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旋律之旅
旋律之旅
作者:翟可

   地球自转过晨昏线,新的一天将多瑙河的玉臂,沐浴在晨曦中。Ⅰ、Ⅱ提琴用A大调主三和弦的淡橙色画笔,将朝霞、晨雾、水面和两岸的山峦渲染出几分朦胧,几分梦幻。同时,开启了此次旋律之旅。

                春歌春舞绘春颜

在维亚纳的郊外,小提琴用油画笔渲染出春野之晨。长弓渲染,薄雾渺渺,为拂晓春野披上了轻纱。短弓点彩,芳树初苏,伴着梦幻的旋律随风轻舞。抖弓挥就,溪水潺潺,轻舞在这春野的山谷中,感受着华尔兹的浪漫。

  时移斗转。就在旭日欲出时,圆号的大三和弦,犹如红、橙、黄三只画笔,勾画出一轮朝阳,用金灿灿的光辉,遍染朝霞、群山、丛林、溪谷。蓦地,春野顿显一派绚烂。也许是觉得阳光的色泽过于单调吧。大提琴的跳弓,在画布上轻点着过度色——三十二分音符组轻描着中性灰;一缕纤云掠过,休止符涂抹着白色、粉色的云朵。瞬间,溪流、林荫、山涧色泽错落,光影斑驳。

 谁倩繁花含笑舞?晨风晓晓竖琴描。也许是想为春野增添几分生趣吧,竖琴拈起琶音的画笔,顺势轻抹。悄然间,晨风几许,沐浴着春野,抚慰着山泽。野香、芳草在晨风的轻抚下,略显几分娇羞,踏着晨风旋律,翩翩起舞。

  听!哪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哦!原来是黑管在作画。看啊!黑管寥寥几笔,一只娇小可爱的松鼠跃然纸上。倚音轻轻一点,小松鼠将小脑袋偷偷探出草丛;一串上行三十二分音符的连音画过,松鼠欢快地从草丛窜到树梢;滑音瞬间一抹,小家伙又这棵树跑到了那棵树。在切分音那浓淡有序的勾抹下,它又在树梢跳来跳去。

看到春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长笛也不甘寂寞。她那清脆的吐音用纤细的画笔轻点过,清亮的眸子,瞬间在一只高歌的黄鹂眼中欢快地转动着。一番歌唱罢,长笛瞬间以一组回旋三十二分音符,勾勒着黄鹂空中嬉戏的玲珑体态。一声渐弱的全分音符,在画面上划出一道流光。迎着初升的朝阳,黄鹂向着东方飞去。

这是具有七千余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在这片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沃土上,丝竹管弦正以中华民族独有的“画技”——五度相生律,描绘着一幅水墨丹青:

筝弦抹罢江南晓,一鉴清渠现睡莲。何处昆笛晨雾染,乌篷摇曳水乡间。

当鱼肚白再次为吴越天际镶上一条银色的发带时,筝弦的抹音,用淡淡的石青色为水乡晕染着淡雾、朝霞。一带河水,悠闲地在错落有致的民居间漫步,欣赏着水村中小伙们撑船摇橹的矫健身姿,姑娘们埠头晨浣的婀娜倩影。水墨画高手——昆笛,在完成构图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随即,几个吐音过后,三两莺燕嬉戏于近处人家屋檐下。一组花舌的勾抹后,春燕灵巧地飞向对面的屋檐。琵琶轻抚拈着东风画笔,轻点着桃的粉簪、柳的碧珮,暗送着一阵阵春江渔歌。

寻觅着渔歌的影踪,琴弦在浔阳江面轻抹罢,一楫画舫跃然江上,缕缕余韵泛起阵阵涟漪。

 谁是白描妙手?非洞箫莫属。如泣如怨,如慕如诉。也许这就是洞箫特有的绘画技法。在洞箫白描的勾勒下,三五墨客小憩舫中。他们小酌桂花美酿,漫话古今趣事,泼墨花鸟山水,参悟禅理玄机。兴致正浓,他们手谈石枰,黑白论道。不知何时,在纵横棋目间,已至忘我之境,在黑白分布处,已现乾坤之理。倏然,方枰尽纳天地玄黄,黑白追溯宇宙洪荒。

就在乐曲的一笔笔勾描,一笔笔渲染间,展示着音乐的活力、魅力,衍生着音乐的旨趣、哲趣。这画卷一作就是上万年——手经古老的阿尔塔米拉洞穴的绘画人,直至电脑美术创意者。这画卷一幅长度纵贯赤道,从古老的奥林匹斯山,到雄峻的安第斯山,古往今来,世间万物尽现画间。

                风抚涟漪动素弦

 当地球再次将赤道与北回归线之间的风景向太阳展示时,北半球以激情和炙热彰显着生命的活力。

  这里是欧洲多情的眼眸——琉森湖。几里湖光山色在这里呈现;几多俊杰才女在这里流连;几度朝恋暮眷在这里上映;几卷画幅乐章在这里谱就。

  初夏的风,用纤纤玉指弹奏着琉森湖面。《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a小调主和弦,动情地讲述着琉森湖的浪漫爱情故事。田间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正是小提琴如歌如诉的主声部。听!那旋律像一沽泉水漫步山涧,如一束玉兰弄妆枝头,似一杯美酒香气馥郁,若一缕月光娇媚多情。湖畔,一带群山在轻风的指挥下,用中提琴演奏着次中音声部。群山的倒影——大提琴空濛的歌喉,点缀着湖面的琴声,充实着群山的和弦,陪伴着游轮的脚步,渲染着山间小镇的魅丽。

游轮掠过湖面,湖面泛起了层层涟漪。涟漪随风由近而远,渐渐地,羞涩的脸颊,在竖琴琴弦的抚摸下,躲进水中。

不知何时,阵阵浪漫的吉他旋律回荡在游轮上。金发青年坐在茶座旁,为恋人弹奏着吉他。多情的姑娘,依偎在恋人身边,聆听着醉人的爱的罗曼史,跟随着漫步的游轮,欣赏着湖光山色。旁边的玻璃茶几上,曼特宁那馥郁的香味,正是大管这位品位高雅的咖啡师,用深沉的旋律调制而成的。呷一口曼特宁吧!浑厚、芳醇会为你讲述欧罗巴那巴洛克岁月的瑰丽、古典时期的俊丽、浪漫年华的绚丽、工业时代的绮丽。品味着曼特宁,流连于琉森湖上,但见钢琴那一一小节抒情旋律后,一抹晚云游来,为夕阳带上了薄薄的面纱。渐渐地,琉森湖、卢塞恩城、瑞吉山在夕阳淡金色的渲染下,安静下来。

当一轮明月,将银色的波光撒到琉森湖面时,湖畔依稀有人朗诵着J·济慈的诗作:Oh,how I love on a fair summer eve……

                  秋风秋露琴私语

释放了夏的热情,钢琴的歌声在阳光于北回归线渐渐射向赤道时,多了几许深沉。d小调和弦轻拈一组琶音,用水粉笔,将淡淡的黄色,渲染在画布上。初秋午后的绯霞,散发出柔和的光晕。小提琴轻盈的抖弓,在秋日江水的波光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河畔,秋草、秋花、秋林、秋田,是钢琴画笔那淡雅的黄、多情的橙、羞涩的红、朦胧的绿。也许是觉得画面少了几分空濛,小提琴用柔柔的颤音,在枫林的远处,轻轻一抹,秋雾渐渐升腾,呵护着秋草,轻吻着秋花,抚摸着秋林,依偎着秋田。

几度秋风,几缕斜阳,几度秋光,几分秋韵。在钢琴的分解和弦渲染的秋色中,小提琴灵感初萌。那细腻、柔美的旋律,吟咏着一首秋色抒情散文诗:

每当夏悄然谢幕时,你带着你那独有的凉意,来到这块土地。天高云淡,赋予你莫奈的灵感;气朗风清,交予你伦勃朗的画笔;一点秋阳,赠予你多彩的颜料;万里山河,给予你辽阔的画布。

你,提起油画笔。艺术的灵感在画布之上时而闲庭信步,时而展翅飞翔,时而小憩凝思,时而策马奔腾。勾勒、描绘、涂抹、渲染,就在山河之间,一幅秋色巨制,呈现在欣赏者面前。

看!黄色渲染的田间,是列宾笔触的再现;橙色描绘的湖光,乃莫奈灵感的阐述;红色勾勒的枫林,讲述着神秘的故事;粉色点缀的花丛,流露着秋季独有的浪漫。

是谁在夕阳下的花园里演奏巴扬?琴声哝呢,旋律私语。一首爱情诗,逸出琴箱,穿出花园,飞进小屋,轻扣伊人心扉。多情的少女那纤纤玉指,揉动着提琴琴弦,和以爱的旋律。这琴声在花园上空飘荡,在浪漫天空畅想。歌声飞出小屋,飞出花园,飞向秋意正浓的远方,飞入小提琴那初成的抒情散文诗行——

         玉笛三弄点梅簪

宇宙法则,令浩宇万物具有生、长、盈、亏的规律,地球上,一切生灵在都太阳往返于南北回归线的途中,萌发着幼年的好奇,谱写着青年的希望,释放着成年的活力,沉淀着中年的阅历,感慨着老年的孤独。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乃至万物之灵长——人类,何尝摆脱这样的命运,何尝摆脱宇宙法则,即便是时令季节,亦遵循此法则的轨迹,描绘着草长莺飞、枝繁叶茂、霜林红遍、冰雕雪琢。

当竖琴在美丽的欧罗巴大地上,为阿尔卑斯山下的村庄披上晶莹的童话素装时,古老的华夏大地,悠悠笛韵已在朔风、飞雪的和声中,为冷壁寒崖的梅花装点着容颜。

笛取自何材质?洁碧和田塑玉肌,昆仑冰鉴粉颜鞠。苍山瑞雪攒新骨,洱海微澜古韵汲。

笛曲乃何人所作?伶伦凭凤语,师旷谱琴书。琵琶昭君弄,龟年古瑟抚。

冰刀雪剑,雕琢成晶莹剔透的寒梅。竹笛清丽的歌喉调和着淡粉色的胭脂,层次分明地施于寒梅的脸颊。古筝的扫弦催动一阵朔风惊掠山涧。覆盖在崖间古柏那苍老躯体上的积雪纷纷随风散落,消逝于山涧深处。就在古柏旁,寒梅亦随风轻点着花枝,抖落下头上晶莹的玉簪塑钗,抖落掉脸颊上初妆的粉胭淡脂。素颜寒梅,在晶冰洁雪的映衬下,愈显几分娇柔妩媚。“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我想这句诗形容寒梅,也是恰如其分的。

蓦地,数根筝弦急促地一次在筝码上抖动着。五度相生率一反平日严谨、深沉的表情,变得急躁、狂暴了。朔风在五度相生率的催动下,从根根筝弦间涌出。寒冷的朔风雕着石山那冷峻的面孔,掠过苍松那衰老的躯体,呼啸在幽深、阴郁的山涧。竹笛的歌声在朔风的烘托中颇显出几分坚毅,颗颗吐音,将雪粒点在寒梅的脸颊上,镶于寒梅周围的崖壁间。含雪的梅颜,凌风傲霜于山崖,更显几分坚毅。

渐渐地,筝弦一改了急躁的呐喊,吟唱着幽雅的旋律。冬日的阳光伴着旋律,漫步于幽谷冬溪畔,小憩于山涧寒崖巅,欣赏着山涧含雪微笑的梅花。竹笛清脆悠扬的歌声,映着梅花的笑容,聆听着梅花与阳光的亲切交谈。

听!这谈话内容何其广博?尽纳天文地理,文史经哲。这谈话思想何其深邃?纵论儒道禅法,五行阴阳。

在筝弦的悠悠余韵中,冬阳慨叹寥廓道:宇宙肇始,轰然一霎,天地初启,维分几何……

寒梅伴着瑰丽的笛声,纵论华夏曰:昔有轩辕,征战中原。一战涿鹿,再伐板泉。九宇初定,一脉相传……

思想深邃的对话,伴着笛语筝韵回荡在冬季天空,回荡在历史长河,回荡在寥廓星际,与春之歌、夏之弦、秋之琴共同组成了四季歌声。聆听着四季歌声,我恍若在春夏秋冬交织的旋律里开启了旋律之旅,饱览春之生机,夏之热情,秋之深沉,冬之晶莹。

当筝歌笛语初尽时,我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回味着四季歌声的余韵,感慨大自然这位艺术家伟大艺术胸襟、深邃的意识思想、深厚的艺术造诣、伟大的不朽作品,遂提笔曰:

春歌春舞绘春颜,

风抚涟漪动素弦。

秋风秋露琴私语,

玉笛三弄点梅簪。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上一篇] 【作家海疆行】之四——五指山的红底色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