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十九章

作者:念人


一九六六年,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共中央《五一六通知》发表后,各地红卫兵掀起对四旧的大扫荡,横扫“牛鬼蛇神”的高潮。

在革命造反派横扫“牛鬼蛇神”的高潮刚开始,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却扭转了这一斗争方向,别有用心的引导一些不明真相的造反派,对一些革命干部进行围剿斗争,从中干扰文化大革命的顺利开展。苏明的丈夫、时任省药政局副局长郭汉中首受其冲,被说成是国民党残渣余孽、省药政局走资派,把其关进学习班三个月,并把苏明说成是立场不坚定,包庇国民党分子,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阶级蜕化分子,对其也关进学习班。这样,好好的一个家庭,一下子变成了被冲击的对象,苏明心里陷入一种惶惶不安、痛不堪忍的处境。

一些人对郭汉中所揭发的问题,实际上老调重弹而已。关于郭汉中从国民党过来担任我军军医的问题,我党组织是十分清楚的。一九四0年,郭汉中所在的国民党军队向我琼崖美合根据地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双方进行激烈的战斗。在这次战斗中,我军不仅击退敌军的进攻,而且还俘获了包括郭汉中在内的一批国民党官兵。

郭汉中是广州人,上海光华医学院毕业。毕业后,他被派往驻扎海南岛国民党军队任军医。当时,我琼崖独立总队人才缺乏,特别是医疗卫生人才更是求之不得。郭汉中被我军俘虏后,经过思想教育,改正了错误,表示愿意放弃国民党军队,全心全意为我军服务。于是,我军有意把他留了下来。郭汉中参加了我琼崖纵队后,工作积极肯干,思想进步快,表现很好,被我党组织吸收为中共党员,提拔为琼纵后勤部副主任。这段历史是十分清楚的,而且在干部档案中记载得清清楚楚。

在批斗郭汉中时,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还捏造罪名,说“郭汉中曾经三次逃跑”当逃兵,这是无中生有的。郭汉中参加我琼纵部队后,得到我琼纵司令员冯白驹的重视,一直留在司令部工作,从一名普通军医到担任我琼纵后勤部副主任(李定南为主任)。郭汉中如果有过三次外逃记录的话,按照当时的军纪论处,早就被枪毙了。冯白驹治军严明,琼纵官兵都是有目共睹的。何况,在郭汉中的档案中,也没有外逃记录,甚至连纪律处分都没有。这说明,郭汉中根本就没有外逃,没有这一回事。

在批斗郭汉中的同时,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还说苏明嫁给郭汉中是“阶级立场不分,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等,对其进行批判,并且搜查了他的家。

再说,苏明与郭汉中结为夫妻的问题,当时,琼纵司令员冯白驹找她谈话时,她确实表示过不同意。但是,冯白驹对她做思想工作时说,与郭汉中同志结婚,不能仅仅是站在个人立场上去考虑问题,应该站在革命的统一战线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应该站在党的利益人民立场上去考虑问题。

经冯白驹代表组织与苏明谈话后,她对结婚的思想认识问题,才从个人利益的小圈子中跳出来,考虑到对抗战全局利益的大问题。最后,她才同意这门婚事。而且,还是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亲自作为介绍人。当时,郭汉中也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与共产党员结婚。把苏明与郭汉中结婚说为苏明阶级立场不分,这是十分荒谬的。

对文革中这一冲击,苏明感到痛苦与委屈。她与郭汉中的结婚,明明是听从组织上的安排,站在党的利益立场上去考虑的。如今,被某些心术不正的人说成是阶级立场不分,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这不是故意陷害好人吗?

更使苏明伤心的是,夫妻俩辛辛苦苦二十多年经营起来的家,被这些心术不正的人入屋砸、抢、劫。结婚时,苏明的那个戒指与银元,被当作资产阶级思想拿去示众展览。

眼巴巴看着这个残缺不全的家,犹如抗战时期,日本鬼子扫荡过的那种情景,她暗暗落泪……

然而,苏明老是想不通,自己嫁给郭汉中,这是组织上安排的,有何之罪呢?要是错了,应该是组织上错,而不是个人的错啊!把戒指银元作为资产阶级思想批判,难道无产阶级革命者永远都不能有金戒指银元吗?我们参加革命的目的,不就是为推翻压在贫苦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为了过上好日子吗?难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错了吗?

苏明坚信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没有错。她十三岁就失去了父母成为孤儿,是党把她从火坑中救了出来,引导走上革命的道路。从一名孤儿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一名军医。她能够活到今天,是党与人民给她的第二次生命,没有党就没有苏明。所以,从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参加中国共产党那一天起,她对党是无限热爱,对党是忠心耿耿,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她认为,那些顛倒是非,捏造事实陷害好人的人;那些乱窜进家门搞砸、抢、劫的人,是少数坏人乘文化大革命之机会,从中破坏党的威信与形象,破坏我党与人民群众之间鱼水情的关系。她坚信,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没有错,坚信以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的党,是讲实事求是的党。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派人到私人家门搞砸、抢、劫。对于这少数坏人所干的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党是决不允许的,党与人民会还我自己一个清白。

有了这样的信念,有了这样的认识,她对那某些人蛮不讲理,无法无天的行为,除表示无比的愤慨之外,就是不屑一顾。

后来,苏明对某些人的批判,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某些人以包庇国民党分子的罪状,对她进行日夜的批判,同时,把她的丈夫郭汉中关押起来,不让他们夫妻相见面,企图用此来迫使苏明承认包屁坏人的罪行。但是,不管这些人采取什么样的手段,都没有动摇她对党的信念,始终相信自己是无罪的。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29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34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八章
[上一篇] 《红军姨母》第二十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