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四——初到阳泉的记忆

作者:王西庆

旧桥的见证

  引子:随之而来的是,前面不远处的上空,闪起来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和绿色的亮光,把周边的菜地和庄稼地照得如同白昼,那是兵工厂在前面不远的靶场上试验信号弹。我这时上去有点儿害羞的拉了一下她的手,拉着她那热乎乎的手,一起坐在了旁边的河坝上。

  看着那一个个信号弹的升起,我在一点点的回想着过去,回想着摆书摊时的情景,回想着在大柳树下,听大院的那些老红军,老八路们讲过去抗战的事情。

  我们坐在河坝上,斜着面对着左手的前方,面对着前方的上空,愉快的欣赏着这难有的美丽夜景,欣赏着这如光是彩的信号弹灯光……。

初到阳泉的记忆

  1958年9月,父亲从部队转业到了山西阳泉市,任阳泉市工业局副局长。阳泉是一个新型的重工业城市,地属太行山区,这座城市主要以煤炭,冶金,硫磺为著名。孙中山先生曾经1912年(民国元年)9月途经阳泉,视察过煤矿,慰问过矿工,留下了“以平定煤铸太行铁”的名句。郭沫若同志去大寨途经阳泉时,也留下了著名的诗句《赞阳泉》七律一首:

  飚轮迎月入阳泉,

  灯电照明半壁天。

  争赞浑如到香岛,

  飞来仿佛遇桃园。

  在那一年,国家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许多官兵从部队转业复员,投入到为祖国建设的大军中去。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这是那个时代的歌曲,也是那个时代的声音。人们在迎接新天地的到来,也在迎接能够富裕起来的幸福生活。

  我们家初来乍到,来到这里时还是很不习惯的,我们搬进了局机关的家属大院。由于当时条件有限,我们住的是平房,而且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老房子,那晚上臭虫多的简直是要把你吃了,生活上比起在部队、在太行山时住的楼房,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的很远。

  在这个大院子里,住着百十多户人家,都是一些局机关的干部和家属,他们大多数是从部队上下来的军队干部。

  在当时,阳泉是中共建市的第一个城市,山西的干部很多都南下到了外地,所以,在这里干部们非常的紧缺。在1954年的时候,上级才从祖国四面八方调来了很多部队转业的干部,还有在外面工作的地方干部,也都来到了这里参加建设,当时、当时还有我的岳父也在这其中。在这个大院里住着有老红军,老八路,还有在解放前,我们党曾经搞过经济工作的地方干部,他们和我们家一样,也都住的是过去的老平房。

  这里曾经是1947年就解放了,应该是老解放区,人们当时的精神面貌还是不错的,我们住的这里算是市中心,离街道,火车站,学校都很近,买东西,坐火车,也都很方便。工作人员到局机关上班也不是很远,挨着我们家的后面,有一墙之隔就是局机关的食堂。但你得出了我们住的大院,绕着走上二百多米远,才能到达局机关的大楼。

  这个机关大楼当时是很大的,上下有三四层,在当时设计上还是很新颖,也很超前。它根据街道地形高低落差,设计出来的,当时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解放初期就建成了,还有暖气,烧的锅炉还是人家苏联制造的,它的大门正好是在街道的拐弯处,也是大楼的中轴线,楼房以门口为中心从两边扩散修建成的,一半向南,一半则向西,成了90°夹角,整个楼房处在街道的十字路口位置。

  局机关一层是一般员工工作的办公室,二楼是局机关的党、政、工、团、保卫的办公室和会议室,三楼是技术人员的办公室。从大楼门口进去,一楼正中楼梯的两旁是过道,进去后,就是大楼的后门,后门出去就是一个篮球场大的小院儿,小院儿旁边有锅炉房,医疗室和库房。正中再往前走,顺着房子小过道走二十多米远,有一个两个篮球场大的院子,里面有食堂,电影队,库房和宿舍等,还有幼儿园。在食堂的门口有一棵特别粗大的槐树,那个地方,就是我小时候曾经玩耍过的乐园。

  整个局机关布局好像是特务机关一样,其实这样说也是不夸张的,这里除了局机关大楼是解放后建的,其他的都是以前的老房子,并且在这里,听说解放前日本鬼子的机关,曾经在这驻扎过,进去以后,如果不熟悉就找不见出来的大门。但是,这里却成了我们机关小朋友们经常耍玩的乐园。

  那高大的槐树,一到开花的季节,我们小朋友们就争着爬上去摘槐花吃,丝豪也不怕摔下来。在这个能容纳千人的大院子里,也就成了我们捉迷藏,摔跤玩耍的好乐园。大院子的东面还有一个通向外界的小门,打开以后就是繁华的街道。不过,一般情况下是不随便开的,除非局机关演电影或食堂买回粮食来。人们上下班进出,都要从局机关的大门口来进出。

  那个时候是大跃进时代,在东风压倒西风的大好形势下,人们的精神面貌还是不一样的,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那个年代,大家都在吃大食堂,我们小孩子也不例外。放学后,都要到局机关的食堂排队吃饭。食堂很大,有十多张大桌子,我们小孩子放学来的早时,就把食堂的櫈子搬到买饭的窗口下排队。机关干部的小孩子们也很多,有时排着队就打起架来,食堂的工作人员看见后,也不敢去管,生怕惹了我们这些个“大爷公子”的。幸亏大人们到点过来吃饭,要不然那打的真是没完没了的,有时小孩子们在打闹时竟把自己餐证都弄丢了,这就意味着这一顿饭就吃不上了。因此,一些小孩子们还要遭到大人们的打骂。

  父亲那时也很忙的,经常的开会,学习文件,讨论问题,研究工作,他的办公室就在二楼,在大门的右边靠西方向,窗户是朝着北面的街道上,要是站在下面,就能看到父亲办公室的窗户,上了二楼靠西,父亲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顺着楼道再往西走不到二十多米远,有一个能容纳一百多人的会议室,那里经常的放映电影,开会和演文艺节目

                                             责任编辑:李洪涛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1-07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125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三——难舍部队生活
[上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五——狮脑山英雄的山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