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田宇现代诗25首

作者:田宇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1)《请在这一瞬间都了解,让彼此寻求得温暖》:
岁月如闪电,牵动着视线,
忽然有了一种好想谈恋爱的感觉。
睁开你的双眼,捧起心的指尖。
青春曙光在一起,共创美好幸福的明天。
飞逝已过去,未来的预见,
真的发现自己莫名有了心的依恋。
坚持有的信念,绝不轻易沉淀。
黑暗来临之前,让所有烦扰都改变。
请在这一瞬间都了解,让彼此寻求得温暖。
是否有愁恼过全不管,让音乐天天陪伴。
不会忘记最初的一切全为了你,
希望两颗心交接更美满,

希望温柔真情永长在每个夜晚。


(2)《想起一种挚爱》
(男):走过寻思,不解一段小路。
(女):唤醒沉睡,安然几回等待。
(男):新雨浮桥下,循循有多种徘徊;
(女):旧风残叶上,缓缓有一种挚爱。
(男):你回首,回首束缚住含泪的眼睛。
你渴望,渴望阻断过娇妆的真情。
(女):忽然打动,理解开出了自由的霓虹;
举镜叹怀,此时解不开我种下的沉痛。
(男):时刻,就算在那一刻,我也在用生命去呼唤。
(女): 最后,即使在这一瞬,你也是把一切都看淡。
(男):如果有一天,哪怕是分秒那样简短。
(女):我也想最后一试,重拾过去留下的自由与浪漫。
(女):试试雨天。
(男):好吧,试试雨天。
(女):踩着如花的步调,拉开幸福的雨伞。
(男):转圈,
(女):如凌霄花一般自由的旋转。
(男):于是,天空依然蔚蓝,在我忽然想起你的时候。
(女):想起,我还有你。

(男):想起,一种挚爱。从此,不再离去。


(3)《我记得,春夏秋冬》
冬夜,沉默在脚下的孤独,
仰面,眨眼向最遥远的星幕。
鼻嗅,这种味道是冬天独有的魅力,
回顾,多少美好仿佛又要在我心头涌起。
【一】
记得,夏天是粉红色的记忆,
不仅是同样徘徊在这条路上的身影,
还有,那花蕊混合鲜草的气息。
记得还有沾染皂香的单衣,
拍手随着偶遇的风,
笑我闭目深呼的神气。
走向下一个幽绿的小径,
郁茂让随处的景致都是含羞遮蔽。
飞来飞去不只有鸟儿的清鸣,
更还有虫儿的惆怅,
点缀你吃惊的纯蒂。
【二】
记得,秋天是爽然窗前的一景,
不只是窗外加衣的人群在走动,
还有我坐在窗内,
摆弄笔芯当作晦气的小人,
斗争淌进我愉快的梦中。
开窗的时间显然在减少,
窗口的夹缝也可怜地减小,
可是加层的单衣在偶然的小秋中抖动,
才让我发现,陪着我的,
不会再是寂寞、朦胧。
好时节,当然有我与家人的出行。
偶尔会踢到落叶,
抬抬头,不变是我们依然的笑容。
我会发现,月特别圆,特别明,
擦亮过我的眼睛,
让我细数在屋里与我玩耍的星星。
【三】
记得,冬天是在屋里火炉旁的团聚,
闻不到特有的冬天的葱郁,
却听见一家人在一起的欢声笑语。
爱,不仅仅是节日在垂青,
节日背后的想象,
是带着温暖的依依情浓。
【四】
记得,春天是交界在屋里屋外的信使,
在屋里安抚你甜甜地睡去,
在屋外叫喊你娇娇的乳名。
尽情地飞奔,
尽情的愉悦,
这一方天空属于每一个懂得珍惜的人。
在漂亮的岁月中度过,
听潇洒的青春的歌声。
一切,从这时开始,
不在乎,明天不再有春的名字。
我和你,你和我,
是不是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如果笔触猜不透你骄傲的神经,
那么亲爱的我的朋友,
总有一种记忆,
会把你瞬间轻轻打动。
不要刻意去掩饰喜悦,
就让那有过的微笑,
伴随我记得的春夏秋冬;
掀开你的日记,

留住你的歌声。


(4)《坚持到最后》
(1)始终不怕连珠的艰险,放眼前路是光明一片。找到感觉,自信能超越时间。
(2)忘不了责任在胸前,抓紧这安全每一点。惠及个人,整体来拥抱明天。
(3)团结永远不会轻易放手。
(4)告诉我这每次感动你都值得拥有。
(3)多想飞翔,幸福在和我们招手。
(4)携手共同走向前,让我们打开新的每一天。
(合):坚持到最后,无论未来怎样。明天在召唤,自信在飘扬,相信有我们可以带来地久天长。
坚持到最后,不管岁月飞流。抛弃了哀愁,凝结下奋斗,大步向前走。我们要,坚持到最后。
(3)怎样不惧打磨的考验,把自己利益放在一边。看得更高,相信会做得更好。
(4)团结为了幻想的明天,努力为了一切更美满。找到自我,追求着忘我的境界。
(1)自信希望不会主动消失。
(2)相信我每次破灭都因为有颓废的样子。
(1)只要每颗心灵都能坚守。
(2)奋勇不变在今天,攥起拳让我们渴望去挑战。
(合):坚持到最后,无论未来怎样。明天在召唤,自信在飘扬,相信有我们可以带来地久天长。

坚持到最后,不管岁月飞流。抛弃了哀愁,凝结下奋斗,大步向前走。我们要,坚持到最后。


(5)《与生活为敌》

与生活为敌,
把命运当作你的仇人。
征服它们,
战胜它们,
你,
就是幸运的胜利者。
或许眼睛欺骗过你,
当一位美丽的姑娘从你身旁走过。
把谎言当作了承诺,
等候,期待。
让你,或许在那一刻,
怀疑生活。
或许感觉讽刺过你,
当一位虔诚的牧师从你身旁忏悔。
把过去搬移到现在,
烘焙,流泪。
让你,或许在这一刻,
放下以往,走向了泥穴,
不再羞愧。
支离了身躯的花瓣,
依赖着回忆的写照,
命运的玩笑,
不偏不倚,
打得正好。
翻开日记本,
推开阁楼的板窗,
照进一种希望。
当生活与命运牵起手的时候,
寂寥的夜莺的歌唱,
遥远处,
慢慢,回荡。
与生活为敌,
把命运当作你的仇人。
征服它们,
战胜它们,
你,

就是幸运的胜利者。


(6)《阴雨》
阴雨,
感觉上帝在流泪。
为了谁,
走在没有伞的天空下?
踩一脚泥,
动一动嘴。
无声的世界,
群涌的潮流,
什么声音?
在一片汪洋的桥上,
在一段陌生的路上。
落雨,
一片漆黑。
打下该死的尘土,
洗刷牌面的五味。
嘿,
嘿,
谁在呼唤?
包容的空气,
刺痛我的视野。
停在,
十字路口的中心。
俯身歇息,

略感疲惫。


(7)《生活的弱点》
生活的弱点,
在于没有弱点值得追寻。
愁容映在了窗外,
让走动的街道添上一抹灰色。
云在天空,
用橙黄的眼睛注视着每一回抬头。
你在地上的美,
就是树旁的鲜绿。
不起眼的高矮,
宣示着有一种不屈,
在这里。
热浪的流失,
碧海的冲腾,
没有余尽曲回的低吟。
赋于什么样的态度,
度过是走出怎样的日子。
断了,
没了,
晚安。
轻快的口吻,
一字一顿。
当你发现没有语言的时候,
你的脖子在僵硬,
动作是后面的望尘。
看不到吧,
找不见吧。
它的弱点,
生活。
一个午后的甜点,

一种暖心的安慰。


(8)《不死的幽灵》
通力剿杀,
在今晚。
哦是的,
一个也不放过,
当他们出现。
理由的天堂,
是自在的翅膀。
绝想的睡去,
倒映在空白的屋檐之上。
也许,
我愿做一个傻瓜去抗争,
在需要时,
为聪明人填平前进的道路。
但我却相信,
世上没有不倒的阴暗,
世上也没有不倒的光明。
也或许,
本就没有不到的遗憾,
没有不到的幸运。
或许,
或许也就没有或许。
无尽的黑夜,
不老的静寂。
哦,
要小心啊,
被盯上的生命。
我的眼充烁着凝蓝的光芒,
在找寻,
你们的下落。
我就是个不死的幽灵,
在长夜的街口徘徊。
不懂前进,
头颅向着尾岸,
徐徐找寻着缝隙。
不管你们在哪里,
我都可能噬了你们的血,
扒了你们的皮。
好吧,
去等吧。
我快来,
到了这世界,
收场的大幕,
拉起。
该死的,
你走不了,
就像你亏欠的,
欺骗的。
统统不留,
还回来,
在我睡下之前,

抓紧死去。


(9)《野马》
脱缰的野马,
它确姓野,
它不姓家。
家里多了些束缚,
而户外少了些管辖。
自由的奔驰,
潇洒的踢踏。
让轻尘扬起,
让泥土说话。
不用信什么天长地久,
不用管什么约制例法。
藏起了,
就任它寒冷;
复出了,
就名震天下。
好吧,
脱缰的野马。
过去的很快就回来,
未来的,
你找不到任何痕迹。
去证明推测,

铲平沟洼。


(10)《当你爱过》
你爱过吗,
亲爱的?
当光明降临在神圣的殿堂,
你的脆弱,
是否愿意表露在一个人面前?
如果你没有在他/她面前哭泣,
即使是表达也证明你没有爱过。
或许亲情,
或许友爱,
或许是由陌生走向单纯。
一个人的路,
绝不是强者的自尊,
或是牌局似的游戏。
当你把自己全部都交出去,
哪怕一丁点也不该保留,
你会照见一个完整全新的面孔。
而那是,
胜过鲜花甜言的,
超出过往的一切感动。
你会发现,
爱不应该在口头上,
也不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
痛苦地酝酿。
它很简单,
只为你的一次沉默,
一次心酸,
一点泪水交付到它的身边。
它会还你一个梦,
值得你为了它去放下骄傲的头颅,
抛开生锈的尊严。
这场梦它会醒,
当你习惯于它的时候。
你会把爱变成餐桌上的馒头,
哦也许,
是生活方方面面的节奏。
所以,
你爱过吗,
亲爱的?
当你的表象不再那么强大,
懂得为他/她哭一次,

你就不再那么虚假。


(11)《夜里的光》
抹上一半帘的窗,
透过微弱的气息,
溜进可爱的光。
它不是来找我,
因为它不认识,
即便马上可以成为朋友。
我的夜晚,
从来不曾这样有人性,
这样的温柔。
它不说话,
我也不出声。
只是它的一半在笑,
我的一半是泪。
它是笑出了眼泪,
我是流泪的微笑。
笑它傻?
或许我才是吧。
在寂静的夜里从来不缺少响动,
但是却缺少谈话。
谈些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或许还是默默的好。
我的眼皮在变重,
它在看着我。
它会在什么时候走?
明天它还会来吗?
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心里莫名的恐慌。
当它终于要走,
就在我泪珠滑下的时候,
我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是我自己的造成,

不怪它来看我的时间太短。


(12)《雨的上一分钟》
垂直的墙壁,
永远不会被垂直的雨滴所打湿。
时差的闪电,
永远不会被时差的雷声所掩盖。
我,
就在拐角,
忽然呆立在那里。
看着被雨滴打乱的水坑,
心里好像有种期待,
可惜找不出有共同。
雨声的急促,
告诉我花伞已经被淋湿。
我心疼的脚步,
由于保护它的想法而启动。
这里很静,
只有远处隐约透过玻璃的脸,
带着平静,
带着兴奋。
我的身体冲着雨的对立面竖立,
难怪会有关系,
不管这一次会不会是上一次。
如果有影子,
那么它一定会平躺着吧,
让这略带腥涩的水更加接近心房。
这雨水和我一样,
尝不到自己的感触的滋味。
只是熬过了这一天,
用某种无关伤害的宣泄,
发泄出藏在平时你身边的情感。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
我们从来不曾有过屈服。
即使在某时某刻,
像我上一个五分钟的所做,
看垂直的墙壁上,

没有和现在周围的一切发生关系。


(13)《不再兑现欺骗的承诺》
于某一天,
不再兑现欺骗的承诺。
即使善意地左右,
恐怕也似泥一般堕落。
在阳光前起步,
在云彩下动身,
一直到午夜,
送回陪伴的希冀,
安慰恼火的情绪。
即使会是这种结果,
也一样可以接受。
毕竟没有丧亡灵魂的危机,
反而在肋下插上透明的纸翼。
无论是否起飞,
或许在嫩嫩的皮肤前挡一面盾,
或许在闪闪的眼光后抓一回丑,
无论是否可以,
至少将死能套住生的咽喉。
你不落,
它不坠,
相互的动因,
彼此的安静。
所以于某一天,
如果我踩住了刹车,
拆乱善的借口,
让自己可能放心地平躺、

睡去。


(14)《如果恋爱就是温柔》
如果恋爱就是温柔,那么亲爱的,
温柔还不如我轻轻地拉一拉你的双手。
你一心的追求,既是恋人,又是朋友。
太远了,你会难受;
太近了,你又会害羞。
那么亲爱的,恋爱其实就是一段长长的路。
你一会儿靠左,一会儿靠右,
追求的,是一点一点平衡地行走,
不只是温柔,还会有很多,
耐人寻味,牵绊在彼此的心口。
所以呀,如果恋爱就是温柔。
那么虚情假意算不算在里头?
血色的黄昏,泪染的双眸。
徘徊着,孤独着,难道你要到那时才懂得去回首?
难道你要到那时才想起什么叫做永久?
所以呀,如果恋爱就是温柔。
那么我的心孤独,恐惧,永无尽头。
我坚硬的表皮何时才能被你剥透?
我肃然之下凛凛的寒颜几时才能被你接受?
温柔,温柔!
我另类的温柔究竟要为你保留到什么时候?
也许吧,我错了!恋爱就会是温柔的拼凑。
那么,请你轻轻地放下我吧。
因为,我什么也无法给你,
你要的温柔,永远在岁月的掩盖之后。
什么痕迹也别保留,就拿我作个风筝吧,
既然断了绳就别想再往回收。
对了,还有,还有。
还有就是深深地祝福你幸福永久!
千万别祝福我呀!因为黄昏下你悠长的背影,

对于温暖我的心,已经足够,足够!


(15)《你比蝴蝶还可爱》
我说,你比蝴蝶还可爱。
在我走入寂寞的时候,悄悄滑进我的口袋。
多想摩挲着你的轻柔,多想倾诉我无声的心怀。
蝴蝶她总是无情地飞过,炫耀着,属于她自己的无奈。
而我追寻剩下的,除了那嘲弄的背影,便是个漫长的等待。
所以呀,你比蝴蝶还可爱。
你懂得我需要去交流,而不是随你飞去,又飞来。
这一回,或许我还有些什么不明白。
这一句,请你让我问候到现在。
我说,你比蝴蝶还可爱。
当我放手追逐时,你早已从我的指缝间,飞开。

默默注视着我,安然,徘徊!


(16)《我和梦的故事》
今夜,我从梦的口袋里把你偷走。
没有为什么,你,值得我去拥有。
明天,梦从我的口袋里把无数无数带走。
还问为什么?

我,已经不值得岁月再痴心保留。


(17)《冬的序言》
我用冰冷的双手,搜求残存的温暖。
这一片,是烫人的蓝天;
那一片,是寒浸的炊烟。
开心的落叶,无奈里,捧出了笑脸;
弯弯,没有垂压的枯枝,仍旧自赏着影儿圆圆。
风,在找寻着什么,是集团?是孤单?
还是闲来要给我,做个无声里,幸福又美满的游伴?
天上的骨朵,随着地下无数的黑影,停停又站站。
转一转,向大地上的生灵在呼喊:
快来看,快来看,时光荏苒,岁月的大门却从来不会闭关。
只要希望常见,我们总能相聚,永远不会改变。
哦,是真的,是真的。
我的手,已经触摸到了明天。
曾有的空洞,再也不会属于我的双眼。
等到了,我眉头一展。
风,为我低唱永恒的梦幻。
也就是那时啊,没有寂静,没有黑暗。
而我,也早已化成那细流潺潺,风景一片。
我用冰凉的双手,搜求残存的温暖。

交融间是彼此的感化,亲密里,则是你轻步,依然。


(18)《敏感的心思》
悄悄,一声心怀的喧闹,
打不破,这由寂夜蹒跚走来的清早。
敏感,多少针点下的枯槁,
碾不碎,那自盛焰徘徊留望的来到。
寻遍街巷,
为什么一个人他不懂得去寻找?
原来是拥有所需,
一个小小的围圈,
可以把我轻轻地环抱。
抛开步伐敲乱的脑波,
用泪水滋润每个人的心田。
交给我,交给你,
就没有距离可以,
打向你,打向我,
如此而已。
把心思凌驾在敏感的肩头,
总不怕,失去重心又滑落,
你的眉口。
轻轻安慰到你可以睡去,
又不敢,停下思考又走过,
你的背后。
时而灵感留在你的真心,
别忘了我,
一颗敏感的心。
交给了明天,
梦到了一点,
痕迹或许,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深林。
就是这样,
没有丝毫的原因。
结束也需要开头,
点缀天空的油画,
还给我们,慢慢见到笑容的轻音。
走吧,走吧,
给我你最后的背影。
忘了有过的敏感,
坐下,快看着我,

总也剪不断的冥冥情思。


(19)《封锁》
世界上的黑暗,
从没翻越过高山,
走过泥潭。
就像是没了头的苍蝇,
丢了灵魂,
失了分寸。
徘徊着已经颤抖的脚步,
硬要把山水拦下,
日月搅浑。
封锁住一切不应该被围困,
逃避着所有已存在的闸门。

本该平等,
为什么明天要是寒冷呀,
可怜的人们。
我只看到了你们的枷锁,
一步步走来,
一声声靠近。
是不是昨夜失去了闲谈,
飘过的自由,
交映着葵花的笑脸。
那么和善,
那么温馨。
会不会童年遗失了摔倒,
梦里的同伴,
采摘着春天的温暖。
如此简单,
如此渴盼。

我诅咒你们,
可能不是你们的身躯,
而是破茧入摇篮的灵魂。
细微的角落,
上帝赠送的光彩。
只是一颗尘土,
也躲不过绝灭的余温。
恶毒的睡狮,
奈河中恍若浮起的断桥,
你的影子。
取来不是一个叠起的眼神,
却是个欲望的天堂,
美丽的地狱,
关押的囚犯。

可惜呀,
妄图封锁的人们!
你们的名词,
只不过是无知和天真。
脚步可以无极,
梦寐可以两分,
你不能。
封锁的最后,
只能是困住自己,

痛苦一生。


(20)《永远》
玫瑰色的红,
总在一眨眼,
落下几片。
巧合的景致,
总在一转弯,
变了云天。
几许瞬间,
几许瞬间,
你对我,
我对你,
看不见,
看不见。
在刹那时消失,
在忽然处浮现。
用泥塑成的身骨,
用铁铸就的哀怨。
到底还是停留,
等待着幻觉的装扮。
也许那样是最好,
用一点点陶醉、
一丝感觉,
告诉今天,
告诉明天,

记住永远。


(21)《来过》
漫步,
在一脚,
斜看是枝桠的时候。
落下过,
不只,
一种裙摆的轮轴。
总要是这样,
留下足迹以证明,
我来过,
你来过。
抛开有限的以往,
放下沉重的包袱,
漫步。
漫步,
在一角,
初开是透明的时候。
写下过,
仅仅,

一篇翻开的纹路。


(22)《眼睛》
眼睛,
深沉的色彩。
没有透明的光泽,
填补寂静的空白。
总需落下的耀辉,
摄取欣喜的意外。
眼睛,
明天沉重的盲点,

今天绝胜的所在。


(23)《感谢生活》
当每天的黎明赶到,
洋溢着奋然的洒脱。
我都无比的激动,
轻轻告诉自己:
感谢生活。
也许世界真的很美,
更不乏审视的眼光去淡淡捕捉。
只是鲜嫩太多容易起腻,
所以靠近,
更轻似空气的抚摸。
一种美丽的质地,
一条歌唱的小河。
一壶茶,
一杯酒,
一曲悠然的低和。
无时不怕渗入你敏锐的毛孔,
厚实的僵硬也会拥有花开的漩涡。
感谢生活,
有你,有我。
哪怕没有风月的流洗,
即使缺少春华的柔波。
做自己最真诚的观众,
做自己最相信的读者。
千言代替了万语诉说,
总而转变成言之绫罗。
慢慢地走下去吧朋友,
让我们深深地发觉,

感谢生活。


(24)《完整的遗落后》
一束平淡的光,
无奇而且生硬。
它没有生命,
却懂得,
在你最需要的时候,
点亮身边,
共你前行。
哦,谁的眼睛?
无论是,
你的,
我的。
用心,
去感受对方眼中的世界。
很美好,
但却没有,
自己的身影。
海,也许后悔过自己是海,
或许是一片天空,
或者更大,
无限光明。
你,也许后悔过自己的一切,
或许是不经深思,
或者流露,
更多真情。
只是,
火焰永远浇不灭干旱,
就像火红的台阶,
印象指向对立的点丁。
缠绕在大地的树,
立不住根躯那么空副皮囊,
只不过是匆匆一风,
令人记不到天长地久,
渴求永恒,
枉做白梦。
世上本不缺完整,
只是不够完整。
真的只是,
一点点,
完整不够,
让你误会一生。
也许吧,
还是不够,
所以选择了未知,
买断明天的票据,

又是一段旅程。


(25)《记得》
记得,
我叫风,
从你身旁走过。
平缓你的呼吸,
轻抚你的脸窝。
记得,
我叫雨,
从你伞边滑落。
追赶你的脚步,
听溅起的水波。
记得,
我叫云,
从你耳沿映着。
徘徊当你抬头,
等待当你闪躲。
记得,
我叫我,
从你指间起堕。
看着你的模样,
感觉你在诉说。
记得,
那永远的回忆呀,
提醒了我。
记也记不清,
在你的某时某刻。
眼前,
就是你的珍贵;
身后,
就是我的生活。
生活在你我的交段,
搀扶,
白发光彩地婆娑。

来源:杨柳岸文学【http://www.16an.com/1706/26725.htm】 点击量:51 发表时间:2018-04-02

[上一篇] 会员风采(第29期)
[下一篇] 陕西无臂女孩杨佩“绣”出励志人生 成为盐城阜宁媳妇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