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孙万顺《梦海拾呓集》的三个创作特点
孙万顺《梦海拾呓集》的三个创作特点
作者:张炳吉

读了孙万顺的《梦海拾呓集》,感觉这本诗集在创作上有三个明显特点。

第一个特点:避开牛肉,直取“牛黄”。《梦海拾呓集》共收录作者诗作155首,其中新诗55首,古体诗100首。纵观本书中的诗作有这么一个特点,那就是不论是作者倾诉、吟咏、还是抒怀,在起笔的时候都是直奔主题、紧扣主题,没有“过门”,没有“前奏”,这在诗歌创作方面是值得赞扬和肯定的。因为诗歌本身就那么几行,十几个字、几十个字,如果要加上无关痛痒的铺垫、解释就显得累赘和臃肿,当然我们不反对必要的铺垫。孙万顺在《叶生》这首诗里写植物的叶子,他是这样写的:“一声惊啼/破茧开闺房/探头四下里张望/一丝疾风/掠过了肩膀/裁出稚嫩的衣裳……”他写植物的叶子没有写春天来了,天气暖了,叶子冒出来了,如何如何,而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又如他在《七律·寄语重阳》这首诗里这么开头:“今又重阳访弄堂,茱萸摇首溢清香。登高望远乡何处,寄语知心客哪方。”这首写重阳节的诗也是直奔主题,这让我想起一则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个中药铺收购牛黄,有个人却牵来一头牛,药铺掌柜的很生气。他当然很生气了,因为他需要的是牛黄而不是牛,这头牛肚子里有没有牛黄很难说,即使有牛黄,中药铺也不具备宰牛取黄的条件。读者、尤其是当代忙忙碌碌的读者在品读作品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希望直接读到精华,看到精粹,得到“牛黄”。否则,你给他一头牛,即使牛肚子里有牛黄他也未必喜欢去宰牛取“黄”。

第二个特点:写石头,不写泡沫。 我有个自家叔叔稍有文才,喜欢写诗,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国家铺天盖地地掀起“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活动,他就紧紧围绕这两个主题写了很多诗歌;后来,国家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活动,他又写了一些这方面的诗歌。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的风波起来之后,石家庄一个药厂给在那里坐街的学生们送葡萄糖、送维生素,我这个叔叔听说后很感动,就写诗歌颂;后来解放军进北京清场,赶跑了学生,石家庄这个药厂又给解放军送葡萄糖、送维生素。这时,我这个叔叔又想写诗,但是他提笔又止,为什么?他感到诗歌不能这么写下去了,他陷入了久久的深思。现在,他自己想出版诗集,可是看看自己几十年来写的东西,他觉得没什么出版的价值了。我讲这个事例是想议论一下作家、诗家创作的选材问题。我觉得作家、诗家在选择写作题目、确定写作主题的时候不能跑马追风,不能见啥写啥、见风使舵,而应该选择那些永恒的、永不过时的东西来写,譬如,石头与泡沫是客观存在的两种事物,我们都可以吟咏,但石头相对于泡沫更有生命力,那么,我们应该选择写石头,当然写写针砭泡沫的诗文也尝不可。孙万顺写诗在选材时注意了这一点,例如,他写的《元日感怀》《春夏秋冬》《咏梅》《春醉》《听蝉》《望月》,等等,我想,大家现在读他的诗歌与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以后读应该一样亲切、一样喜爱。因为那时还有春夏秋冬、还要过年,天上还有月亮,地上还有梅花,树上还有知了。当然,永恒的主题还包括一些民族气节、审美价值等精神性的东西。孙万顺在诗中写了很多这类的东西,如在《民族的记忆》中写道:“站着死去的人/永远是那么的高傲”;在《七绝·野生原上问苍茫》中写道:“野生原上问苍茫,细雨接风沐晚阳。忽见虹桥飞架起,凡尘有路可天堂。”;在《稻草人》中这么写:“分明衣衫褴褛/却从不见你弯腰弓身/不歧视贫穷不巴结权贵/无争无求不卑不亢/只记得自己的使命/风雨无阻不分昼夜黎明”现在,我们读的唐诗宋词元曲,我们之所以能读到它,一是因为它的韵味好,再一个就是它所表达的意境和主题,在每一代人中都有“知音”,每一代人都愿意看,与每一代人都贴的很近、很紧,否则,如果是一首类似“祝贺唐朝第七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的诗歌,恐怕流传不到现在,既是流传到了现在恐怕也没人喜欢它。总之,我不赞成当代的作家、诗人跟着电视台跑,跟着新闻媒体跑。

第三个特点:既写柔,又写刚,柔中带刚。很多人初读孙万顺的诗,可能会觉着阴柔有余,阳刚不足,那就误解了诗人。先说万顺其人。孙万顺出生在张家口宣化县一个五男二女的多子家庭,婴儿时因为家里贫穷险些被扔到野地。万顺高中毕业后参军,和我是27军的战友,他在80238团,我在81241团, 1986年冬天,24岁的孙万顺和我共同奔赴云南老山前线,参加了对西南某国的作战。铁匠手里打不出蛋糕,像万顺这样一个经历过苦难、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坚强战士,他写出的诗歌只能是刚毅的、锐利的和战斗性的,尽管它可能蕴含在阴柔之下或阴柔之中。比如,在《醒醒吧!正义和自由》这首诗中他这么写:“ 为了正义/也为了自由 /向往美好的人们 /拿起笔来/拿起锄头 /拿起锤头 /拿起正义的勇气和拳头 /打倒横行世界的霸主/ 因为 /他也无异于暴徒 /残忍、毁灭/不可一世 /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无限痛苦 /这不是人类想要的正义 /更不是人生的自由!”在《七律·甲午寄志》中表达自己的心境:“又逢甲午缅怀时,四海悲涛怒气嘶。华夏铭心知耻辱,全民疾首祭英师。榻边岂可贼酣睡,疆土何能寇噬食。汉子生当听召唤,一声令下不言辞。”万顺作为一个年已半百的人为了祖国的利益,听从祖国召唤,胸怀老骥伏枥之志,敢放出 “一声令下不言辞”的壮语,他刚毅的人格和刚性的诗意可见一斑矣!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散文永远召唤美质——品读胡芳芳新作

[下一篇] 2016年散文综述——杂花生树影婆娑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