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一——我青青的乐园

作者:王西庆

不要说高大的杨树,那碧绿的菜畦、压满枝头的果树,也不要说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飞翔、蓝天上展翅腾飞的雄鹰。单是这长满草的旧马路周边,就能和城市里的公园媲美,在这绿树成荫,花草的世界里,就成为我玩耍的地方、成为了我的乐园。

我每天放了学,一个人在这旧马路上跑步和看书,这里是我锻炼身体的好地方。在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的号召下,我们中学生除了在校组织军训,学瞄准,练刺杀,练投手榴弹以外。回家后,在乐园里我也积极的军事训练,在父亲的影响下,我时刻准备着响应党中央的号召: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在这僻静的旧马路上,就成为我练习投手榴弹和射击的练兵场,除了夏天鸣蝉在树上长鸣,没有人会来打扰你。一到星期天,或放了暑假,我就成了这里的小主人,拿着从父亲工厂里借来的、民兵训练的手榴弹、口径步枪甚至是三八枪,在这里投弹、射击、和练习刺杀。

在当时,我们国家处在紧张地战备时期,我所在的学校里,不仅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在学校旁边的山包和树林里,挖了不少的防空洞和猫儿洞。而在父亲工厂旧马路东南角的山洼里,父亲曾经也指挥工人民兵,日以继夜的在山底下挖了一条三百多米长的、很深的防空洞。而在学校我们中学生挖的防空洞,现在想一想简直是开玩笑,要是躲避敌机扫射还行,要是躲避美国人的炸弹和原子弹,那真是,真是叫那些制造原子弹的人笑话“扳”(扁)了。而父亲领导工人们挖的防空洞,又深又长而且还有好几个出口,就是敌人扔几个原子弹下来,工厂的工人们也不怕。我曾经和小伙伴点着火把下去过,里面荫深深的,我们差一点就走不出来。

在窜入工厂南面绿化带这个几百米长的土马路上,我的到来,使路上的这些小草一瞬间就遭了殃了,我在投掷手榴弹的时候,数着脚步来回的去跑,看我究竟能够投掷多远。那些路面也都被我来回踩出来一道道小路。在土马路的两旁,除了长有茂密的大树外,还长有很多、很多已经成熟或快要成熟的水果、玉米和向日葵。

我的到来,也使得这些果实不免被我采到过一些。不过,这里很多,你想吃些什么,是不会有人来管你的,有时工厂的工人们也过来任意采摘果实。外面有人来厂办事,看到排房办公室前面的马路边果实累累,很是诱人,顺便也采摘几个水果来尝一尝,就好像我们这里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有时候,学校星期天休息了,我也叫来几个同学,跟着我在这里玩耍,也让他们分享到这里成熟的果实,分享一下这里的“共产主义生活”。

同学们从城里来到了郊区,来到我的这个乐园里,他们高兴的几乎就要叫起来,这里简直就是花的世界,果树的海洋。在当时,在当时城市住的小区里是决对没有这样的环境的,这里除了在旧马路的北面,景区中央有一个水泥修得大水池外,在旧马路的南面,在山坡的低洼处,还有一个百十平米的水塘。

同学们在旧马路上和我跑着玩 了一会儿后,和我来到了这个水塘边,他们看着里面清凌凌的水塘,看着水塘边长的芦苇和水生植物,再看看水里蜻蜓点水,一个个青蛙在畅游,他们很是高兴,当时把一切都忘掉了。跟着我在水边玩耍,他们撇下树枝来打蜻蜓、还往水中打石头。有时、有时我看见湖水中还不时有水泡的冒出,这增加了我的一些疑问和幻想。

我当时看了一本少年读物,叫什么“黑龙潭的秘密”。书中描写的是几个小朋友出去旅游,他们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大山,走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河流,经历不少的磨难和艰辛,终于找到了黑龙潭。来到了黑龙潭的湖边,小朋友们惊奇地发现在黑龙潭的水里,也有不少的水泡泡在冒出,他们就怀疑这里肯定有天然气。回到学校以后,他们力争要好好地学习,将来一定要再来到这里,把学到的知识用来开采天然气,为祖国的建设做出贡献。

我看着这水潭里冒出的一个个水泡,也使我心中充满了幻想,我不敢肯定,冒的水泡是不是天然气。但是、但是我多么希望它,希望它是天然气该多好!我一定要好好地努力学习,将来也许能来到这里证明一下,看是不是。也许有开采天然气的价值。

同学们玩得一时间高兴,竟跑到离水塘不远的桃树下,随手摘下几个熟透的桃子大胆地尝起来,觉得很好吃。玩儿了一会儿,他们又来到玉米地里,把这里兼种快要成熟的向日葵,高举着手把向日葵上面的花盘,狠狠的撇下来一块儿,然后抹去上面的花蕊,把里面的快要成熟的葵花子取出来,放在嘴里去嚼,高兴地嘴里还直念道说:“还行,熟了。”然后他们三个人把整个葵花子剥离下来,装在自己的口袋里,边走边吃。

又玩了一会儿以后,他们又去了苹果和葡萄地里。······

我看到一些地里,被他们祸害的一些果实,心里难免有点心痛,尽管不是我们家的。本来,我是叫同学来到这里和我一块儿玩耍,没想到他们好像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点儿也没有拘束感。现在是星期天,这里到没有看见一个外人,他们就觉得很自由,想怎么的就怎么的,竟没有一点儿怕的感觉。我觉得这些城里的孩子好像是没有家教的一样。

也许是,当时国家困难期间,他们在家里没有能够吃饱?或是大人没有多余的钱给他们买水果?不管怎么样,我对他们的意见还是很大的,以后我是下定决心,决不会再让他们来这里了。我想;看我们玩完了以后,我怎么地“修理”他们!

我们当时玩的可开心了,把整个工厂的风景区都转遍了,他们也不觉得累。可是谁能会想到,几年以后,这里再也不会有好玩得了。这里的水池、果木树,庄稼地和苍天白杨,连我每天投手榴弹、解放前日本人修的旧马路也要挖平,一切统统地都没有了,没有了。

而取代它的将是一座现代化的工厂,即将在这里巍然拔起,我未来的岳父也将来到这里当工厂领导。父亲在这里的工厂将搬到主马路的西面,那些在地下沉睡了、沉睡了近十年的水泥柱,将重新竖立起来,又一个现代化的工厂即将建立。

在旧马路的东南面的山洼下,那里曾经长满苹果树的地方,战备紧张时,曾经是父亲带领工人民兵们在那里,在那里白天黑夜的战斗,深挖了三百多米长的防空洞。后来,因新建的车间厂房,到不了这山洼的跟前,更是到不了防空洞前面,所以,那里成了杂草丛生的地方。不过,在防空洞的前面盖有一排平房,那里就是新厂的配电室和幼儿院。

十多年后,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我有机会还来到了那里,来到我儿时的地方,看到了那排房后面的山洼地到处是杂草丛生,当年的美景,我的乐园早已不复存在了。这里残留的一些苹果树也成了“苹果树”,没人管理。当年父亲、父亲指挥民兵们挖得防空洞,也成了“防空洞”,几乎被淤泥填满。

就在这个山洼里,在改革开放初期,竟被一些南方的骗子看到了商机,他们带着“道具”来到工厂的这块儿没有人去的山洼地,慌称这里有毒蛇,是来帮助我们抓毒蛇来了,工厂信以为真,就放他们这伙人来到这里逮蛇。他们在快到杂草丛生的防空洞的时候,这伙人趁旁边看抓蛇的工人们不注意,从蛇皮袋中悄悄地放出了两条好长的眼镜蛇,随即他们的同伙高喊:“嗨!眼镜蛇!眼镜蛇!”边喊边用手去捕捉。

听到叫喊声后,一些好奇的工人们陆续围了过来,这伙人见时机已到,只见一个人一伸手,抓住了一条眼镜蛇的“三寸”,则另一人却“哎呦”一声,故意让眼镜蛇咬住左手食指上,然后将它抓住,这时他的食指上真的是流出了鲜血。而另一个抓蛇的人故意责怪他说: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快过来,先把血脉扎起来,再用蛇药。”

等扎好血脉,被咬人的前手臂和左手食指已经肿胀起来,马上被人被架到了工厂的门房休息,这时,他们其中一人,迅速帮他挤出了伤口上的毒血,然后把一个瓶子里装的药丸,让被咬的人喝下去两粒。大约过了几分钟后,被咬人肿胀的手臂和手指明显消肿。

这一幕,这一幕竟让在门房围观的工人们看的真真切切,真真切切。

“师傅,这是什么药丸啊,真神奇!”

一个老工人赶紧过来,问这一伙儿抓蛇的那些人,抓蛇的告诉说:

“这是祖传秘方,能够治疗蛇咬伤、关节炎等好多种疾病。”

那位老工人又问那丸药卖不卖,多少钱一粒。当问到一粒丸药要好多钱时,老工人犹豫了一下,显然丸药要价过高。不过,这个老工人家中确实有一个长期不能起床的病人,在前几年还到处讨药,病人一直都好不了。通过讨价还价以后,那位老工人还是买一些蛇药。一时间,蛇药能治百病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把整个厂子传得纷纷攘攘的,工人们都知道了。

为了治病,于是,工人们都争先恐后的过来买药,甚至,一些干部也来买这种丸药,尤其是家里有重病的人,买的更多,其中还有一个老工人家里有一个脑瘫的小孩儿,他一下子就买了近千元钱的蛇药,在当时那上千元是什么概念啊!可是,当那些抓蛇的药贩子走了以后,一些工人才醒悟过来,觉得上当了,但为时已晚。······

我和同学们在我的乐园里,真得是玩的开心,吃的放心。我们都感觉有点儿累了,我们就来到花园中间的大水池旁边休息。今天是星期天,那些单身工人们进城都回家了,这里不会有人到这里来,更不会有女的。我们一致同意,干脆脱光了衣服下到水池里去游泳,痛快一下。但那天下午,天色不早了,天刮起了风,天气似乎还有点儿冷。

没想到这时候有个同学反悔了,竟不想下去。我想,这些家伙们吃了和折腾了我那么多东西?是不是也想着和以前我们在人工湖游泳时一样,怕冷,想让我给他们弄点儿酒来喝呢?于是我就说:

“等我一会儿,冷的话,我现在马上回家把老爸的好酒,拿点来喝,就不感觉冷了。

可是当我说去拿酒时,三个同学似乎怕我走开,因为这里是一大绿地,周边一个鬼都没有,好像我走以后他们觉得很害怕,有狼似的。

“不用拿了,不用了,我们下去只游一会儿就行了,水里肯定要比上面暖和的多。”

一个同学说。我说了一句:

“那好,我先脱光了衣服。”

我就把衣服放在了水池边,第一个“扑通”地跳进池子里,浪花打在了水池边上,差一点没把我的衣服打湿。

这个水池直径有十来米长,水深有四五米,清的透底。在夏天的时候,工人们也在工作之余,中午或晚上,父亲和他的工人们在吃饭休息的时候,都愿意来在这里游泳。今天是星期天,整个工厂也没几个人,这里真成了我们的天堂,洗洗澡,游游泳痛快一下,真是神仙过得日子,要知道,要知道当时在别的地方很少有这样的条件。

我“哎哟”一声,差一点叫出声来,这水怎么这么凉呀?现在不是到凉的时候,真是比我想象的要凉的多,也许是昨天工人们刚刚加注了自来水。正在池边上脱衣服的一个同学问我:

“水凉不凉?”

我在水里抬起头来,用手摸去脸上的水珠,假装大声地说;

“还行,水下一点儿也不感觉凉,舒服着呢!

我生怕说漏了嘴他们不下来,就我一个人光屁股的在下面游泳,多不好看呀!那三个同学听了我的话,很是高兴。马上一个个都脱光了衣服,像小鸭子似的,扑通,扑通,跳进了水池里。“啊!”他们也都惊得叫出声来。

“终于上了我的当了!哈!哈!”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天气还不是很冷的时候,水里竟然会有这么凉?我心里暗暗的高兴着,终于迫使他们跳了下来,我终于狠狠的“修理”了他们一下。我们在水中游了一会儿,“狗刨”了一下子。

“我的先快点儿上来,水实在是太凉了,要多游一会儿,怕感冒了,又怕小腿抽筋就麻烦了,应该事前先活动一下多好。”

我心里在说。上来后,我挥身打着颤,浑身上下还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我赶快穿好了衣服。那三个同学像小鸭子一样,也跟着我爬了上来,他们和我一样,上来后,嘴都冻的发紫,他们知道上了我一当,但嘴里没有说什么,一个同学嘴上还打着颤,对我说:

“现在,现在要是再有酒就好了,喝上一口,就不觉得冷了。”

我们就是这样度过了愉快的暑假,度过了星期天,度过了那难忘的岁月,使得同学们在我的乐园里跟我玩的很开心,吃的也很放心。

几十年过去了,那个有着瓜果清香的乐园一直围绕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懵懂的少年渐渐长大,甚至步入老年,仍旧有着青青的记忆,青青的向往。

                                                                        责任编辑:李洪涛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2-01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153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挖红薯听讲英雄故事
[上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二——和印度尼西亚朋友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