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丁丁印象(七)

作者:月亮

B部门隶属于大厂,因与外资合资生产纱线,所以人事和财务独立,自主经营。类似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因设备先进,技术和管理一流,所以效益还非常不错,在国营棉纺业相对披软的形式下,一枝独秀,有着骄人的成绩。

近日,大厂组织技术管理人员来我们公司学习,主任让每个工段长教检员写点东西,题目是《大厂学我们,我们怎么办》。
      今天,主任逼他们交稿(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高工一个字还没写,见了我求我代笔。我也没别的事,略加推辞后接受了。
       我正写稿时,丁丁在那里"哎呀"了一声。
高工问:怎么啦?
      丁丁说:冷!
      高工说:穿厚点。
      丁丁说:我还以为你要说"来,让我抱抱呢。"
      我大笑,说:高工,快去呀,人家已经准许了,并说出了你真正想要说的话。
      高工打着哈哈说:写文章要紧,别的事以后再说。
      还文章呢!这也叫文章?我稍加思索便洋洋洒洒一气呵成。文章是短的,类似工作总结表决心喊口号之类的“文本”。
      “小文”的结尾写道:与“天歌”等大厂比起来,我们还有很大差距。面对大厂的虚心好学,我们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努力,积极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紧紧围绕“纱线毛羽和棉结问题”展开探讨研究,做一流纱线,创国际名牌,使我们的纱线品质赶超世界水平,永立不败坏之地。

后面几句话是跟高工一唱一和吹上去的。

丁丁在一旁紧嚷:“太狂了!还赶超呢。赶上就可以了。”

高工还口道:“就是赶超!超过去;要做就做到最好。我们现在J40S纱线的品质就首屈一指的,我们有信心和决心赶超过去。”

我附和高工的意思。

丁丁过来笑读我的“大手笔”,看到越往后字的越了草,笑道: “真的要飞起来了。”

我补充说: “是‘狂飞’。这叫‘字如其人’”。

她说: “很配!你们俩很般配。"

高工笑道:"可惜晚了。"

我也笑道:“把老公赶走。”

丁丁惊讶道:“你们两个都要这么往歪处想。我可是说你们思想脾气性情很相配很一样,可没说别的。”

另一姐妹刚进来不久,听了说:“你们逼着丁丁把话说明呢。”

我笑更甚,坐回丁丁对面,挤兑她说:“刚才还说让高工抱抱呢。现在,吃醋了吧。”

丁丁打浑道:“我吃他的醋,刘罗锅一个,陪我上街都不配。我后面一米八的帅哥排着队呢。”

我笑更甚,肚子发疼,嚷着让他们住嘴。

高工还犹在兴致,说:“我水蛇腰,多优美;背有驼峰,那里盛的可是聪明智慧。你看不上没关系,自有她会欣赏。”

丁丁道:“呵唷,对,你们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呀。怪不得一开始就叫‘霞妹’,酸死了。”

我笑坏了,心想赶紧离开。丁丁却婉留说:“一个人去呆着干嘛?在这儿多热闹。”

我说:“赶一会你写错了又要怨我了。”

她说:“我怨你干嘛?再者说,我那能就错呢?!”

丁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生产报表做的熟练了,心气儿也顺畅了很多,风趣机巧的一面又得以展现。

我说:“你索性放下手中的活。我再呆五分钟,看我们还能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题不。”

她说:“我刚看了你的手笔,好钦佩的。以后我的东西你也给写啊。”

我说:“中,只要你不嫌我的字就行。”

她说:“那能用你的字呢?我要自己再抄一遍呢。”

她这是拐着弯说的字不好呢。我说:“不行,必得是我的字。你的字一笔一画的,工整得像小学生描红,那里有我的奔放豪迈。”我也以牙还牙,开始互相攻击之势。

她唏嘘连声,说道,“让她写个东西,看把她狂傲的。”又说,“以后,我叫你WRITER好了。高工是ENGINEER,我呢,是TEACHER 。”

我觉得现在真的很有意思,有了丁丁,高工,加上我,正好唱一台戏呢。

可是好景不长。我们苦中作乐的日子随着03年B部门合资协议到期后回归大厂而宣告结束。

因为届时大厂已老朽不堪,千疮百孔,B部门并回大厂不久也跟着一块破了产。

就在这次破产清算后,丁丁,跟许多优秀的职工一样,果断地豪不留恋地离开了曾经那么辉煌的棉纺厂。

她好像一直就等这一天的到来似的。

我想起了她以前的话, 问我若她去到别的地方,是不是还会记起她。

我因为眼界和思想的局限性,直到破产了,还不知道该往那里去。所以就跟另一批不思出路的人继续留在换了名字的棉纺厂消磨时光。


责任编辑:清风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1-31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235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二十九——来到新的工厂
[上一篇] 丁丁印象 (八)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