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人静月无眠

作者:贾庆军

       月光洒在路面上,薄如银纱。两个年轻人的影子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偶尔一句话,都不好意思抬头,说话吞吞吐吐的。
       怎么搞的?平时有说有笑的,朋友一牵线反而陌生了。这么长时间了,跟头一次见面一样,扭扭捏捏的,烦死人了。唉!那中间隔开的距离是雷区,不能越雷池一步……
       为了给她一个好印象,我努力修炼自己,弄得跟古代君子一样,彬彬有礼,目不斜视。快赶上历史上坐怀不乱那家伙了,一点也不好玩。
       咱俩能靠近一点走吗?说完这一句话,我发现自己出汗了。我仔细盯着她的脸,生怕这一片祥和的天空里会升起一丝异样的云。我不知道这句话该不该说,反正憋很久了。
       不行!我不喜欢挨的太近,也不习惯搂搂抱抱,看着一点也不文明,多令人难为情啊!再说我们还需要更深入地了解和相处……她低着头说,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
       我听后心凉了半截,现在,似乎再美好的景色在我眼里也变了色。哼!今夜的月亮一点也不好,半圆不圆的,半亮不亮的,像一块神秘的谜团贴在天上,让人猜不透……
       徐淑华是属于那种传统与保守的姑娘。不会赶时髦,头发也不烫,又不做型。梳两条大辫子,跟五、六十年代上山下乡女知识青年似的。衣服老土,小翻领,大按扣。花纹还可以,颜色老旧。挺好的体型淹没在大花布衫子里了。
       再者她比我还大一岁,父母不会同意,我也不可心。我今年刚二十一岁,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自己先练练手长长经验呗?事先说明,俺可不是耍流氓啊。
       今晚秋高气爽月色怡人,大街上一对一对谈恋爱的还真不少。偶尔走过的浓妆淡抹的美女,我免不了回头多看几眼。
       徐淑华阴阳怪气地对我说,你是在跟我谈恋爱呢,一个劲地瞅别人算怎么回事?专心一点,尊重一下我。没想到你喜欢那一种女人,打扮得像妖精一样。
       我到家了,进屋坐一会儿吧。徐淑华说完回头望着我,咦?我发现她的眼神里突然很有女人味,这一点我没料到,简直是古板中的亮点。
       我不进去了,太晚了。怕啥?我可是认真的,咱们谈对象的事儿我都跟父母说了。他们也想见见你。
       好吧!前面带路。不过事先说好,我坐一会儿就走啊。我低声嘟囔了一句。
       行,你进院时注意一点,我家的院子里有狗。那我不去了,我最怕狗。
       没事儿狗拴着呢,再说它不咬好人,只咬坏人。
       打开大门,我的心就时刻提吊着。紧紧地跟在徐淑华的身后,不敢乱动。突然间一声犬吠打破了院里的沉寂,一条黑贝狗串出来扑向我,张开大口露出犬牙。我急中生智一把抓住狗的两只耳朵,死死不放手。大黑贝的上下牙磕的嘎嘎直响,竟然没咬着我。原来狗链子到头了。
       徐淑华的父母闻声出来了,把我迎进屋里,我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茶几上的杯子,接受二位老人的盘问。只是惊魂未定腿还有一点发抖……
       时间过得好慢,墙上的挂钟响了十声。
       大爷大娘,天太晚了,别影响您休息。我走了,您二老不用送我了。
       徐淑华给我拽住狗,我趁机跑出了大门。猛一回头,她还在身后。我送送你吧!
       不用。走吧……
       就这样她送我,我送她,直到东方发白。
       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多少次我们单独在一起,不过想碰她比登天还难啊。
       有一次她心血来潮撸起袖子说,你看我皮肤多白!我定眼看去,果然肌肤如雪,只是感觉冷白得没有了血色。
       第二年的春天,我不好意思开口分手,写了一封断交信。
       没想到她来了,像变了一个人。披着少女的长发,一脸笑容,口涂朱红……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1-14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126

[下一篇] 洗城
[上一篇] 遇见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