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砖缝儿里的精灵
砖缝儿里的精灵
作者:真心汉子

每每在人行道散步,我对砖缝儿里的生命充满敬畏。

春天来了,你看!那调皮的狗尾草、招摇的小蓬草、坚韧的马齿苋、倔强的牛筋草、浪漫的苦荬菜、多情的秃疮花……争先恐后地从似有若无的砖缝儿里冒出来,挺着尖尖的脑袋,伸着绿绿的小手。孤独的一个,三五个一群,手挽手的一排,它们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接受着阳光的爱抚,使出全身的力气疯狂生长着。

人们的脚步纷至沓来,有力的、轻盈的、沉重的、飘逸的、有意的、无意的……一点也不客气地亲吻这些不起眼的生命,让它们缺胳膊断腿,甚至一命呜呼。偶尔,火红的烟头、破碎的酒瓶、恶臭的浓痰、高温的油脂让它们生疮起泡、疤痕密布,但是没有人留意它们的存在,更没有人关心它们的痛苦。它们不得不蜷缩起身子,竭力把伤害减少到最小。

风来了,它们摇摆短小的臂膀迎接四面八方的挑战;雨来了,它们伸展精瘦的身姿拼命把雨水挽留到脚下。风里雨里少了行人的肆虐,它们才敢把心儿舒展。可是,干渴的身体却得不到更好的滋养,通过那一道缝儿渗留下来的水分少之又少。于是,相比田野、公园的同类们,它们高不盈尺,大的如碗口,小的仅仅如豆,蔫巴巴、干巴巴显得无精打采,就像营养不良的孩子。

我对这些卑微的生命充满好奇,试图掀开砖块儿寻找它们生长的密码,但是,那些砖块太紧了,即使用薄薄的刀子也插不进去,属于它们的生命的通道竟然如此逼仄。在一处有破损的地方,我艰难地掀开几个砖块儿。泥土之上,盘踞着密密麻麻、看似没有丝毫规则的白色的根须,如蛛网似云雾,吸附着肉眼几乎看不到的水珠。根须下的泥土冷冰冰的干硬,丝毫没有欢迎花草们安家落户的样子。

我沉默了。

就像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那些花草的种子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命运。它们被土壤裹挟着填补这条人行道,或者被大风吹卷到几乎难以容身的夹缝儿。即使面临这样的绝境,它们没有哀叹命运的不公,而是拿出“头可断、血可流”的勇气进行殊死抗争。像蛆虫那样活着不是它们的目的,是小草就要给大地母亲奉献一点绿色、是小花就要给天空绽放灿烂的笑容、不屈的灵魂就要唤醒更多的生命才是他们追求的真意。它们试图掀掉压在身上的大山,无奈身不由己。它们左冲右突,使出浑身的解数,艰难地寻找生命的方向。它们只能把根往四周扩散,如吸盘一样死死抓住脚下的泥土,把身子变成羊毛般的肉丝,去努力拖动碍事的路障,把自己变成一根根银针,艰难钻出夹缝儿,走进那光亮。

精灵,是指那些充满灵气、美好的事物。我欣赏田野、公园、景观带恣意盛放的百花、张牙舞爪的野草,对砖缝儿里这些硬朗矍铄、全身伤痕乃至残缺不全的小花小草充满关切和爱怜,它们才是我心里的精灵。

弘一法师在入座的时候总是先搬起椅子轻轻摇动一下,然后慢慢地坐下去,为的是 “这椅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会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此后,我到这条人行道散步的时候,不只是仰望星空,常常注视脚下。 

2020、610

此文已刊于2020、9、21《邯郸晚报》,因字数限制略有删减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上一篇] 瞻仰谭鑫培墓园

[上一篇] 念人:故乡的小船(散文)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