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庚子春语
庚子春语
作者:翟可

己亥腊月之末,在新冠肺炎疫情侵袭下,千百名白衣天使集结武汉,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更多的人则是怀着恐慌的心情,宅在家中躲避疫情。就在家中,他们或踱步于庭院中,或窥视于飘窗前,或沉浸于微信中,或浪迹于网页间。一日复一日,一夜复一夜,他们从寂寞的春节,挨到无声的春天。

时恰庚子早春,一脉远山已是桃花杏瓣漫山遍野,一带河水也已杨姿柳颜曼舞两岸。只是与往年相比,在通幽山径中,减了几分探幽的游人;在如鉴的水面上,少了几只悠闲的游船。

屈指可数的游人,孤零零地散布在山间沟壑中、河流的清渠畔,欣赏着超越尘世的美景,享受着难得一见的静谧,将疫情带来的忧郁、紧张、沉闷、恐慌,暂时抛于九霄云外。整个世界在他们眼中,似乎从压抑的灰色瞬间变为浪漫的粉色。

就在这春色的尽头,一番话语传来,萦绕在游人耳边。这声音是如此洪亮,以致响彻整个宇宙空间。这声音又是如此微弱,即便屏气凝神,也难以听到丝毫。这话语是如此浅显,包含的道理妇孺皆知。这话语又是如此深奥,纵使熟谙经史子集,学贯古今中西,也难悟其中真谛:

浩宇茫茫,上不知其始,下不知其止;前不知其徼,后不知其际。一颗星球,寂寞地在浩宇一隅,围绕着一颗火球转着,转着,不知疲倦地转着。它每转一圈即360个日升月落,这一转就是50亿年。

在这颗星球上,大自然从数亿年前的五次冰期、间冰期开始,便以自身独有的规律,给她做着各种“美容”:断层、褶皱,修饰着她的眉骨、脸颊,雨雪霜露,充盈了她脉脉含情的双眸。碧树红花,为她擦拭了眼影、胭脂,阵阵轻风,抚动了她飘逸的秀发。山列为脉,为她铸造了勇于担当的双肩。水汇成海,为她拓展了博大的胸怀。昼夜交替,晨曦装扮着她羞涩的脸颊,艳阳为她戴上火红的头纱,夕晖抚慰着她一天的疲惫,月光呵护着她温暖的家。四时推移,春雨洗涤着她娴静的容颜,夏日书写着她热情的诗篇,秋风装点着她温馨的家园,冬雪为她带上晶莹剔透的发簪。

也许觉得这个星球太寂寞,大自然又以自身独有的规律,为她带来了几分灵性。一个叫做细胞的物种,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自由地漂浮着、游弋着。不久,一种叫做单细胞生物的生灵在海洋中诞生了。它的诞生为这个星球带来了几分生趣。也许,大自然并不满足如此简单乏味的生趣吧。他在这个星球上又连续不断地创造着更多的生灵——鱼类、始祖鸟、恐龙、猛犸……以至各种飞禽走兽。

随着这个星球的环境变化,有些物种无法适应新环境,逐步灭绝,有些物种则在环境变化中不断进化、演变,以适应新的自然环境,一代一代繁衍到了几十亿年后的今天。

又过了几万年,大自然逐渐觉得这个星球缺少智慧的光辉,便再一次开始发挥它那天才的创造能力。它将一种叫做类人猿的物种,散布在这个星球的各个角落。类人猿生活在山涧、河泽、森林、草原。他们在生存中与风霜雪雨斗争,与饥饿、疾病对抗,与猛兽、地震、洪水、火山抗争,并经历着在他们看来是玄妙莫测的生老病死。就这样,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活着、斗争着。一代一代繁衍着。又与各种灾难斗争了数千年,类人猿经历了原始人类、智人类、现代人类四个阶段,终于演化成了现代人。现代人又经历了旧石器时代、中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相继形成建立了母系氏族部落、父系氏族部落,直至建立国家。
    凭借着智慧,人们将自己生活的星球命名为地球,并在斗争和生活中学会了使用火,创造了语言、文字。人们在交流中,形成了经济、政治、文化等各种关系,并推动着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天。

纵览人们在地球上创造的文化,可谓千姿百态,洋洋大观。随后,人们将这些文化按不同区域、不同类型,大致划分为四个文化圈,即:以儒释道学文化为主东亚、东南亚儒学文化圈、以伊斯兰文化为主的南亚、西亚、北非阿拉伯文化圈、以基督教文化为主的欧洲、北美基督教文化圈、以玛雅、印加文化为主的中美、南美玛雅、印加文化圈。

人们在文化创造中,改善着自己的生活环境,改造着地球的自然环境,改变着地球原有的面貌。

从刀耕火种到机械化生产,从飞鸽传书到互联网络,从快马驿道到飞机高铁……从公元前7000余年前到21世纪的今天,人们创造的一切,无不证实了智慧之光的伟大,无不证实了人类是在这个星球上无所匹敌的能力,无不彰显了人们的丰功伟绩。

面对这些丰功伟绩,人们自豪地笑了。这笑声是如此豪迈,豪迈中充满了英雄主义情怀。这笑声是如此自信,自信中流露这万物灵长的优越。然而,这笑声又是如此贪婪,笑声中透露着对现状的不满,对大自然更大程度的掠夺。这笑声又是如此无知,他们不知道在改造大自然的过程中,早已违背了大自然独有的规律,打破了自然平衡律。

看啊!为了拥有更多的财富,人们贪婪地向自然伸手——无休止地开采矿产、乱砍乱伐,肆意污染。为了逞口舌之快,人们竞将同为自然公民的野生动物作为珍馐佳肴——果子狸、蝙蝠、穿山甲,均被当做人们一道菜肴。

殊不知,大自然的生态链是环环相扣的。大凡一极出现问题,势必会影响自然生态的平衡。与其他生物一样,人类只是自然生态中的一极。在大自然中,他们与其他生物的地位是完全平等的,而并非大自然的主人,更非地球的拥有者。然而,自恃聪明的人啊,并未认识到这一点,还在肆无忌惮地掠夺着。

处于狂热掠夺状态的人们也许并不知道,他们终将会因此受到大自然的审判,遭到大自然的“法律”——《自然法则》的惩罚。

鉴于对大自然犯下的罪行,《自然法则》曾以雾霾、噪音、辐射、非典……的惩罚方式,人们敲响了警钟。可是人们确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

这次,大自然又以新冠肺炎疫情,向全人类敲响了警钟。可是人们还是……

   说道这里,话语几度哽咽。人们啊,似乎并未留意这话语,还在欣赏着春天怡人的景色,似乎一切警告、惩罚与己无关。

   此时,遥远的天际依稀传来一声叹息:人类从历史中所得到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记取历史教训。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我的爷爷

[上一篇] 不凋落的女人花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