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坛资讯 > 北京采风(总第47期)
北京采风(总第47期)
作者:冀采北京分会

 


悼念刘祥先生特刊


   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和旅游局退休干部、原通州区博物馆馆长、通州区作家协会主席刘祥先生,于2020年3月24日10时30分因病去世,享年69岁。河北省采风学会北京地区部分会员纷纷写诗文悼念刘祥先生。本刊特选一部分刊登。


   刘祥,曾用笔名刘洋,北京市通州区作家协会主席,《运河》杂志执行主编,北京市通州区政协文史特邀委员。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刘洋散文选》《刘洋作品选》《少女的运河》,长篇纪实文学《热血人生》《超越亲情》《大地的回声》《孽阉录》(合作),评论集《通州作家群》《曹雪芹与通州》等。编辑出版《运河文库》100部,《运河文化》丛书10部。执行主编了《通州文物志》《通州文化志》《通州文化论坛》等作品集30多部。创作的歌词《运河组歌》(五首)获1986年第二届北京合唱节二等奖,歌词《大顺斋糖火烧》获1993年文化部第三届群星奖创作优秀奖、大运河沿线(七省市)农民歌手大赛创作二等奖,广播剧《红河东去》(四集,合作)获1999年文化部等七部委中国人口文化奖一等奖、广电总局中国广播剧奖三等奖、首届老舍文学创作奖提名奖。



  ★沉痛悼念刘祥先生/孙朝成

  ★一七佑路联辞(长冥格)/肖士平

  ★从今天起……/肖士平

  ★悼念刘祥先生/蔚占琦

  ★悼刘祥先生/张进财

  ★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刘维嘉


沉痛悼念刘祥先生/孙朝成
(一)
噩耗传来心彷徨,
老友辞世忆念长。
三月花开君却去,
运河流水寄哀伤。
(二)
一生不倦做笔耕,
通州文苑繁花红。
半生心血育新人,
谁人不夸好园丁。
(三)与君相识偌许年,
《运河》杂志结情缘。
同编文史留胜迹,
秉笔直书照人寰。
(四)
通州今日别大匠,
叮嘱字字尽留香。
北望京华抒感慨,
字字如泪送刘祥。

2020-03-24

   孙朝成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一七佑路联辞(长冥格)/肖士平
   健笔著忠魂,废寝《运河》,爱家园作赋填词岁月;一腔热血洒犁庭,众友赞哲人义举。礼待诗朋,后辈曾扶助。苦争完节病欺身,鞠躬尽瘁谁堪比;
   丹心思壮国,忌言名禄,奉百姓深情厚意吉祥,两袖清风依党性,三生任大局挪移。仁招志士,前贤亦致恭。未更廉声松落叶,浩气长存世可铭。

                          一一于敲语草堂2020年3月25日敬挽


从今天起……/肖士平

从今天起
刘祥老师真的走了
静静地走了
没有留下什么豪言壮语
但通州人忘不了他
也许孩子们也会世代记得他
当噩耗传来的第一时间里
怀念的泪水啊
满天都在横飞
2020年3月26日上午
当炉火洒满桃花的那一刻
白云也不忍地躲进了柳絮
就连大通州的广袤的原野啊
都在默哀的阴云下
暂停了往日的芳草萋萋

燃灯塔捂住满身的铜铃
捂着,捂着一一
不让它在风中哭泣……
天地有灵啊!
通州城外的那些花花草草
城里的那些千年古迹
源远流长的京杭大运河
囚禁在岁月中的那些传奇
如果没有老师率领大家挖掘
千年的运河文化
是否还在沉默不语?

可是今天
这个让人尊敬的师长走了
这个老党员在一个阴冷的日子走了
为我们留下了博物馆的距离……

因此,大运河这张五彩缤纷的画布上
永远缺少了一枝如椽的大笔!

刘老师您不能走啊,不能走啊!
不忘初心记使命
如有疑难我问谁?
刘老师您不能走啊不能走!
怎舍得通州这片家乡土
怎舍得这些姐妹和兄弟?
……
泪干了才意识到:
从今天起
我们缺少了一位良师益友
从今天起
相逢只能在梦里
从今天起
我们失去了一位追梦路上的战友呀
从今天起
只能面对那张和蔼可亲的照片
深情地向老师行注目礼……

从今天起
我们再也不会用电话打搅您了
从今天起
朋友们会把老师写进日记里
从今天起
我们会在老师的文集里见面
翻开书的那一刻
我们会小心翼翼
就为了与老师在文字里窃窃私语……

我们要读懂老师如火的热情
用我们微不足道的文字
回报老师几十年的寄语……
敬爱的刘祥老师
我们舍不得您呐,
多么希望您还能举起手中的那面帅旗……
天上的雄鹰飞出了一个问号
家乡的那条河也默默无语……
从今天起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将会
面对您新居的方向
把每天的第一缕阳光送给您
祈愿您一路走好
祈愿您瞑目安息
从今天起
从明天起
明天
一定是个好天气……
一一于敲语草堂2020-03-26.


   肖士平系河北省采风学会理事、通州作家协会会员、通州书法家协会会员。

悼念刘祥先生/蔚占琦
惊闻噩耗意彷徨,
欲语还休无主张。
大运河边春尚在,
再难共月品花香。

2020-03-25


   蔚占琦系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中华诗赋网会员。

悼刘祥先生/张进财

翩翩美男子,
温和一书生。
情牵运河水,
文入古今风。
清德堪垂范,
修行自慎终。
安然尘世里,
孤标明月中。
在言能载道,
在哲已思明。
傲骨如梅显,
丹心似竹青。
悲怀悯人事,
义举却浮名。
十载文章路,
与君颉颃行。
为师亦为友,
品茗坐谈经。
博学通今古,
行知敢不同。
云烟几回转,
丘壑自襟胸。
邀月和君饮,
知心两相通。
忽闻君远去,
一别影无踪。
如梦惊心底,
几回不敢从。
衿袍唯泪掩,
悲泣已无声。
可是天情薄,
与子不相容?
唯借杯中酒,
含咽寄仙翁。
此番驾鹤游,

早早到蓬瀛。


   张进财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中国新文学学会乡土诗人协会副会长。


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刘维嘉

   突然看到刘祥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坐在电脑桌前愣了很久,忍不住泪水满面流淌。
   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可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
   我和刘祥先生相识于2009年初。那天,刘祥先生电话通知我到通州博物馆取《运河》杂志。我来到通州博物馆南门,进入刘祥先生办公室,迎接我的是和蔼可亲的刘祥先生,映入眼帘的是堆满书刊的屋子。
   刘祥先生给我搬来凳子让我坐下,递给我几本新出版的《运河》杂志。刘祥先生翻开杂志跟我说:“这期《运河》刊登了你的散文《在那遥远的小山村》。这篇散文写的不错,但有些关键情节没有交代清楚,这正是读者关注的,为什么没写呢?”我向他说了写这篇散文的初衷和不能写明的因由。接着,他和我聊起文学写作应当注意的问题。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刘祥先生勉励我要多读书,读经典,多多积累,还要多记笔记,勤写作,增加文化修养。
   刘祥先生让我记下他的邮箱,鼓励我以后多投稿。他还从屋内的书堆里翻找出一大摞书刊,其中有由他执行主编的《通州文物志》《通州文化志》,还有《通县卫生志》《运河文化论坛》等书籍,让我带回去看。
   我临走的时候,刘祥先生赶忙站起身来把拐杖递给我,然后抱起那些沉重的书刊和我一起走出博物馆大门,一直送我上车,目送我走远。
  这是我初次见到区作协主席刘祥先生,他面容慈祥,平易近人,为人和善,说话和气,坦率直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时起,我经常往《运河》投稿。当我去通州博物馆取新出版的《运河》时,常见到刘祥先生,我的作品虽说发表了,但他会告诉我作品还存在着什么问题,以后如何纠正。他每次都要和我聊聊文学写作那些事,我也把写作上遇到的困惑和难题向他请教。当他得知我常写公文时,就向我讲解公文语言和文学语言是有根本区别的,散文作品不能有公文的痕迹。这些年来,他传授给我的散文写作经验让我受益匪浅。最让我难忘的是,刘祥先生多次嘱咐我要写有个性的作品,写别人没有写过的东西,要选好自己的写作方向。
   到了2017年,在刘祥等老师的鼓励帮助下,我找到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和路子,开始用文学手法写通州的那些事情,真实记录耳闻目睹,发生在通州的那些事,陆续在《通州时讯》《运河》等报刊刊登。现在想来,从内心感激刘祥先生一步一步的指点,感激他送给我那些丰富的精神食粮,让我在文学道路上不断前行。
   2015年,刘祥先生得知我要出版《水墨隘江村》这本散文集,他让我把电子书稿从邮箱发给他,没过几天,他给我的散文集写了序言,并从邮箱发给我。序言的字里行间充满了他对我的激励,让我坚定了写作的信心和勇气。
   这些年来,在刘祥先生的帮助下,我在文学道路上不断进步,还加入了通州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等文学艺术团体。在刘祥先生的帮助下,我从匍匐前行,到拄着以笔化做的拐杖,在文学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重塑了自己的生命。
   2020年春节前夕,我给刘祥先生打电话说要去看他。得知我来了,他不顾身体虚弱,坚持下楼来接我。在他的家里,刘祥先生微笑着说:“你看你腿脚不方便,楼层又高,还来看我,真让我过意不去。”这次见到刘祥先生,他的身体比前几个月更消瘦了,头发更白了,可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丁点的痛苦和忧伤的表情,而我的心里却阵阵难受。刘祥先生询问我这些日子正在写什么,还说:“你在《通州时讯》发的文我都看了,路子走的对,要坚持下去。” 他还十分关切地问:“好长时间不见你发博文了,我担心你遇到了什么事,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我向刘祥先生说明了原因,他听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起身要走的时候,刘祥先生站起身来送我,我想拦都拦不住。他从三楼把我送到二楼还没停住脚步,我实在不忍心让他继续送我,赶紧拦住他不让他继续下楼。刘祥先生停住脚步后,我扭过身,快步往楼下走去,不敢回头看,我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正在涌着泪水,我怕一回头,眼泪落下来,让刘祥先生瞅见。到了一楼,我禁不住泪水流淌,我拿出纸巾擦干了眼泪。来到车前,我忍不住抬头仰望那熟悉的阳台,只见刘祥先生正站在阳台上往下看,并向我挥手示意。我知道,他的挥手间充满对我的厚爱和殷切期望。

   刘祥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化名人,一位在文学园地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他是我非常钦佩、敬重和爱戴的作家、老师和兄长。我多么想超越死亡的界线,重新见到刘祥先生的面,继续聆听他的声音,聆听他向我传授写作知识,还有他用温暖的大手递给我的拐杖。          

                               2020年3月24日夜

   刘维嘉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通州区政协文史特邀委员。冀采北京分会会长。


   主  编:刘维嘉 
   副主编:张  丽
   编  辑:任淑敏  杨  梓  张德虎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北京采风(总第46期)

[上一篇] 北京采风(总第48期)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