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二十八——在郊区工厂的日子

作者:王西庆



父亲在市工业部临时当了半年的领导以后,又被下调到郊区的一个工厂里当了厂长,父亲去的那个工厂叫耐火材料厂,是一个新建的工厂,它的面积是很大的,有工人一千八百人左右,它坐落在城市的郊区,远远地就能看到厂区内有七个高耸入云的大烟筒,可见当时的生产有多么大的规模。

那一个工厂的党委书记姓吴,他也是一位“三八式”的干部,和父亲一样是河北人。父亲调来以后,他们的关系处得很好,工作上也配合的不错,有时,他们两个人也经常的在一起喝酒,各自讲述自己在部队,在抗日战争时期除汉奸打鬼子的故事。母亲为了方便父亲的工作,也主动地搬出了局机关的大院子,来到郊区的这个工厂里居住。

我们家住在工厂生活区的西面,是靠南的一座既偏僻又小的库房里,当然了,这里的房子肯定要比城里的住房要稍微的大一些,开放式的院子里堆着工厂的一些木头板材和杂物。向北五十多米远便是一个未完工的工人俱乐部,东面则是一个工人大食堂,食堂往东还有一个很大的操场,那里就是我曾经学自行车和玩耍的地方。操场北面是一排好长的平房,那是工厂的办公室,南面则是依山而建的两栋集体宿舍大楼。工厂的厂区是在最东面,但要过一条小河,那七个高大的烟筒下面就是工厂的车间,整个工厂分河东河西两大部份。周边要是比起城市来,要偏僻的很多,工厂北面还有一条季节性的河流,河边一条三米高的大坝守护着工厂。

在这里吃水还是很不方便的,家里吃的饮用水还要走一百多米远,到井边用辘轳从井里往上提水,蔬菜和供应的粮食,就更不用说了,也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购买,这里比起城里来说,实在是很不方便。我们住在这厂子的生活区里,南面没有围墙,整个是山地,不过,外人是很少来这里的。

那时候,我已经上了五年级了,因在市里上学比较远,父亲后来花了一百八十多元钱,给我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我学会骑车后,要是骑快一点,有半个多小时就能够到达学校,而放学时我回来更快,因为是一路下坡。

那时的我,虽然人小,但我骑车还是很快的,甚至于那些大人们也没有我骑的快。不过,那时的汽车不是很多,就是马车多了点,安全问题大人都不用多担忧。

不过,有一次,我就出了点差错。那是有一天,学校刚放完学,天气还有点不好,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我一出学校大门,就急着骑车赶路,也不看看学校的门口人多不多。没想到,当时在学校门口的小马路上,前后涌来好几辆大马车,我当时被两边的马车和学生人流夹在了路的中间,一下子使我躲闪不及,重重地摔倒在马路中央。

就在这时,一辆四个牲口拖的大马车过来了,眼看、眼看着我的小腿就要被后面马车轮子碾过,在这紧急关头,坐在马车前的那一位叔叔,吓的他急忙地弯下腰来,虽然右手还拿着赶马车的鞭子,但左手还是赶忙掺扶着我的胳膊狠狠的拉了我一把。当时真不知是他拉我的胳膊,还是我机灵了一步,我的腿马上就从轮子下面伸出来了,过后了,我想一想真是觉得害怕。

马车过去后,我起身站起来,把自行车靠到路边,然后整了整车把,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泥土。不过,还好,我的自行车和人都没有事。打那以后,我一个人骑车就格外小心了,始终都把这件事,作为我一生中的座右铭。也可以说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对于安全问题非常看重,在工作中很少出过什么问题。

在那时候,正赶上国家困难时期,学校的操场上,都开荒种上了粮食,人们开始了大种大养。工厂里也不例外。春天,我跟随父母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开荒种地,和工厂的干部工人们一样,种上了一些蔬菜和玉米。辛勤的浇水和施肥,到了收获的季节,那些工厂的工人们得到了回报。我们家里收到的粮食和蔬菜也是很多的,那些豆角萝卜和茄子除了吃以外,剩下的都晒干了以备冬天食用,母亲甚至还让我骑车,拿上一些新鲜的嫩玉米和蔬菜,给城里局机关大院的老邻居家里送去。

那时,我们除了种地,在家里还饲养了一些鸡和兔子,真正的过起了田园生活。这让本地的一些人看了很羡慕,都觉得母亲是个四川人很能干。

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工人们在厂领导的带领下,发扬了父亲在部队时的南泥湾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难,解了国家之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工厂的宽阔地头,开荒种地。为了改善职工们的生活,工人食堂里还饲养了好几头猪。

在工人和干部们的辛勤努力下,使工厂的职工和家属们,日子过得很好,顺利地度过了国家最困难的时期。他们很感谢工厂的领导。他们还在父亲的带头下,给灾区捐献了不少的衣服和钱财,以及他们自己生产的粮食,我的家里当时还捐出了自己种的二百多斤玉米。

在夏天雨季到来的时候,工厂旁边的一条季节性河流,洪水泛滥。但洪水过后,我和一些小朋友们还能在河滩上捡到,从上游地里,被河水冲刷下来的红薯和南瓜,这也足足够我们吃上好长时间。

不过,那河水涨起来是十分可怕的,那洪水高低起伏,如同脱了缰绳的野马,竟把工厂三四米高的提坝,瞬间就冲跨了几十米宽的口子。

就在这紧急关头,为了保护工厂,保护我们的家园,工人们在厂领导,在父亲的带领下,投入了紧张的抗洪第一线。他们一个个脱下了衣服,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拿起了一张张睡得床板,跳进了齐腰深的洪水里去,组成了一道道的封锁线,他们用最原始的工具,来阻挡凶猛而来的洪水,他们用血肉之躯来保卫着我们的工厂和家园。几十年之后,那些工人们同洪水搏斗的精神,还在深深地感染者我,他们一个个不怕牺牲,下到洪水中去,用床板阻挡洪水的情景,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里。

在那个时候,国家正处在困难时期,工厂快要关门了,那些工人们的老家大多是在农村。在昔阳、和顺等太行山老革命根据地住的很多,他们就要陆陆续续地返回自己的老家去。在离开自己的工厂之前,他们都是含着热泪,恋恋不舍、恋恋不舍自己工作多年的工厂。也恋恋不舍、恋恋不舍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老厂长——我的父亲,一个当年的老八路。

在抗日战争中,父亲曾和这些老区的乡亲们朝夕相处,犹如一家。在工人们即将离开工厂返回农村、和父亲告别的时候,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叫着他们的老厂长------老八路的名字,一定要让父亲再回到太行山老革命根据地去,再看一看那里解放后老区的新面貌,再看一眼老区的新变化。父亲也是含着眼泪,恋恋不舍的握着工人们的手说;“一定去!我一定要去!”

仔细的想一想,父亲他怎么能够忘记抗战时期的那些艰苦岁月呢?怎么能够忘记他们八路军战士们,在老百姓家里住,在老百姓家里吃,在老百姓家里养伤呢?在那些即将离去的老工人中间,就有当年给八路军,送公粮、抬担架、护送伤病员老区的老百姓们,他们有些甚至见到过我们八路军总部的首长,我们人民子弟兵和他们真的是鱼水之情啊!

父亲在的工厂里,都和这些老区来的工人师傅们、老乡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厂子里,父亲也不时的都要通过党团和工会组织,关怀和慰问过他们,也时刻关心他们的饥苦。在他们家庭困难或生病时,父亲都要亲自批条补助或借给他们一些钱财,代表当年的老八路,亲自慰问他们,让他们和在老区的亲人们度过难关。有些人、有些人甚至他们在离开工厂的时候,厂子里都没有让他们来偿还一分钱、一分钱。

现在,工厂就要面临关门了,他们看到那一身穿黄军装的父亲,就想到了十五年前的老八路。他们真得是恋恋不舍,念念不忘。不愿意离开自己工作过的工厂,也更不愿意离开当年的老八路,他们的老厂长······。

由于工厂的关门,工人们都陆续回到了农村,整个偌大的工厂里就更加显得格外的寂静,冬天里下雪的时候,在我们住的生活区内、在我们的屋子旁边,早上起来竟发现了许多狼的脚印。为了安全期间,父亲借来了一支小口径步枪以防万一,给居住在这里的一些家属和孩子们有安全感。

这支步枪,父亲借来后也给我带来了便利,我在放学或休息之余,只要有时间,就拿着父亲借来的步枪来玩耍。父亲下班回来后看我爱枪爱得入迷,他就有时间拿着枪用心地教我,告诉我怎么样用枪,怎么样打枪。

那时,我才十二岁。他就亲自给我做着师范动作。还告诉我有大风时,要根据风向来修正靶心的弹着点,一定要做到“三点成一线”。目标向你走来时,把靶心向上调一下,反之,目标逃跑时,靶心就应该向下调一点,这样就能有效的、近距离的消灭眼前的目标。父亲用他的经验还告诉我,特别是在真正的打起仗来时,还一定要抓住战机,灵活机动,否则,往往不是敌人跑掉,就是自己处于被动挨打地位。

那时候,我们国家战备还是紧张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时刻准备反攻大陆,为了应付以后的战局,父亲已经准备好了,时刻准备听从国家的召唤,人民的召唤从返部队。他还利用家里的桌子当成砂盘,把桌面当成大海,给我讲一些战略战术问题。当时我虽然小,但是,我听了还是很感兴趣的。父亲在桌面上面放上一个小盘子,当成国民党占据的台湾岛,然后旁边再放上一个大盘子,代表大陆,在小盘靠大盘子之间,桌面上放上几个火柴棒,代表敌人海上的军舰,作为敌人坚固的防守力量,父亲用来考验我怎么能够去解放台湾。我当时就拿着火柴盒代表我们的军舰,绕到敌人的军舰两边,避开敌人军舰正面的锋茫,去打它的两边的软肋。

当时,父亲看见我布置的阵势,很是夸奖我的这样打法。

父亲用他那丰富的经验教过我的这些东西,我都牢记在心中。有时,他还亲自拿着步枪,给我做过一些师范动作。在后来,通过我实际锻炼后,我在射击技能上提高的很快,在当时国际形势很紧张的情况下,我想,要是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就积极参军入伍,在部队上一定会成为一名,一名优秀的战士和狙击手的。

我参加了工作以后,在中苏边界最紧张地时候,我在市武装部组织的“战备团”训练时,我曾经用半自动步枪在靶场上打靶,取得过许多好的成绩,在几次射击中都是弹无虚发,在投手榴弹时,都是名列前茅,这要感谢父亲的培养和教育。

那时,工厂已关门,父亲又调到一个新的单位,有时很少回家,并且还经常住在市委招待所开会学习,这一开会就是半年之久,听说,中共中央在北京开了扩大会议,毛主席发表了重要讲话,上面号召党的高级干部都要认真的学习,领会精神。

一次,我去市委招待所找他,他们干部们正在招待所的大礼堂观看电影。

“当时不知是什么电影这么吸引人?”我不知道。

只在礼堂门口往里面瞅了“半天”。

“是不是给他们干部们上演的内部影片?市里的电影院,还从来没有上演过这样的片子。

后来我才知道是新拍摄的电影,叫“英雄儿女”。是给那些开会的干部们演的,当时这些战争影片很是教育人,特别是里面有一段志愿军战士“向我开炮”的镜头,很吸引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也使那些看电影的老干部们回想起,自己过去的战争年代。

父亲在市里开会期间,我休息的时候,一个人拿着枪在关门的工厂里瞎转游,我就好像成了“山大王”,又好像是脱了缰绳的野马,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像我就是要拿着枪打天下似的。


有一次,我在家里,听见外面我家的老母鸡在一个劲地叫,我从家里跑出来,心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想吃鸡,在开放的院子里我左找右找也没有找见,最后了,我在一堆公家的木头板下面,看见了一个黄颜色的,毛茸茸的家伙,不知道是黄鼠狼还是狐狸,没容我回到家中把枪拿出来,它就撒腿就跑。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儿,赶快就追了上去,它跑出了院子,跑出了小道,我也照样跑出了院子,跑出了小道。但当进入了山坡地后,我眼看着就要追上了,突然,是什么东西响了一下,我以为是我的枪走了火了,我的心惊了一下。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眼看着那家伙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了,过后了才听别人说,那东西是狐狸,一定是狡猾的狐狸,它在猎人追得急了以后,会突然放屁,来吓唬猎人。

在郊区工厂的生活环境虽然比不上城里,但这儿的人们都很朴实,我们团结的像一家人一样。这儿的自然环境也带给我许多乐趣,也让我增长了很多的知识,是书本上远学不到的东西。多少年后,我都在想着那时的时光,一直是给我许多抹不去的念想。


责任编辑:清风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1-29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74

[下一篇] 丁丁印象(六)
[上一篇] 都是微信惹的祸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