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脱”贫

作者:吕瑞杭


     王老汉自从去年春天摔伤腿后,卧床了。老伴成了专职保姆,一日三餐伺候着,领着每月九十元的养老金,过着基本的生活,虽然贫穷,但也安静。人老了,大多愿意图个心静,王老汉一家也不例外,可有些事情总是事与愿违。

     去年秋后的精准扶贫把王老汉家列入其中。一来二老唯一的儿子英年早逝,二是二位也没有了劳动能力,生活勉强维持着。真可谓“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雀”。扶贫的春风把二人吹向了幸福的彼岸。

     村里为贫困户建档立卡,王老汉和老伴成了名符其实的贫困人口,今年的前半年几乎无人问津。这后半年,上级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要求年底脱贫。王老汉家里时不时的有人来问问情况,咨询几句政策,签个字,拍个照,偶尔还有人送给一箱方便面。老伴开始忙了,点头哈腰的迎来送往。老伴本来就有腰部疾患,这下可把她累的更加腰酸背痛,时常上气不接下气,想想也是为了自己家的事,忍忍也就过去了,总比无人关心好吧。

临近十二月份,乡里、县里、市里隔三差五的有人来,一来一大帮,还要让老伴懂得一些“规矩”,比如上面有人来了你得这么说,这么做,免得我们受处分。更有甚者把话写在了白纸上,让老伴无事了背诵几遍。把一个七十多岁眼花的老太婆弄的晕头转向,时常想了这句忘了那句。做饭也是心不在焉,常常糊饭,半夜里冷不丁惊醒了,不知道何方“神圣”会突然降临。本来老伴照顾王老汉一天,早已累的筋疲力尽了,加上这些无休止的“询问”和“笔录”,对于老伴来说真是有些吃不消。

为了早日摘掉贫困的帽子,村干部三番五次找到王老汉家,商议脱贫的事。说上面有精神,今年咱们县必须脱贫,还让不会写字的老伴在脱贫协议上摁了手印,老伴对这样的“手续”也认可了,毕竟不是一回两回了,无所谓了,反正与当年杨白劳卖喜儿不是一回事。

让人可笑的是学校老师也来找王老汉,你家也得懂教育政策,解读“两免一补”的内容;地税局的同志也来了,宣讲税务上的创业好政策;环保局的同志也来了,帮忙把一些垃圾倒在门外的垃圾桶,还不时的有人拍照,指挥着如何进行倾倒,并留下美好的“瞬间”;乡政府的同志教老伴说家里三天一顿肉,鸡蛋天天有;司法局的同志说有事找我们,这是我们的电话……刚刚送走了南来的,又要迎接北往的,老两口连饭还没有顾上做,村干部又来了“大妈,上面有人问您愿意脱贫吗?您就说愿意,政策好着呢。”说的老伴口里直冒酸水。这样的事,有时候一天来几趟,有时候早上还没有起床,有人敲门;有时候晚上已经睡觉了,还有人来敲门,叮嘱一下白天的话记住了吗?

王老汉家没有电话。老伴耳朵有些背,生怕对不住前来探望的人群,半夜里,与王老汉一合计,咱们还是及早脱贫吧,也让我们有个安静得家。然而,“好”事多磨,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二老吓的够呛。老伴哆哆嗦嗦开门一看是乡里包户干部,入门就喊“老王,明天市里督导,你们就按照前天的话说吧。”

平时寡言少语的老王,越琢磨越麻烦,这扶贫弄的没有一件实事,还不让人安静,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政策倒是听了不少。老王大手一挥,说到“我脱贫。”

(讽刺小说,切勿对号入座)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11-23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89

[下一篇] 洗城——中央来人(一)
[上一篇] 岂能愧对英烈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