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大赛”小木盆的故事

作者:郭万梅 编辑:王浩 副总编 来源:听百姓口传 点击量:342 发表时间:2016-07-25

       

 一个风雨交加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见一个模糊的黑影,正步履蹒跚艰难的在雨水里疾步快行。许是走的太急了些,从他的胸口里发出”呼哧呼哧“地喘息声,但很快就被淹没在夜色的风雨中。


    黑影越走越急,竟情不自禁地拼命奔跑起来,一双大脚踩在雨水里“啪啪"发出脆响。他气喘吁吁跑到漆着黑漆的木门前停下,伸手刚想拍打,大门却鬼使神差般"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中年女人的脑袋:"走,我算计今晚定会有人要来,已等候你多时了。”

    只见中年女人右手拿着早已准备好的,一个镶着铝边的精致小木盆,左手拿着一个小红包裹,随着还在“呼呼”喘息一脸愕然的男人,消失在苍茫夜幕中......

    雨哗哗越下越大,中年女人的三寸金莲在雨里许是太不方便了,竟不小心差点滑到,男人有些不忍,想搀着她走,她却坚定地摆摆手:“赶快走,救人要紧。”

     男人的妻子正躺在一个土炕上即将分娩。

    微弱的煤油灯忽明忽暗,显得土屋里气氛异常压抑不安。只见豆大的汗珠从女人惨白的脸颊上滚落下来,铁青的嘴唇被她咬地冒出了血丝,“呼哧哧”急促喘着粗气,疼得她几乎要晕厥过去。从早上折腾到大半夜了,孩子愣是没降生,眼看女人快坚持不住了。

    “别怕,别怕,我来了!”只见中年女人把小木盆迅捷的放下,麻利地洗了手,随后就紧张地忙碌起来,“吸口大气使点劲,好,再使点劲......”她一只手在女人肚子上来回地游走摩挲,另一只手则在产道旁准备迎接小生命地到来,大约过了半小时,只听“哇”的一声啼哭,婴儿不偏不倚恰好落在那个精致的小木盆里,“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大胖小子。”女人将用火烧过的剪刀剪断婴儿脐带,把婴儿小心翼翼地收拾干净并安顿好,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不禁露出开心地笑容。

    “要不是您,俺老婆恐怕早没命了,别的接生婆都不敢接,说俺老婆是横生倒养,多亏了您。”男人红着脸激动地直作揖不知说啥是好......

     这个前来接生的神秘女人不是别人,她就是享誉葛沽镇十里八村的张二奶奶。

    二奶奶个头不高,一双朴实善良的大眼睛透着精气神,脑后挽着一个高高的发髻,别看一双小脚只有三寸大,走路就像一阵风儿似地特别快,一般人都撵不上她。她不但会接生,还会使银针治病。那时大小孩生病,一般都不去医院,一是没钱,二是路远不便,一般的小毛病不治自愈,但遇到其它的疑难杂症,就要请我们这位好心肠的张二奶奶了。说她心肠好可不是信口胡诌,她接生看病从不收取钱财,不吃人家的一口饭,不管路途多远随叫随到。

    有一次,外庄上一位小女孩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叫“鸡爪子翻”的,据说犯起病来就像抽羊角疯一样,躺在地上手脚不听使唤痛苦难耐。瞧了好几个中医都没瞧好,愁得女孩母亲一夜间白了头,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有人出主意说“听说葛沽有个张二奶奶,你去请她老人家出山吧,包准好,”母亲半信半疑,但还是下决心想碰碰运气。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女孩母亲早饭没顾上吃就出发了,赶了十多里路程,经人打听终于找到张二奶奶家。一推门,二奶奶早已拿着她的小红包裹,坐在炕上双目微闭候着她呢……

    二奶奶接生看病的传奇经历枚不胜举,她老人家生于1900年左右,病逝于20世纪70年代,享年80岁,她走的那天晚上,天空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大雨倾盆……

    张二奶奶去世后不久,一次家里不慎失火,火势非常凶猛,待闻讯赶来救火的乡邻把火扑灭后,人们不禁惊呆了:房子里该烧的几乎全都烧光了,就只剩下张二奶奶那个用来接生的小木盆,静静地在角落里安放着.....                                


    郭万梅,天津市人。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曾有部分作品散见于《天津日报.文艺周刊》、《天津日报.满庭芳》、《天津今晚报.副刊》、《中国作家》、《江苏散文》、《岁月》等报刊。


                              


 


 


 


 



[上一篇] 【大赛】传说故事《慈云普荫》
[下一篇] 大赛《埋葬在荒冢之下的传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