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作品评论 > 墙里墙外 一一读付聪《石门三老》之《老墙是○型血》有感
墙里墙外 一一读付聪《石门三老》之《老墙是○型血》有感

作者: 冷 岩

      一   

    写《毛笔西施》读后感,我在结尾处说:我要抽时间去见见作者付聪和毛笔西施。

    其实,时间是根本不用抽的。时间不过是人际交往中被利用了无数次的冤大头。
    时间如水,在你生命的杯子里,泼到谁身上,需要借口没水吗?
    于是,很快就见到了付聪和西施。

    二

      付聪写《毛笔西施》,让对世事还有些见识的我,一眼就看出了这丫头的悲悯情怀和担当意识,最重要的是所呈现的,确有文采。

     忽闻,潘海波出了道命题作文:让付聪写石门三老。
    我顿时来了精神。
    三老中的老墙,那是我的哥们儿。你写鬼写神,我都容易轻信,写熟人,才能看出你的功夫。是峨眉派还是武当派,是高手出招还是花架子俗套?
    搬个板凳,沏杯茶,等着……

    三

    等着付聪写老墙。

    见付聪时,印象最深是她的话极少。话以稀为贵,所以她的话也就全记下了。深信这就是一枚有修养的才女。
    等着付聪写老墙。等待中,就想,如果是我,将怎么写老墙呢?
    其实是把自己当了一把尺子,要量一量这枚才女的长短。

    四

    若是我,定会重墨去写老墙的“稀、奇、古、怪”。

    稀:曾经是行伍之人的老墙,不惑刚过,就退出官场,退出江湖,退出名利场的犄角旮旯,隐居在石门新华路边一处百平米的小屋里,乾坤容墙静,名利任人忙,潜心鼓捣自己的诗书画印,一去十几年。
    反正我做不到。你们也没几个人能做到。
    这不就现代版的种菊王维吗?纯属稀有动物。
    奇:虽说艺术是相通的,但毕竟术业有专功。在诗书画印的艺海里,脚踏小舢板,游刃有余,似乎稍带脚就弄到别人毕生追求的高度,这老墙确是个奇人。
    古:我知道老墙是先锋派。对王墉曾翔沃兴华们是惺惺相惜,谁若跟着贬几句丑书,他一定转脸看往别处,心里恶狠狠地骂你这丑人。
    我也知道老墙的求异创新能力如憋屈在堤坝里的洪水,跟别人趋同简直是给他吃个苍蝇。
    但你却在老墙的诗书画印里,感觉到他弥漫的古风。
    看他的作品,你会恍然感觉他就象从魏晋穿越而来的、穿着大裤衩子、光着膀子打着领带的一个文人雅士。
    怪:老墙这人,交往人的底线,放的特别低,无论什么人,他都可以打成一片。但同时,进入老墙视野的门槛又非常高,一般人进入不了他的法眼。他幽默,开起玩笑来,往往把三句半的最后两个字叫得脆响,引一片会心的哄堂大笑。但他又很刻板,往往别人哄堂大笑时,他却板着面孔,直楞椤地看着你,让你顿觉自己的浮浅。
    当然,老墙见了美女也流哈喇子,遇见可能用得着的人,也会假装着有尊严的仰视。但自己的作品,在没有说好润格之前也不会轻易撒手。
    如果我写老墙,我就这么整。
    付聪会怎么写这个老墙呢?

    五

    终于,为了别让潘海波等的猴儿急,付聪的石门三老之《老墙是O型血》出炉了。

    写的真好。
    年轻的付聪,竟然有着一眼看穿老谋深算的老墙的本事。一开篇,就把老墙廖廖几笔地摆在了大家面前。
    活泼的笔触,偶尔的调侃,不留情面的揭穿老底,掩不住这位资深记者对老墙艺术乃至为人的信任和喜爱。
    《石门三老》,无疑是付聪继《毛笔西施,毛笔西施》之后,呈献给大家的是又一组妙文。
    难怪海波不时往付聪身上压担子。
    才华,有时亦如海绵中的水,是可以挤出来的。
    读付聪所写石门三老之《老墙是0型血》,不由我想起文学艺术也是一面厚厚的墙,想起那位忧郁的朦胧诗人顾城的诗:
小巷,又黑又长
没有门,没有窗
我拿着一把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责任编辑:王浩 

[下一篇] 青年画家杨凯风

[上一篇] 值得珍藏的赞皇历史文化典籍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