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金秋河南行第八日之(上)——嵩阳书院

作者:五柳细飘尘

早晨起来享受了酒店服务员送到房间里的美味早餐,很是惬意,预示着一天心情大好。不大好的是天气,天空碎云密布,小雨忽下忽停,以后的几天里就一直没有见到一缕阳光。什么东西可以驱散这讨厌的阴霾?有一句话很有名: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其实书籍也是人类开拓与探索道路上驱赶黑暗照亮未来的明灯,而今天我们将要拜谒的就是这样的所在——嵩阳书院。


书院是历史上特有的一种教育组织,中国古代最高的学府,历史上最著名的有四大书院,分别是睢阳书院、嵩岳书院、岳麓书院和白鹿洞书院,而嵩阳书院就位居其一。嵩阳书院位于登封市城北3公里的峻极峰下,距我们入住的酒店非常近,只有一公里之遥,因坐落在嵩山之阳故而得名,创建于北魏,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界文化遗产。


将车停好,怀着敬仰之心缓步而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孔牌楼式仪门,规模不大,看似为新修建筑,上书《高山仰止》,令人肃然起敬,因为无论是历史的久远与厚重,还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先贤哲圣,都不负这四个大字。穿过牌楼拾级而上为正门,三开间卷棚顶建筑,上书《嵩阳书院》。门柱上的楹联为“近四旁惟中央统泰华衡恒,四塞关河拱神岳;历九朝为都会包伊塞洛涧,三台风雨作高山”(三台是古代供天子登高远眺的三种台阁: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囿台以观鸟兽鱼鳖),楹联不仅盛赞书院,更将嵩山在五岳中的地位与霸气侧漏三分。其后中轴线由南向北依次为先圣殿、讲堂、道统祠和藏书院,整个书院共有五进院落,两侧有配房和西院敬义斋、东院博约斋等。


嵩阳书院规模庞大,苍松翠柏,茂林修竹,游人稀少,很适合静静地阅读。遗憾的是自己不能长居此地,以诗书浸润,修身养性,但此行能跋涉千里,于营生碌碌中拜谒鸿儒巨圣也算是人生之幸。嵩阳书院是宋代理学的发源地之一,宋代理学的“洛学”创始人周敦颐的学生程颢程颐兄弟二人,以儒学为核心,又将佛、道渗透于其中创立了“洛学”,之后才有了南宋所谓的程朱理学;并且司马光、范仲淹等大家均曾在此执教,司马光《资治通鉴》的一部分就是在嵩阳书院撰写的;史上有名的 “程门立雪”掌故也发生在这里,可见嵩阳书院对于中国文化来说是绝对的圣地。

作为历史遗存这里还有硕大的唐碑、千年古柏和泮池泮桥,非常值得细细品读。

唐碑。唐碑全名为《大唐嵩阳观纪圣德感应之颂碑》,为国家级文物,位于书院进门不远处的西侧,高9米,宽2米,厚1.5米,重约80多吨。在建制方面极其宏大繁复,整碑由基座、碑身、碑额、云盘、碑背五层雕石组成,仅石碑上面戴负的青石碑帽就重达10余吨。历经岁月沧桑,依旧风姿绰约,容颜不减,是国内罕见的巨型石碑。


古柏。经林学专家鉴定,两棵古柏树龄均高达4500年,是我国现存最古最大的柏树。分别称为“大将军”和“二将军”,为汉武帝刘彻所封。大将军柏树高12 米,围粗5.4米,冠幅16米;二将军柏树高18.2米,围粗12.54米,冠幅19米,下部树身已空, 南北相通,可容纳数人。之所以二将军树要大于大将军,据传说是当年汉武帝刘彻先入为主乱点鸳鸯谱所致。两棵传奇古柏更像是时间老人,虽龙钟老态,但依旧虬枝盘桓,傲然挺立,直入苍穹数千载,默默无语地注视着树冠之下朝朝代代来来去去之游人,一如朝生暮去的蜉蝣。


泮池与泮桥。泮池位于讲堂之后,池上覆有一青石拱桥,名为泮桥。所谓“泮池”又称“泮宫”,它是官学的标志,涉及礼制,一般的官府与寺庙等建筑是没有的。依照古礼,天子太学中央有一座学宫,称为“辟雍”,四周环水,而诸侯之学只能南面泮水,故称“泮宫”。不过也有一种说法,孔子故乡山东曲阜在泮水之滨,泮池的建筑因此成为古代高等学府的象征。在古时候,儒生考中秀才称“入泮”,要举行绕池一周的仪式,并且摘取水中的水芹插在帽子上,然后再去先圣殿拜谒孔子圣像,据说现在的一些高考学生也会在此环绕,以期蟾宫折桂。


 现在嵩阳书院为四大书院之一,其实所谓“四大书院”的说法历来都有争论。睢阳书院(也即应天书院,位于河南商丘)、岳麓书院(位于湖南长沙岳麓山)、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九江庐山)三大书院基本没有争议,而就是嵩阳书院与石鼓书院(位于湖南衡阳石鼓山)二者有争议。但上个世纪末国家邮政局在商丘举办了“四大书院”邮票首发仪式,邮票所选书院为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和嵩阳书院,从一定意义上将石鼓书院排除在外,因为该书院抗日战争期间毁于战火,当时尚未重建。有意思的是2006年石鼓书院得以重建,更有意思的是2009年,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又发行了“古代书院二” 特种邮票共4枚,分别为湖南的石鼓书院、江苏的安定书院、江西的鹅湖书院、海南的东坡书院,貌似将这一难题解决,但实际上留了尾巴——石鼓书院有因此降格的嫌疑。


嵩阳书院一个多小时即可游览完毕,只是游览,如果所有的碑文记载都看一遍并大致读明白,这个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仔细想一想何谓书院?读书的地方!而如今的我们既没有在其中发现汗牛充栋的藏书,更没有静下心来细细地读一本书,只是走马观花地盘旋一阵匆匆离去,真有愧于“书院”二字,不过这就是旅行,这就是现实,无奈之下只得一番三回首三敬意后奔赴下一个景点:中岳庙。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0-29 点击量:67

[下一篇] 金秋河南行第七日之——嵩山少林寺
[上一篇] 金秋河南行第八日之(下)——中岳庙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