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二十一章

作者:念人


一九七一年,苏明从韶关五七干校返回广州,与阔别一年多的儿女一起生活,心里感到格外的安慰。

一九七九年,省卫生厅按照中共中央有关政策规定,苏明从退休改为老红军离休,定行政十四级,厅级待遇。可是,这老红军待遇,仅享受几个月时间后,厅人事处某领导,突然提出苏明是一九三八年入党,不能享受老红军待遇。就这样,厅人事处就悄悄地取消了苏明的老红军资格。

情况是这样的;苏明参加我党地下交通工作是一九三五年三月: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经我党地下交通员潘国昌、苏一土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按当时实际情况,加入中国共产党没有预备期。解放后,根据有关规定,加入共产党必须有一年预备期。苏明由于对预备期的知识含意不太了解,加上文化水平较低,在填表时,她有时填一九三七年五月入党;有时又填一九三八年五月入党。这下子,厅人处某领导抓住那张一九三八年五月入党的登记表不放,说什么一九三七年五月入党是事实,但是,必须有预备期一年。按照这位人事处领导这样的说法,苏明参加党的时间,应该是一九三八年五月。根据中央政策规定,凡是在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即七七事变)前,加入中国共产党,可享受老红军待遇。假如按有预备期计算,苏明就不能享受老红军待遇。

对这一问题,苏明再不能含含糊糊了。这是关系到一个人的政治生命问题,也是关系到党的政策是否正确落实问题。于是,她把这个问题,多次向组织反映,要求按照党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尽快落实党的政策。可是,厅人事处某领导依然不同意恢复。于是,她提起笔向厅领导写了一封信:

Xx主任:

关于我的党龄(工龄)计算问题,已拖拉了几年时间了。对于这一问题,我的忍耐等待不能是无限期的。因为,这是关系到一个干部的光荣资历问题,也是个政治待遇问题,生前死后都是极其重要的。政工部门应加予重视。

Xx主任,你是在广东领导过游击队打过游击的,也搞过地下党工作,当时的组织关系、活动方式方法、游击队的级别、职务的情况、艰苦的情形等,你是最了解的。因此,你也最能够理解我这位游击战士的心情和政治情况的。请你大力帮助解决我这一问题。

你也知道在战争年代,一切都是为了胜利,从不计较个人利益,唯恐担心自己的工作贡献不大,对于个人得与失全不介意,更没想到战后会进入城市工作,一心还以为战后复员回家当老百姓,根本就没想过战后进入大城市工作。所以,造成今天有理说不清,也想不到会以今天的正规方法来要求规范过去的方式方法。所以,问题本是简单明了的,往往就造成了复杂繁琐了。这也是老同志吃文化亏的教训。

 

苏明把写好的信给厅领导寄去后,于是,她找省委组织部,递上一份要求恢复老红军待遇的报告。当省委组织部领导批示转给省卫生厅时,那位厅人事处领导又把省委组织部领导的批示压住不理睬。这样,苏明又通过朋友到北京找中央有关部门解决。关于解决老红军待遇问题,苏明反反复复的向上级申诉达八年多之久。

一九八八年,省卫生厅新任厅长张权到任。该同志原是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原琼崖纵队第一副司令员庄田的秘书。张权同志长期在庄田同志身边工作,对琼崖纵队坚持在孤岛武装斗争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历史较为熟悉,对琼崖革命根据地情况比较了解。于是,苏明抓住这一机遇,再次向组织反映这一问题。

为了进一步证实三十年代琼崖党没有预备期的问题,苏明带病返回海南岛寻找当年入党介绍人潘国昌、苏一土,以及革命户蒙人表姐美向姩。

经过深入调查了解,他们三人都不在人世了。

一九四二年,日本鬼子对我琼崖解放区开展大扫荡时,党派潘国昌到琼山二区组织群众起来抗日救国。不久,被日本鬼子杀害,时年二十三岁。

一九四六年,党派苏一土到别的区乡去,组织群众起来支持前线作战,粉碎国民党四十军韩练成部队的大规模的围剿。在途中,被敌人抓住,杀头示众。

再说,表姐美向姩,一直在农村务农。生有一子,在农场工作。美向姩解放后不久去世。

苏明回到海南寻找这些见证人,个个都去世了,使取证工作中断。她回到广州后,想来想去,只好找当年冯白驹的作战参谋吴之同志了。

吴之同志是三十年代的老党员。该同志有文化,有正义感,热情帮助别人,敢于主持公道,在老同志中享有崇高的信誉。

吴之同志一听到苏明这一痛苦遭遇,心中立即升起一团团怒火,他对省卫生厅某些人这样对待一位老红军感到不满。于是,他找到三十年代琼文革命根据地的县委书记、老红军,解放后任省航道局副局长王月波同志,要求他主持公道,把三十年代这段历史说清楚。

王月波是二十年代的老党员,三十年代担任中共文昌县委书记;四十年代初担任中共琼山县委书记。他是一位对革命忠心耿耿,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人。五十年代初,他主持正义,反对陶铸的反“海南地方主义”阴谋,迫害冯白驹同志,遭受到陶铸的打击报复,对其撤销了党内外一切领导职务,行政级别从十四级降到二十三级,下放到佛冈县供销社当公务员。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才得到平反,担任广东省航道局副局长。

关于琼崖党是否设预备期问题,王月波同志听了吴之、苏明的汇报后,回答是肯定的:没有!他对省卫生厅某些人蛮不讲理的这样对待一位老红军,也感到愤愤不平。于是,为了弄清这一问题,向党与人民负责,他提起笔,把琼崖的三十年代情况,为何不设预备期的原因,一一说明清楚。

此外,吴之同志还带苏明找到当年琼崖从事地下工作的老党员郭以辅同志,让他一起来证实琼崖党三十年代不设预备期的问题。

厅长张权同志听了苏明的汇报,以及参阅了有关人员关于当时情况的说明后,对这一问题取得了全面的了解。于是,他主动向省委组织部汇报,说明苏明由于文化低,对入党预备期没有正确的理解,致使出现填报的两种情况。根据当时主管这项工作的王月波同志证实,在三十年代,琼崖党组织是不设预备期的。对此,苏明同志入党的时间,应确认为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在“七七事变”之前。

省委组织部领导根据张权同志的汇报,派人进一步调查核实后,按照党的实事求是的组织原则,重新向中共中央组织部报告。一九八八年底,中央组织部按照享受老红军待遇的有关规定批复下来,恢复了苏明同志享受老红军待遇。

中共中央组织部的批复,了却了一位老红军的心愿。体现了党坚持实事求是的组织路线,有错必纠,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

张权同志不仅仅是为了一位老红军办了一件好事,也是为人民为党办了一件大好事。表明了省卫生厅新领导班子,坚决贯彻执行我党实事求是的组织原则,锐意改革,不护短,敢于主持公道,使这一桩拖拉了八年多的冤假错案,终于得到平反昭雪。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0-09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55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二十章
[上一篇] 《红军姨母》后记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