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金秋河南行第十日之——三门峡黄河大坝与鹳雀楼

作者:五柳细飘尘

之所以从开封向西跑三百多公里到三门峡,有这样的考虑:既然是河南行,就应当力争将河南的东西南北四面都跑到,此行已经到了最北的安阳和最南端的南阳,最东只到了开封(河南的最东应该是开封东面的商丘,但时间关系不允许再向东跑了),现在只剩下了最西面的三门峡,并且这样走可以从山西回老家河北张家口,避免回去时重走来路枯燥无味。

三门峡是河南最西端的地级市, 东邻洛阳,南接南阳,西连陕西潼关,北与山西运城隔黄河相望,历史上是三省交界的经济、文化中心,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此次来三门峡的主要目的是游览黄河大坝。三门峡市是伴随着万里黄河第一坝——三门峡大坝的兴建而崛起的一座新兴城市。相传大禹治水时,凿龙门,开砥柱,在黄河中游这一段形成了“人门”、“鬼门”和“神门”三道峡谷,三门峡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三门峡黄河大坝。大坝位于三门峡市区东北部十多公里,工程于1961年完工,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在黄河干流兴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是国家三A级旅游景区。和葛洲坝三峡等水利工程相比三门峡大坝肯定是小兄弟,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三门峡大坝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巨型工程,它是当年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


据了解,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利弊一直存有争议,大坝的原设计是苏联专家,对黄河的泥沙问题考虑不够,致使泥沙淤积严重,尤其是从潼关到三门峡,曾经导致潼关的河道抬高,渭河成为悬河,关中平原的地表水无法排泄,田地出现盐碱化甚至沼泽化。后经多次改建,最终使库区淤积大为减轻,进出水库泥沙基本实现平衡,收到了防洪、防凌、灌溉和发电、供水等显而易见的综合效益,也为我国包括世界各国后来的治理泥沙型的水利工程做了有宜尝试,提供了经验教训。

大坝的旅游主要是在坝体上欣赏两侧云雾缭绕的山峰尤其是涛涛黄河之水。著名的中流砥柱就在大坝下流右侧的水中,是一块褐色的露出水面的巨石,但置身于宽阔辽远的黄河之中遥遥望去又显得很小,小到宛若一只停摆的舢板。大坝至水面平台有电梯可以乘坐,届时可以下到和泄洪口基本平行的位置,与奔腾咆哮的黄河水来个亲密接触。再往下有一个顺着坝体走向的“龙宫”,里面有彩灯照明,还铺着地毯,可以更近距离地接触河水。


从三门峡大坝出来又返回到市区简单吃了午饭便向下一个目的地——山西运城的鹳雀楼而去。走连霍、运风两条高速,路途一百五十多公里,大概用了两个多小时,而这一段路程成为整个河南行最为精彩和震撼的所在。

三省交界之地。从三门峡途经陕西省潼关到山西运城的风陵渡,这一段路程不仅仅是三省交界之地,更是中国历史尤其是春秋战国和秦汉时期历史重大事件集中交汇之地。无论是《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蔺相如逼迫秦王击缶的秦赵会盟地渑池,还是“青牛西去,紫气东来”的雄关函谷;无论是“山河表里潼关路”的潼关八景,还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的唯一一场大规模对日作战,被蒋介石称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的中条山战役,一场场雄浑辽阔的历史大剧都曾在这里上演与谢幕。


历史在这里风云际会,地理上这里也表现不俗,尤其是由东向西经陕西潼关向山西风陵渡这一段路,窗外的地表地貌明显发生了变化。左侧山峦矮矮如墙,右侧黄河缓缓如带,虽真心地敬佩张养浩的“山河表里潼关路”的气魄、眼界与胸怀,但也许是光阴的流变和没有见到潼关最精彩的部分,眼前的景色并非“峰峦如聚,波涛如怒”。但斜阳间照,薄雾低垂,秦、晋、豫三省在此邻接,黄河、渭河、洛河三河在此交汇,南依秦岭,西连华山,一桥飞架南北,万里江河横贯。波涛滚滚中更有数不清的英雄豪杰在这里粉墨登场又匆匆谢幕,让人不禁慨叹万千。如此美而神圣的地方由于包含了太多的历史文化与地理信息,需要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揣摩才可,那是需要大块时间的,此刻归心似箭,只能匆匆而过。


潼关,风陵渡,且等我慢慢回来,再次拜谒!不急、不急!

鹳雀楼。计划中的下一个景点,准确地讲已经不在河南而位于山西,是因王之涣的一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人人皆知的鹳雀楼。鹳雀楼又名鹳鹊楼,位于山西省永济市蒲州古城西面的黄河东岸,因常有鹳雀栖于其上而得名,始建于北周 ,但原楼已毁。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是2002年复建的,仿唐形制,是国内唯一采用唐代彩画艺术恢复的唐代建筑。楼宇建于高台之上,楼层明三暗六,也即外观三层,实为六层。四重歇山顶,四层和六层处探出平座,回绕于楼体四周,可由此远眺四面八方。楼阁内部六层四面,一、二层为通透式的天井设计,置身于二层的回廊上可俯视一层大厅全貌,楼的总高73.9米,整个建筑给人的所有感觉就是规模宏大,气势磅礴,但如同武汉的黄鹤楼一样,也基本为钢筋水泥构筑,虽朱漆梁柱,彩绘额枋,却全无土木建构的古朴与厚重。


楼宇的平台之上有王之涣当年题诗处,并有塑像可以拍照留念。据导游讲,王之涣塑像目力所及之处就是黄河由北向西再向南的折返所在,但可能是阴雨缠绵云雾缭绕所致,看不到依山的白日,这也算罢;遗憾的是无论我怎样努力睁大双目,也无法望到不是很远的黄河,至于“入海流”肯定是需要想象了,因为这里是内地山西,距离海边虽不至于十万八千里,但也已经是远得不能再远了。


至此,河南行包括山西一处的所有景点已经全部游览完毕,明天就要打道回府。查了一下导航,如果住在鹳雀楼附近,也就是古蒲州现在的永济市,回到家乡张家口有九百多公里,需要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而如果先入住运城,可以减少百十公里左右,于是决定奔运城而去,当晚入住携程上预定的运城永利国际大酒店。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0-29 点击量:61

[下一篇] 金秋河南行第九日之——开封博物馆、包公祠和开封铁塔
[上一篇] 金秋河南行第十一日之——返程与总结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