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八——不要忘记过去

作者:王西庆

                                                                 大槐树下见证了当年日军的暴行  
 不要忘记过去 


 在我们住的机关家属大院里,虽然住的房子不是很好,都是一些过去的老平房,但大都是建国前的老干部在这里居住。这其中有从南方爬雪山,过草地走出来的老红军战士,有从太行山深处走出来的老八路军,有去过朝鲜的最可爱的人,还有从学校走出来的大学生,但更多的是,从山里和农村走出来的地方干部。他们为建立新中国,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所在的工业局机关,应该是当时这座城市工业的建设指挥中心。他们好多的人,后来到了市委工作,厂矿工作,或到了省城工作,成了国家的栋梁,他们承担着建设祖国的重任。

他们的孩子也和我岁数差不多,都是在建国前后出生的,这其中我认得的好多的小孩子,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小伙伴,我们一有时间在一起玩耍,打闹。听大人们讲述抗战的故事,我有一个小伙伴和我很要好,叫建国,他的爸爸是四川人,是个老红军,妈妈是山西五台人,他们也跟我们家同住一个大院,关系很好,他的妈妈和我母亲以姊妹论称,听说是他爸爸在1947年的时候,带着部队解放阳泉的。

这里还有一个本地区的干部,当时才三十多岁,就已经是局机关的宣传部长了,我们两家关系处的也很好,后来成了我的岳父。他们老家在盂县的张家垴村,离这里有七十里左右的路程,我的岳父也是早早的从老家走出来,在河北打工,后来参加了革命,也是建国前的老干部。

在他的老家,抗战时期曾经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血案。那还是在1941年1月下旬的一天,日本侵略者的一辆汽车,在他们村附近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后。日军怀恨在心,在31日凌晨,从县城来了200多个全副武装的日军,他们乘坐着几辆军用汽车,从县城横冲直闯的驶出,在几个日军指挥官疯狂的吼叫一气后,由汉奸带领日本鬼子,顺着山间小路疯狂的包围了他们这个小村子。

日本鬼子疯狂闯入张家垴这个村后,兵分几路,先把村子包围起来,将睡梦中的男女老少统统赶到一个打谷场上,四周架起了机枪,手持步枪的日本鬼子,用刺刀和枪口对准着手无寸铁的村民们,逐个逼问,要他们说出八路军、游击队的去向。当日军逼问的毫无结果时,鬼子恼羞成怒,便开始对老百姓大下毒手,他们拳打脚踢,将村子的四十一名青壮年男子赶进一个大屋子里,然后在屋子四周堆上桔杆、柴草,浇上汽油,丧心病狂地点起大火。

顷刻间,冲天的浓烟卷着火舌笼罩了整个山村的上空,被关在屋子的人们,拼命地冲撞着门窗,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最后,只有五个人冲出了火海,其余36人全部被活活烧死。他们在进大屋门时,站在门口的日本兵先用刺刀挨个捅刺,然后关门把桔草堆在屋外,泼上汽油并点燃,顿时烈火冲天,被关的村民只有张大秃、张六十一、张新义、张成何、张成保五人趁日军放火后离开之际,拼命逃了出来。其中“张六十一”跑出来后,因伤势过重,行动不便,又被敌人抓住,用脚踩死在门槛上。

鬼子在纵火焚烧人的同时,还兽性大发地闯入妇女群中强行拉扯、侮辱青年妇女,面对妇女的强烈反抗,气急败坏的鬼子将身体有孕的李林妮拉出去,踢倒在村边的崖下,残忍的用大石头砸碎她的脑袋,又用刺刀将腹中的胎儿挑出来示众。日本兵又从人群中拉出新媳妇王香连和付登梅二人要行奸污,她们拼命抵抗,结果又惨遭杀害。村民张新富、张富民、杨德元、杨民等四人被日军抓捕后,趁空逃走,刚走到村口又被抓住,当即又被日军一一刺死。78岁的刘二毛被日军从屋子拖到院内,然后活活地捅死,她的三个孙子张七四、张继锁、张富锁也被投入到大火之中。

这次骇人听闻的张家垴村惨案,日军在张家垴共烧死,捅死无辜村民49人,随后他们几乎每天出发来村,又陆续杀死了19人,共烧毁房屋170多间,抢劫牲蓄、粮食、家禽、猪羊和衣物等不计其数。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有一半的村民被杀死。一夜间,这里变成了屠场、坟场和地狱,烧死和杀害了近五十个村民,这是日寇在这里犯下的又一罪行。

当时,我爱人的父亲已经去了石家庄打工,爱人的爷爷和一些亲戚就是在那一天,在家里被日寇杀害的。现在,在张家垴村的村口上,立有一通村民遇难记事碑,上面有遇难时村民们的名字,碑志铭上是这样写的:

“公元1941年元月31日,(农历腊月十五),驻盂日寇在汉奸张兴兰的带领下,于拂晓突袭了张家垴村,将全村百姓驱赶到老槐树下,把青壮年围困于西北侧的大 南房中,堆起材草,浇上汽油,威逼交出区队长付子斌,副队长赵亮等抗日志士,乡亲们视死如归,收口如瓶。日寇恼羞成怒,点起大火,旁边跪着的妇女老幼,哭声动天,大火燃烧了十几小时。这次惨案共杀害村民四十九人,烧死大牲畜十七头,烧毁房屋一百七十余间,全村青壮年除三名因事外出,免于一死,其余全部遇难”。  死难先烈人名如下:

“张兴孝,张兴仁,张兴田,张兴悌,张兴让,张兴慧,张维康,王先良,张刘二毛,张七十四,张继锁,张富贵,张良锁,张岩和,张大毛,张金头,武云兰,张六小,张七十七,张金银,张七十一,张银双,张成保,张富双,张继保,张寿堂,张寿喜,张二毛,张如成,张如生,张如林,张六十一,张林妮,张小秃,张大秃,张丑小,张富昌,张成和,张锁林,张富明,杨明,杨复元,张存明,张三和毛,杨氏,杨光云,张补用,张富林,张羊头等四十九人。在日寇侵华时期,张桓康,张瑞铭等十九人先后被日寇杀害,”

“呜呼!先烈之死,惨不忍睹,无扬声之言,有凄惨之哭声,动山河,泣鬼神,存民族之大义,激抗日之热情,吾辈子民,承其遗志,建设家园,造福后人,先烈精神,立碑以志。”

在当时,我爱人的父亲,在1941年的时候,已经在石家庄鞋厂打工,没有在家乡才幸免一死,后来就参加了革命。爱人的爷爷,叫“张六十一”,在大火焚烧的过程中,趁日军离开之际,拼命地跑了出来,因伤势过重,行动不便,又被敌人抓住,用脚踩死在门槛上。······

爱人的叔叔家就在那千年大槐树旁边居住,他家的南房,就是当年曾经日寇烧死青壮年的地方。大槐树当年见证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一到夜晚来临的时候,就能听见旁边那千年老槐树的树枝,被风吹的嗖嗖作响,就好像是那些死去的冤魂在哭泣,也好像是告诉我们后人,一定不要忘记这深仇大恨。如今这里已经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警示我们的后人不要忘记过去。

                                              当年在院子的南房就是日军烧死村民的地方







责任编辑:清风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1-11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131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七——发现反动标语
[上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十九——父亲的军装和勋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