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洗城——中央来人(一)

作者:成申茂


“中央来人了”。

确实中央来人了,而且这一消息在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小县城不胫而走。有的说中央派人是专门来拍蝇打虎的;有的说是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专门来搜集贪官污吏证据的;有的说拍蝇打虎的是巡视组,打老虎起码的事省部级以上职务,小小的一个县城,哪里来的老虎?有的说是中央派督导组来个“回头看”,查纠县委领导在化肥厂污染问题上,说了不算,算了不说,漠视民生,违反“八项规定”的问题。……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说的神神秘秘,玄玄乎乎,几乎晓谕了全城。

星期六,早晨。

省信访局李培副局长,乘坐局安排的奥迪公务用车赶赴石市火车站接站,等候国家信访局的一名司级领导和环保总局的两名专家,一行三人组成的信访督查组。他是昨天下午,接到国家信访总局通知,安排一名同志只负责将督察组送到东平县就算完成了任务。因为是自己接的通知,又是周末,他又接访过东平县的来人来访,正好一起去,自己也好多掌握一些情况,他就主动请缨,经局研究同意后,按着约定提前到达车站。

督导组一行三人,一早从北京坐高铁出发,准点到达石市火车站,与等在那里接站的省局领导会和。李培副局长因工作关系与带队前来的国家信访总局农村司陶广凯司长认识,见面热情握手寒暄后,陶司长又转身介绍国家环保总局的两位专家认识握手。随后说道并未通知石市有关方面,乘坐省局的公务用车一起直接赶赴东平县的。直接赶到东平县县委书记赵柱之、县长谭辉、主管工业和环保的刘正义副县长等在大院门口迎候。三名领导不顾旅途劳顿直接来到县委三楼常委会议室,听取东平县关于化肥厂污染问题的汇报。赵书记如数家珍似的汇报了东平县的基本概况,简述了化肥厂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建厂发展到如今的历程,其中一位年龄稍长一点的专家插话说,前几年他随国家领导到开发区调研,他原来在化工部工作,他的一位退了休的化工部老领导听说后,专门告诉他,早在八十年代,他就带队到东平县化肥厂学习参观,那时东平的化肥厂就是全国小氮氨企业的一面旗帜,非常有名的。专家的话,令汇报的气氛轻松了许多。

东平化肥厂本来在城外紧邻石德铁路和307国道,区位优势非常突出,后来就在化肥厂周围规划出了工业区,相继建成了磷铵厂、造纸厂、玻璃厂、淀粉厂、制糖厂、酒厂、水泥厂、焦炭厂、纺织厂、服装厂,纤维板厂、机械厂、轧钢厂、化纤厂、化工厂等等几十家县办生产加工企业。但规模不断扩大,产品不断丰富,效益持续提高的企业唯有化肥厂,是我县工业的领头雁。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有的企业破产倒闭了,有的被因污染被关停了,到企业改制时,工业区内正常生产运转的企业也就十家左右了吧。有的转制后再倒闭,如今只剩下化肥厂唯一一家县办企业了。破产倒闭的企业为城市的扩张增容发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如今化肥厂已处在城区的中心位置,周围都建成了居民生活区。近几年,国家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对污染治理的力度不断加大,特别是铁腕治理雾霾的有效措施日益深入人心。化肥厂的污染和居民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强烈愿望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前天化肥厂近千名工人还围聚在县委门口上访。

工作组的领导一听,有些诧异,我们接到的是东平县城内居民到国家总局上访化肥厂污染问题。化肥厂职工千人集体上访,在一个小县城,这得多大的阵场啊!

化肥厂职工上访,主要是对我们关停化肥厂后职工就业安排还不够了解。最初我们考虑依样画葫芦,将厂子搬出城外,比较容易简单,什么问题也解决了。但是,国家政策这一关就过不去,异地搬迁同新上项目一视同仁。这就堵住了想“打太极”绕圈子,转移污染源的做法。最终使我们下决心关停化肥厂,主要有这三个大的因素:上国家环境保护和治理的政策;下有居民群众的强烈要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创建文明城的需要。创建文明城不能只扫扫马路,种种花草,走马观花,不疼不痒的枝节问题,那样马路在干净,草再美,不解决化肥厂问题,老百姓也不会买账。还要把真正影响人居环境的,忍受“剜疮之痛”,化肥厂问题不仅仅是四千万的财政收入问题,还有二千名职工家庭的生计问题,这就是一个多亿的收入啊。这是一场攻坚战,也是我们创城的核心之战,最初我们是很难下这个决心的,现在已经已经有了这个基础,化肥厂的多数职工还是深明大义,服从大局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县的经济实力一直排在我市之首,我们已有能力为化肥厂的职工解决好后顾之忧。

接着,赵书记又汇报了关停化肥厂之后的二千名职工的分流安排预案。

听完赵书记的汇报后,陶司长不由的点点头,说:

“我们一行三人来东平县是经两个总局的领导研究沟通后做出的安排。之前,有东平县的群众到两局上访反应化肥厂的污染问题,特别是在目前全国上下对环境保护工作高度关注。存在污染问题的企业已是众矢之的,如果说为人们所深恶痛绝也恐怕并不过分。所以两局领导非常重视东平群众所反映的问题。我们是直奔问题来的,利用周末,本不想给省局市局添麻烦,请省局出个向导就行了,没想到李培局长亲自来做向导(大家哈哈笑了)。我们的目的就是想实地摸一摸情况,了解一下你们对问题的态度、工作思路和措施打算。刚才听了赵书记谈的情况,实话说确实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那就是关停化肥厂的决定,让我们没有想到。化肥厂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一个有两千名职工的县办企业,在你们县包括你们的开发区规模企业能有多少家?”他把目光瞅向赵书记、谭县长等。

“就这一家,也是我县如今唯一的一家国企。”赵书记、谭县长等点头答道。

“而且上缴财政利税最高达到了四千多万。这在县级财政里是多大的一块肥肉啊,可不是鸡肋啊。”陶司长的话又把大家逗乐了。

“这类问题在其他县我们遇到过,一说治理企业污染,他们就会说,职工下岗了找政府闹事怎么办?财政税收完不成怎么办?教师机关事业单位公职人员工资怎么办?上边给多少补偿?等等一连串的困难,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县份解决这样的问题还真是捉襟见肘。所以创新思维、创新发展、转型改变增长方式的问题还确实不易。”

“起初,对你们县我们也有这样的担心,现在我们不仅消除了疑虑,而且环保总局的两位专家回来还要跟你们谈指标数据,你们听了就不会为你们作出的关停化肥厂的决定再后悔的。”引得大家又是一阵轻松的笑声。

时间已快近十二点了,李培局长起身告辞,大家热情挽留他中午一起吃饭,他说:“我的任务已完成,下午还有点个人私事要做,就不陪领导用餐了。我这回去,最多也就是一小时,到家吃饭也不晚。”见他如此说,大家也不再劝。

送走了李培局长,赵书记说:“一块去宾馆吃饭吧,上午一路奔波太辛苦了,吃过午饭,领导好好午休。”

陶司长不让赵书记等陪同,说:“用车把我们送过去就行了。下午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没必要都不休息。”

赵书记说:“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给首长添麻烦了,害的休息不了‘双休日’,奔波劳顿来帮助指导我们工作。”

“不用客气了,我们去宾馆啊。你们有事干事,没事回家休息去吧。看样子明天下午我们再见个面谈谈,我们也就能回去了。”陶司长说着把背包往背上一背就往外走。

县委办副主任督查室主任岳子豪早已备好了车,在楼下等着督查组一起去宾馆就餐。

赵柱之书记、谭辉县长、刘正义副县长送走督查组,一起步行着到机关食堂就餐。刘副县长说:“二位领导兄长,下午没别的事回家休息吧,我在这顶着。明天下午你们再来。这一段太辛苦了,有多少个星期天不回家了?”

“你不也一样吗?”望望这位小老弟,三人一起笑了。(连载之六)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1-20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63

[下一篇] 洗城——保卫科长失踪
[上一篇] “脱”贫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