元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贺泓被市政府聘请为某区的法庭观察员。

       公元1953年四月贺泓病逝,终年七十岁。老家的家人和受过他帮助的乡邻数十人从北京把他的尸体运回青沙梁村下葬在埋着父母的祖坟里。灵魂已到另一个世界的贺泓,又经历了一次肉体的五个昼夜乘马车蹉跎行程。

 

       举人贺泓与他的七位堂弟兄一起排序,他为老二,他的亲弟为老五。国共内战时,举人断定共产党必将一统天下,就回老家青沙梁村,低价变卖了自己所有家产和土地。看着哥哥的家产都便宜了外人,这可让老五弟急红了眼,强行买下他哥的一些良田。于是解放后搞土改,老五直接成了地主成份,好在子女都有出息,他也没啥剥削和压迫的过往,也就没受批斗和改造的罪。

       举人的最小堂弟老七,虽然有点文化,但自始至终基本啥正事也不干,还参与赌博,家产全败光了,解放后划成了贫下中农成份。老七老了,这时他二孙子五岁,这年冬天给他烧炕,因没柴禾,老七爷子就让把中药斗子等祖上留下的物件都砸了烧,最后连同剩下称药用的很精致两把骨头杆的戥子也一并烧掉了。

       这个孙子叫贺丰,在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制度时,从回村青年考上了中专,毕业后成了一名国家干部。贺丰现已退休,还爱上了写字。

二零一八年九月定搞于沙城



作者简介

    韩凤舜,微信名:天街小雨,男,1957年9月出生,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人,大专学历,退休干部。河北采风学会第34期入会会员,在报刊网站发表过的文艺作品有《好大一棵树》、《真正的爱从来不言说》、《游清明上河图》、《遇见》、《父爱印象》、《在那青春如潮的日子里》、《那时、那人、那学校……》等,其中《在那青春如潮的日子里》获首届“雅集.大家文学奖”(小说类)三等奖。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22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281

[下一篇] 念人:《红军姨母》第十七章
[上一篇] 裸舞(小小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