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后七峪,未琢之玉

作者:燕山樵叟

       那是隐藏在太行山褶皱里的一颗璞玉。它位于保定市唐县黄石口乡,道教圣地--青虚山之阴,一条主峡谷串联七条支谷,主峰海拔过千,呈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据相关史料记载,它原名叫后七子峪,因当年全真七子曾在此修道而得名。这里山峰险峻,植被繁茂,草木葱茏,溪流缓缓,是一个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走进后七峪,迎面吹来爽爽的秋风,路旁的野花在风中摇曳,像一群群山野里的孩子,挥动着纤细的手臂,向游客频频致意。

       粉红色的野海棠不喜欢炽热的阳光,它躲在背阳里,斜坡上,待到金风送爽时,才悄悄地向外探头。一串串粉红的花蕾垂在鲜嫩的枝条上,在向游人诉说着秋日的情怀。看上一眼,让人垂怜、欣喜。

       绽放在秋风里的野菊花,红的娇艳,黄的妩媚,紫的妖娆,白的淡雅。或星星点点,或团团簇簇,它的美点缀着陌上风光,扮靓了太行山的容颜,让秋天的山乡多了一些绚丽,少了一些寂寥。如果你有雅兴,请你弯下腰,低下头,吻吻它们稚嫩的笑靥,它会报以淡淡清香。还有比野海棠,野菊花更多的山花,觉得似曾相识,可惜我叫不出它们的芳名,就让我的手机记录下它们的倩影,它会伴我入梦。

       从后七峪村路标下车,沿着一条弯弯的山乡小路,步行穿过村庄、街道、小溪、牛栏、菜园、梯田,择一条绿意葱茏的峡谷,缓步向山顶攀登。脚下的路,没经过修筑,只有登山人曾经跋涉过的履痕。头顶上的秋阳散发出来的燥热,早已被秋风吹得荡然无存。可惜,这风再爽,也未曾吹干攀登者夹背的热汗。一阵阵清脆的蝈蝈鸣叫,给寂寞的登山人平添了些许情趣。当精疲力尽之时,昂首眺望前方那些突兀隆起的奇峰,俯首回望走过的蜿蜒山川,顿时豪情满怀。两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到达山顶。举目远眺,百里太行,逶迤蜿蜒,莽莽苍苍。近观青虚山,云雾缭绕,仙风飘逸,紫气氤氲。后七峪峡谷纵横,生机盎然。秋日田畴,稼穑丰盈。一腔浩然之气在胸中激荡。

       沿着原始的登山小径返程时,蓦然发现一处掩映在绿树中的民居,山石垒砌,白灰勾缝,灰瓦盖顶,当年可算富庶之门。由于无人居住,年久失修,这些民居早已是断壁残垣,满目凄凉。走进虚掩的柴门,室内土炕上,堆陈着昔日的生活用品;堂屋土灶上的锅不知去向,唯有曾经燃烧过的草灰堆满灶堂;墙角有一个旧犁,铁质犁头斑斑锈迹,但那木质的手柄依然光亮如昨;库房内一个荆条编织用以盛放粮食的囤,还保持完好。

       屋外,有一盘石碾,那是农家加工粮食的工具。一口废弃的水井,黑洞洞的,看不见底。房屋四周,有几块梯田,田里的玉米长势还好,粗大的玉米棒子外皮已经变白。

       据说,这里居住的山民从前几年开始,已经陆续向山下搬迁,最后搬走的是一对老年兄弟,他们曾经在这里养蜂,其蜂蜜味道纯正,货真价实。人老了,恋旧,金窝银窝,不如山里的柴窝。儿女外出打工,本想在此终老一生,最终,熬不过政府动员,儿女规劝,终于抛下世世代代居住的老窝,出山了。望着这曾经养育过世世代代山民的老宅,我时常牵挂着它的主人,但愿他们早日融进现代文明社会,享受改革开放带来得实惠,愿他们晚年幸福、安康。

       后七峪之美在于天然、本真。没有铺天盖地的夸大宣传,没有牵强附会的传奇、戏说,山山水水,未经人工修饰,没有刻意雕琢,一切都是原汁原味,就像这里的淳朴、憨厚的山民,尽管土得掉渣,但心境却是一泓澄澈见底的山泉。

       后七峪,像一颗待琢的璞玉,即使不去雕饰,你也让人留恋。

燕山樵叟2018年秋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0-06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205

[下一篇] 野菊花静悄悄地开
[上一篇] 念人:晒谷场上爱国情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