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裸舞(小小说)

作者:陈健

裸舞

   老K弟兄十三人,堪比杨林手下的十三太保。可十三太保没有血缘关系,老K这十三兄弟可是亲爹亲娘的一奶同胞,在清水湾势力非凡。
  老K在村里当村长,老K四哥是村企“微利面粉公司”总经理,九嫂是“微利面粉公司”会计。其他的销售员,采购员,出纳员等等他们家七八个人。老K的七哥是村电工,大哥把村西大队的三百多亩地圈起来自己搞养殖。
  老K爹死的时候,老K还在上小学,家里穷,还是用野菜萝卜填充肚子过生活。邻里很同情这帮孩子,就出力出物把他爹安葬了。等老K娘寿终正寝时,老K已经是村主任了。今非昔比,前来吊唁的人一堆堆,一群群,整个街道涌动的都是人,大家都以给老K家托亲带故感到荣光。出殡那天,亲友送的花圈装了两卡车,灵柩到了村外的墓地,送殡的队伍从老K的门前还没走完。
  埋殡的白事也只能这样。停丧在地的,哭声不断,办得太热闹也不合时宜。
  花开花谢,雁去燕来,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三个春秋,老太君三周年祭日到了。
  本来本地有给过世的老人办三周年纪念的习俗。老K兄弟备了五头驴,十只羊,一百箱好酒,提前半月开始,现杀现做流水席,招待远近的亲朋故友。客人很多,方方面面的人都有。区长和副区长来了,跟屁虫似的科员来了。商界的来的更多,凡给村子里有业务往来的都来了。还有那些征了本村土地盖大楼的开发商。这些商界的人可不是白来,不像政府的官员,象征性的上些礼金,这些可是花钱的主,几千,几万的根据自己的身份和需求上礼金。老K家的这个三周年,礼金收到了一百多万。还有两家歌舞团------春晖歌舞团和乡野歌舞团,分别是东方房地产开发公司和祥和房地产开发公司送的。分别在老K门前的两个路口的宽敞处搭建了舞台。漂亮的幕幔,新颖别致的彩色闪光灯,大个头的音响组合等等全部安放妥当。
  华灯初上,两边的舞台前围了好些人。前面的坐马扎,矮凳,后面的排放着高板凳,两侧和后面站立着不少年轻人。
  两边都以唢呐独奏开场,都以滑稽的男演员登台演出。春晖这边的演奏者,肥头大脸,脑袋的底圈剃得光明溜亮,只在头顶留一处头发,用大红的布条扎紧。乡野那边的演奏者,瘦些,光着脊背,涂上花脸,穿一条宽大的女人花裤子。
  这边吹得高亢,激越。那边吹得清幽,凄切。台下的人竖直了耳朵,探直了脑袋,不时拍出掌声。
  接着,春晖这边的舞台上开始唱黄梅戏。乡野那边的舞台上开始唱豫剧,喜欢戏剧的老年人不自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春晖那边的黄梅戏唱完了,乡野这边的豫剧还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春晖那边开始表演大型魔术------大变活人。
  哗。乡野这边的年轻人本不喜欢戏剧,又被春晖精彩节目诱惑,立刻涌到了春晖的舞台前。只把那些年纪大的老人留在那里,乡野的舞台前剩下稀稀拉拉的一些老人。
  乡野不甘示弱,豫剧刚完,马上推出少林功夫。劈腿,翻跟头,硬气功,刀砍活人。
  哗。春晖那边的年轻人立刻欢叫着,打着口哨折回来,围拢在乡野舞台前。春晖那里又剩下了稀稀拉拉的老人。
  春晖歌舞团团长见势不妙,提前把压轴的节目拿出来-----真人吐火。只见一个胖大的演员,伸胳膊蹬腿,在舞台上运气之后,甩掉上衣,坦胸露背,闭住气,喝下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然后转身,连续两个后空翻,把身体弯下给观众深施一礼,然后扬起头,向上吐气,并迅速点燃那些气体,滚滚的烟火就像是从嘴里吐出,惊险刺激。
  “好厉害”。年轻人惊叫起来。这惊险的节目真的把乡野那里的年轻人拉去不少。但这真人吐火的节目除了惊险,相对还有些单薄,架不住乡野舞台上“呼呼哈哈”众多人夸张性的表演。这火刚刚吐完,不少观众又返回了乡野舞台。
  无奈,春晖推出青春艳舞组合。七八个穿比基尼的舞女闪亮登场。青春,线条,朝气。一下吸引住了年轻人的眼球,年轻人哗地涌了回来。
  乡野歌舞团团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观众直奔了对面,直接报了性感的狂舞。一个个风骚的靓妹穿着三点式,在舞台上极尽所能,大展风情。
  舞台下的年轻人激情被点燃了。欢叫声,口哨声此起彼伏。春晖舞台前的观  众立刻往回折。这时,不知从那里传来一嗓子,“脱,脱,脱。”接着,更多的人高喊“脱,脱,脱。”
  真的,春晖舞台上的舞女立刻脱掉了比基尼,同样的三点式在舞台上狂歌乱舞。两边舞台打成了平手。
  舞台下沸腾的人群仍不尽兴,“脱,脱,脱。”的喊叫声又起来了,并且声浪一声高过一声。
  仗着那种冲动,那种疯狂,那种不可遏制的气氛。猛然,春晖的舞女们交换下眼神,一转身,那些舞女就甩掉了乳罩,一抬腿,脱去那块窄小的遮羞布,一身赤条,激情奔涌。
  乡野舞台前的人一下涌到春晖舞台前。涌动之后的人群瞬间平静下来。所有的男人都伸长了脖子,贪婪地张望着。随即短暂的平静就被打破,叫好声,口哨声,鼓掌声,女人的尖叫声混杂在沸腾的激情里。谁也不看乡野舞台上表演了什么,谁也不看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只用直勾勾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舞台上赤裸的舞女。
  突然,不知从那里飞出一个破损的啤酒瓶,直接击在了前排中间的舞女身上,还没等痴迷的观众醒过神,献血已经涌出了舞女的躯体。
  狂舞嘎然而止。台上舞女惊恐地尖叫起来。那身上流血的舞女,身子一软,倒在舞台上。


作者:陈健

通联地址:河北省邯郸魏县回隆镇北街村

邮编:056804  电话:13784203648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24 点击量:94

[下一篇] 贺泓中举
[上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八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