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我的慈父,我的良师
我的慈父,我的良师
作者:李增林
       每到教师节,我都要去看望很多曾经教过我和没有教过我的老师——小学的、中学的。但最让我感恩的还是我的父亲,一位在教师岗位上默默奉献40年的退休教师、一位老共产党员,也是我终生的老师。
       父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村教师,教过体育课、文化课,当过民办教师,当过中学校长。没有轰轰烈烈,一生就是默默无闻。但在退休时,教育局赠送的一块牌匾足以总结他的一生“育人四十载,桃李满天下”。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尽到了本分和责任;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践行初心使命,始终如一;作为一个父亲,他却是我一生的老师。
       父亲和母亲共生育了我们兄妹三个,最初父亲只是一名民办教师。每月二十几、三十几块钱的工资养活一家五口,当时的窘困可想而知。每月配发的粮食不够半月吃,但是我们兄妹三人从来没吃不饱过。父亲为了不让我们饿肚子,总是在周六周日或节假日骑上自行车有时去四十里外的矿区,把自己家老母鸡下的蛋换成米面;有时去一百多里外的芦台区驮回一百多斤粽子叶或者大蒜到集市上卖,再用每次一周赚回来的几块钱买些粗粮。就算这样,我家的老榆树皮还是被父亲当作粮食扒下来吃光了。突然有一天晚上,父亲换粮食回来,自行车上驮着一大袋白面回来了,而且车把上还挂着一个小袋子。我们兄妹三个赶紧围上去“爸爸真好,今天有白面馒头吃了!”、“爸爸,我要吃饺子!”、“爸爸,我要吃烙饼!”……,那时因为我比弟弟妹妹都大两三岁,好像略懂事一点儿,于是一本正经的对弟弟妹妹说:“我觉得吧,吃面汤比较节省,这样我们就可以多吃些天白面了。”可是这时我一回头,却看见父亲面色凝重,而且眼里闪着泪光,满含歉疚地对我们说:“孩子们,这袋白面不是咱们的,爸爸一天挣不来一袋白面,这是路上捡的,我们不能吃,爸爸让你们失望了……”。原来爸爸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了这袋白面,冒着寒风在大路上等了失主三个小时也没等到,天太晚了,只好驮了回来。就这样,第二天早起,我们兄妹三人眼巴巴地看着父亲把这袋儿白面送去了公社革委会。
      1976年唐山大地震,我们全村的房子都被夷为平地,家家仅有的一点粮食也埋在了废墟里,大家都饿起了肚子,村里废墟上哭声一片。我们兄妹三人也不例外,尤其才三岁的妹妹,妈妈没有奶水,家里没有粮食,更是饿得哇哇大哭。好在第二天爸爸所在的学校派人给每个教师送来了二斤小米、一瓶罐头,妹妹看到小米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妈妈赶紧用几块砖头搭起简易灶,用一个破铁皮盆给我们煮米粥。不多时米粥的香味飘出来了,同时也吸引了街坊的几个孩子。他们和我们,眼巴巴的瞅着粥熬熟了,这时母亲犯难了:让邻居的孩子们一起吃吧,这点儿粥实在不够干啥,不让他们吃吧,街坊邻居、乡里乡亲,谁家孩子挨饿都难受啊。这时父亲说话了:“玉芝,让孩子们一起吃吧,哪怕都吃半饱也比饿坏了强啊,咱俩再忍一忍,总会有办法的。”
最后,我们七个孩子每人分到一碗米粥,我的父亲和母亲却每人喝了一碗刷锅水。
      1984年,父亲所在的学校分得两个民办转公办教师的名额。按照政策要求,父亲和另外两位老师都符合条件,而且父亲比那两位老师的教龄还要长,转正是理所当然的。可让大家不可思议的是,父亲找到校长:“名额给他们俩吧,我是共产党员,而且孩子他妈现在也找到了临时工作了”。于是父亲又失去了这次转正机会,一直等到八六年,只有他一人符合条件时才转为正式教师。
      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父亲的言传身教,使我们兄妹三人都养成了积极向上、宽宏大度、乐于助人的可贵品德。如今,我们兄妹三人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妹妹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做了一名人民教师,为国家培育栋梁;弟弟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车队队长,年年是先进;我本人则成为了爱心公益组织的领头人,带领几百名志愿者开展扶贫、济困、敬老、帮学、助残、拥军活动,多次被评为“身边的雷锋”、“最美公益人”、“爱心助学先进个人”、“脱贫攻坚工作先进个人”……
      又一个教师节来临,我更加感恩我的父亲,我终生的老师。

[下一篇] 钟爱黎明(下)

[上一篇] 指路的恩师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