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晕车

作者:吕瑞杭


说起晕车,有相当一部分人有过此经历。但也有人没有经历过,不知所云。

容我先卖个关子。

其实晕车是一种病。是指乘坐汽车、轮船、飞机等运动时产生颠簸,摇摆或者旋转刺激人体的前庭神经而发生的病。初起上腹部感觉不适,继之有恶心,呕吐;重者出现面色苍白,出冷汗,头晕目眩;更甚者出现血压下降,眼球震颤等,看来晕车也分三六九等的。不过好在停止运动数分钟至数小时自行减轻或消失。虽然不会留下后遗症,但也很难彻底治愈。

我所见所闻的晕车也不少,不知道与别人的感官看到的如何,不敢妄加评论。一些所见所得与各位分享一下。首先声明,我没有晕车的经历,但我见到的晕车人各个都是呕吐不止,面色苍白,足以让我同情。

晕车与有些事情一样,只能提前预防。半路上突发,大多爱莫能助,甚至多数人只能袖手旁观,“人多力量大”在这里也显得无济于事。

上中学那会儿,我的一位亲戚结婚,在租用的大巴车上,我的邻居在返回途中,大巴车一个急转弯,让她预测不及,突发呕吐,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在客车上,满车狼藉,污浊味道充满整个车厢,所幸呕吐物没有吐到别人身上。看来再好吃的东西经过胃的容纳复出后,变的不再赏心悦目了。后来,她学会了克服晕车的方法,一般不坐车,坐车时预先备一个塑料袋,晕车时把东西吐在袋子里,免得出现狼狈的样子。方法看似简单,却很凑效,可解燃眉之急。

我到省城读书后,坐车的机会自然就多了。那次公交司机为了躲避路人,来了个急刹车,一位乘客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哇”的一声喷到车窗的玻璃上,把邻坐的几位乘客淋成了“落汤鸡”。原来晕车的人知道自己有晕车病,尽管选择了靠近车窗的座位,以防万一,但紧急情况下,没有来得及打开窗户,控制不住,呕吐出来了,不曾想把几位弄的一身难堪,晕车人连忙道谢,只是挨了几个白眼,却避免了一场口舌之争。

我的一位婶子很少出门,问及原因也简单-------晕车,就连摩托车也晕车,后来发展到去地里干活,坐牛车也晕车,干脆步行吧。用她的话说就是,没有享福的命。几十年过去了,遇到婶子,问她最近是否还晕车?她说,不知道咋的,如今好多了,提前口服晕车药,勉强坐上一两个小时无大碍。我说,那是老来福了,以后还会有享不尽的福,是好事。婶子只是“哈哈一笑,兴好没有遭到婶子的数落。

前几年,陪一位病人去市里看病,她知道自己晕车,乘车前口服了乘晕宁,一上午平安无事。看完病已是下午两点钟了,匆忙吃了口午饭,不曾想半路上晕车开始了,车行十分钟停一次下来呕吐一阵,车行八分钟停一次,呕吐一阵,如此反反复复,直至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光,还是不行,上车就晕,甚至见车就晕。我与家属轮流着给患者捏掐间使穴位,总算可以勉强上车行走。病人说,以后死了也不坐车了,看来晕车的痛苦外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我没有坐过船,也没有坐过飞机,更不知道晕船,晕机的患者感受如何,但见过晕车厉害的患者,晕船、晕机的大概也莫过如此吧。现在有了不少的晕车药、晕车贴,或许可以减轻一些晕车的痛苦吧。

学医的我也试着给患者开过一些乘晕宁,胃复安等药物,帮助患者减轻晕车的痛苦,但效果因人而异,不是尽善尽美的药物。

要说避免,唯有步行。

吕瑞杭                                                                                        2018.11.7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1-07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37

[下一篇] 《古枣飘香的地方》 作者 梦漪
[上一篇] 与鼠之争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