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二——和印度尼西亚朋友

作者:王西庆



在一天上午,我正在工厂过去的土马路上,拿着气枪独自一个人在玩耍,突然间,突然间我看见从主马路上面,开下来一辆小汽车,瞬间就停在了工厂排房办公室的门口,里面下来了两位陌生人。我觉得很奇怪,就从旧马路上,来到工厂办公室门口。

我看见他们从小车里拿下来不少的行李,走进工厂预先给他们按排的办公室里。他们每人还带有一大箱的书籍。我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印度尼西亚的华侨,从印度尼西亚来的。 

后来我才清楚,原来印度尼西亚政府发生了军事政变,在这大动乱之中,有大批的印尼华侨残遭杀害,有些被驱赶出生活多年的家园,还有一些生活上失去了来源。后来,是我国政府,中国外交部多次和印尼政府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派出轮船,分多次地把那些华侨接了回来。

早在1960年的时候,我国政府就已经是首批从印尼接回来6万多名华侨,后来,又陆陆续续的把他们接回来一批又一批,分别安置在广东,汕头,湛江,海口等地,国家又为他们扩建和新建了很多华侨农场,并且把年轻人安排了在学校学习,有的则是根据自己的特长安排了工作,老弱病残的我们国家养了起来。

来到父亲工厂的这两个人,就是有特长的华侨,而且还是工程师。我当初一看到他们,一看到他们黑黑的,瘦瘦的样子,就知道是南方人,很像我国广东一带的人,不过他们说的是南方普通话,我们谁都能够听得懂,不是说的他们当地的方言。他们的到来不仅给我增加了兴趣,我的出现也给他们增加了乐趣。

在那个时候,由于我上中学骑车跑家很远,一天四趟,并且有时我还顺道骑车接送妹妹上下学,很是辛苦。我曾经当时有个狂妄的梦想,梦想着发明一个在天上飞行的、像直升飞机一样的飞行器。好让我,从我的家里有几分钟就能够飞到我的学校去学习,想想那该多好啊!我不用每天四趟的爬坡下坎的骑车上学,那要节约我多少时间。

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我萌发的这个想法曾经折腾了我好长时间。我有时坐父亲工厂的汽车去远郊拉煤,汽车在那高低不平的马路上颠簸着,蹿过了一座座大山,走过了一座座山梁,我就好像是走火入魔,真像是我坐着直升飞机在天上自由的飞翔。

有时我在学校,在白天上课时、课上不好,在夜晚来到时,觉又睡不好。上课时,我还经常打瞌睡,老师在提我问题的时候,我还说我正在养神,逗得一家伙课堂上的同学们哈哈大笑起来,当时把老师也逗乐了。

因此,我的学习成绩看着就要下降,为此,班主任还亲自来到家里和家长沟通。但是,我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异想天开的小秘密,我始终都没有对如何人说过,包括老师和父母。

当时,我曾经设想着怎样的把我的自行车竖立起来,把那两个轮子卸掉之后,在自行车上方按一个螺旋浆,然后,在按上一个转向轮,我就可以在下面像骑自行车一样,用脚蹬上飞轮,让上面的螺旋浆旋转起来,从而达到飞到天上的目的。                                                      

不过,作为从小就想当梦想家的我来说,我在小的时候,我的梦想,我的欲望多的呢!只不过是我不愿意告诉我的老师,我的同学,和告诉我的朋友,生怕他们笑话我。我不仅仅只是有上天的这些梦想。我曾经还梦想着飞到月亮,飞到火星上去,用咱们地球人的智辉去改造月亮和火星,让它们成为我们的家园。我还梦想着能够坐上诺亚方舟去探索其他的星球,也让其成为我们的地球,我们的乐园。我曾经还梦想着等我长大以后,我要把秦始皇陵打开,让它展示在我们国人的面前,也许我国的科技水平能够大大向前。

父亲工厂自从来了印度尼西亚这两位工程师以后,真的是给我的脑筋开了窍了,我有时候经常上他们办公室去玩耍,可他们呢!很愿意接受我这个“小捣蛋”,几天不来他们还真得是想我的。有时候,我还拿着气枪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和他们练习射击。有时还来到院子外面,工厂的果树林里去打靶,打麻雀,和他们在工厂公园的水池里游泳。我在和他们处的日日夜夜里,我们之间逐渐增加了深厚的感情,我曾经把我想的发明,用脚蹬直升飞机的想法告诉了他们,他们之间呢,对于我一个小孩子的天真想法也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后来、后来是他们科学的、系统的给我作了解释。;咱们人类现在,现在想用本身的力量去完成飞上天空是很难的,必须借助科学的东西,科学的力量,人类才能够飞上天去,并且,有些东西是离不了机电的。你现在说的人工飞行器是飞不起来的,就是飞起来只能是往上飞,想往前飞还得有一个推进器才行。······

后来,后来他们其中有一位工程师,还赠给我一个精美的、制图用的园规。让我好好的学习,并且鼓励我,想要发明创造,发明这些东西,现在就得必须好好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将来国家要富强,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全靠你们这一代人去完成。

通过他们的认真解释,真的使我当时的脑筋开了窍,使我放下了包袱,开动了机器,也使我晚上睡觉也香了,并且我的学习成绩慢慢的也上来了。

有的时候,我和工程师在工厂玩的过程中,他们家里来了信件,我还专门朝他们索要了一些印度尼西亚的邮票,放到我的笔记本里集邮,其中还包括他们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的人头像邮票。

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在他们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放着有他们全家三口人的相片,分别是他们两个工程师的爱人,和他们几岁大的、男孩子的像片。我有时进入了他们的办公室以后,他们总是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相片。可以看出来,他们还是想念他们的家人的,还是想念他们曾经几代人出生,学习和生长的地方——印度尼西亚的。

他们有时高兴的时候,也唱起了印度尼西亚歌曲《故乡》。那其中优美的旋律让我陶醉。

“印度尼西亚是我们的故乡,

多么富饶,多么美丽,

印度尼西亚我们全民族

永远热爱,永远尊敬你。

我诞生在你的土地上,

我成长在你的怀抱里,

纵然到那年老瞑目的时候,

我也永远和你不分离。

后来,他们在父亲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上级领导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把他们的家属和孩子从国外接到了中国,接到了父亲的工厂里,接到了他们的身边,他们也很感谢父亲。不过,他们为父亲的工厂也曾经作出过贡献,处理过许多的疑难问题。但是在后来,在后来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席卷了整个中国大地,也席卷到我们的阳泉以后,他们也免不了,免不了卷进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洪流当中去,受到了批判,并且有一个人还受到了劳狱之灾,后来听说是在周总理的干预下,他才走出了监狱,回到工厂。

后来,他们在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也许是印度尼西亚的局势好转,他们怀着一颗难舍的心,带着自己的家属和孩子,又回到了他们曾经是生活了三代,出生和生长的故乡——印度尼西亚。

现在,每当我翻开那集邮的本子,看到了里面有苏加诺总统头像的那张邮票时,我就想到了印度尼西亚的那两位工程师,想到了我和他们曾经朝夕相处的日子,也曾经想到了他们也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过贡献,我始终是怀念他们的。

责任编辑:张炳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2-09 编辑:赞杨 总编 点击量:59

[下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一——我青青的乐园
[上一篇] 王西庆难忘的记忆续集之三十三——枪的喜好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