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三——难舍部队生活

作者:王西庆

在1958年的秋天,父亲已接到上级的通知,就要从部队上转业下来,回到地方去工作。这对于他在部队,工作、学习和战斗了二十多年来说,内心是很痛苦的。

我的父亲历来就把部队当成自己的家,他在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就失踪了,在他参加了革命,参加了八路军后,父亲有病也去世了,家里就有一个小妹妹给了人家当了童养媳,参加革命工作二十多年来,他把党当成自己的母亲,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在抗战前,由于领导工人们罢工取得了胜利,迫使资本家给工人们长了工资。“七七事变”后,他带领一部分工人参加了八路军,在对日作战中多次立功,又多次负伤,曾经在掩护首长和大部队转移时,打的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而且他负了重伤,都要从死人堆中爬出来,最后找见了部队,找见了党,继续战斗。

他自始至终对党无限忠诚,所以,在1940年12月,百团大战之后,他被选调到129师386旅政治部敌工科工作,组织上经常派他深入敌后,侦察敌情,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在日伪军里卧底,窃取了大量敌人的情报,为我八路军制定战略战术做出了重大贡献,为此,他把自己的名字都改了,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无名英雄。

我的父亲在回顾自己所走过的革命路程,回顾自己把青春献给革命,献给部队,献给亲爱的党的时候,心中感到无比的激动,也充满了无比的骄傲,他始终都严守党得纪律,自始至终,都严守党的机密。在他就要离开自己亲爱的部队的时候,即将转业到一个新的领导岗位时,他的内心也充满了激动,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他也绝不会辜负在部队时,党对于他的培养和教育,不辜负党对他的希望。

几天来,母亲也够忙的,虽然转业的地方不是很远,到另一个城市工作,但那也有好几百公里的距离,家里的一些破烂东西,都带走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些东西,母亲就该给人的给人,该扔就扔了。父亲又从工厂里要来了几个炮弹箱子,总算把家里的东西归顺好了。

父亲几天来也很忙,各项的工作安排,都要给新来的部队领导交代清楚,工厂的领导,驻厂的解放军,军代表室的领导,都在准备为即将离任的父亲,设宴,开欢送会,他们在工厂的家属区,公园里和父亲拍了很多的相片以作留念。有很多的军人,战友,干部以及工人和家属,都舍不得我们离开,都来到家里看望我们。

在欢送父亲的宴会上,部队的领导,工厂的负责人,频频地给父亲敬酒,感谢这几年来,父亲和他所领导的军代表室,全体部队的同志,对工厂做出的巨大贡献,希望父亲在新的岗位上,继续的努力,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的光荣。父也说了很多的话,对于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系统的做了个总结,其中也说了一些不足之处,对于工厂这几年给予我们部队,大力的协助,大力的帮助也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宴会上,父亲和那些领导们相互敬着酒,也相互的祝福着,祝福着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为党工作,不要辜负党的重托……。

那天宴会上,父亲是在会议室长排桌子的中央就坐,和那些工厂领导,以及部队首长们在一起碰杯喝酒。那些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能喝,有些人竟喝得控制不住自己,把酒杯碰倒,把满桌子上面都撒满了酒,但他们还在,还在轮番地和父亲干杯,那天也不知道喝醉了几个人,但父亲就更不用说了,再能喝酒也吃不住,十几个人轮番“轰炸”。

那天要数父亲醉的厉害,也不知道当时他喝过酒量没有,是不是心里头有点不高兴。本来第二天部队上为我们转业干部和家属安排好汽车,因为父亲喝的酒多了没有走成,一直到当天下午时,父亲酒劲还没有醒来。后来,不得不叫来了厂里的医生,在当天晚上就醒过来了,这是我看到的父亲,他第一次喝醉酒。

我想,也许父亲他喝过了他的三斤酒的量了,如果,如果他要是在抗战时期,在敌后做“工作员”时,党的纪律,他是绝对不敢喝这么多酒的。恐怕,他在这一生中也是最后一次喝这么多的酒。

我们一家人坐在部队安排的小汽车上,来送行的部队领导和同事有许多。之前,他们同父亲紧紧握着手,依依不舍。我看见父亲他的眼睛里含着泪花,自记事起,我没看见过他掉泪。我知道,父亲是舍不得离开军营啊!


                                                      责任编辑:李洪涛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1-05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230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二——灯光篮球场上的年轻人
[上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四——初到阳泉的记忆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