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游走法会寺

作者:吕瑞杭


年假里,欢歌笑语,热热闹闹,这是许多人的共性,而我却喜欢清静。正月初一下午,朋友的一个电话,给了我一个合适的机会,让我陪同前往法会寺一游。

其实,我很早就对寺院有一种偏见,认为里面的人皆是好逸恶劳之徒,虽然衣食无忧,但很难为国家出一臂之力。

走进法会寺,香火旺盛,烟雾缭绕。三三两两的行人安静地穿梭着,或低头,或私语,或疾走。正中新修建的主殿坐北朝南,宏伟壮观,富丽堂皇。里面铜制的弥勒佛大耳垂肩,憨态可掬,一副大肚,惹人喜爱。稳稳地坐在大殿正中,接受着信徒的叩拜。案前香烟不断,一股浓浓的香味沁入肺腑,令人陶醉。弥勒佛的四周是四大金刚,各个面目狰狞,手持利器,让人心生敬畏,平添了一层神秘感。身着灰色宽服的僧人时而起首,时而引导,时而口中念念有词,不过这一切井然有序,倒也显得安静。偶尔传来几声木鱼声,恰似人们行走的心路声,“邦、邦”地听得格外清晰。

西配殿依旧烟雾弥漫,虔诚的人们纷纷上香叩拜,那大礼行的是五体投地,表情严肃,口中还念念不忘“阿弥陀佛”。至于里面供奉的是何方神圣,没有人指点迷津,很难知晓。好在人们各行其事,没有交头接耳的。

西配殿的房顶上几只鸽子“咕噜、咕噜”地嚷个不停。在金碧辉煌的琉璃瓦上飞来飞去,自由自在。它们或单枪匹马,或成双入对,诉说着让人听不懂的“鸟语”。

主殿东侧有功德箱和功德碑,也吸引了不少人。功德箱位于正中,是两个类似于选举用的投票箱,红红火火,一些信徒不停地向里面“加功”,数目可大可小,无人干预。北侧百余盏的油灯燃的正旺,火苗在橱窗里幸福的活跃着,外面的阵阵凉风对它们无可奈何。南侧的功德碑上记录着信徒募捐的款项和款项用途。图片显示一部分僧人对困难群众的走访和慰问,时间地点记录的清清楚楚。他们的足迹也是南下北上的,给贫困送去了关心,给冬天带来了温暖,给黑暗送去了光明。

一些特制的大展牌前,我们驻足观看。图片显示僧人们学习政策法规,观看新闻,集中授课,下乡扶贫等忙的有条不紊。他们讲政治,下基层,读条例,与我心中私下认为的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完全显得格格不入。

佛门圣地,本是修身养性之所。一些凡夫俗子,甚至一些名人也落发为僧。他们大多被生活所迫,抑或看破红尘,到这里讲这学那,岂不是刚出狼笼又入虎穴了吗?我的朋友是个信徒,这样解释“这里面的人三教九流,分工不同,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大有人在,不能一概而论。”一语打破了我心中的疑虑。

临出寺门,我多情的望一眼,清楚的宗教条例,一尘不染的台阶,干净的院落,整齐的高香,平整的菜园,苍劲的松柏,有序的车辆…….无不彰显着他们的辛勤劳动和汗水。我的初识好逸恶劳之徒顿时烟消云散。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任何人无法剥夺。

寺门外,“邦、邦”的木鱼声仍然声声入耳,敲在我的心坎上,敲着的我心很静,不再繁杂。


责任编辑:张炳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2-09 编辑:赞杨 总编 点击量:48

[下一篇] 念人:东郊的早晨(散文)
[上一篇] 海口的苏式“小院”(散文)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