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张爱玲作品《怨女》读后感

作者:张国强

        读完《怨女》之后,我首先想起了张爱玲的另一部小说《金锁记》。两部小说都有相同的背景,就是在阶级分明的封建社会中,平常百姓家的姑娘是没有选择婚姻的权利。《怨女》中的女主角——银娣同样没能逃脱命运的摆布,即使在媒婆来说亲的过程中有过反抗,但她哭哭闹闹的力量太小了,最终还是嫁到了处于落没状的姚家患有肺痨瞎子的二少爷。她本可选择嫁给药店的一个老实勤劳的伙计小刘,可小刘没钱,她觉得凭自己的美貌,嫁给像小刘这样的人,别人肯定说她没能耐。另外,她的哥哥与嫂嫂也极力的希望银娣可以嫁给这位姚家的二少爷,想从中可以获得金钱上的接济。银娣嫁过去的后果是一辈子要在孤寂与压抑中度过,最终也导致了她人格心理上的扭曲,甚至是把这痛苦带给了她的儿子。





造成银娣人性的扭曲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首先她的丈夫每天躺在床上,每天需要她去照顾,其实她扮演的角色是佣人多过于妻子,她不能像其它的女人得到丈夫的疼爱。因为她的出身较低,嫁到了姚家以后被人看不起,姚家的三奶奶掉了珠花,直接认为是银娣偷的,都把她当贼看,从中也可以看出她在姚家的处境和地位的尴尬。她体弱的哮喘病丈夫,似乎是连拿东西的力气都没有,再加上抽鸦片,那身体更是弱了。所有的这一切导致了她精神上的空虚寂寞和与三少爷私通关系,毕竟银娣也是女人,也有温情的一面,也会爱一个人和渴望被人所爱,虽然最终以悲剧收场,但也给了她美好的回忆。

前面我们说到银娣嫁到姚家是为了获得物质上的享受,才甘愿嫁给这位有病的二少爷,实际上姚家早已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坐吃山空的局面,姚家的三个少爷都无本事,特别是二少爷和三少爷,一个是病夫,另一个是花天酒地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因此银娣连唯一的念想,也落空了。她当然觉得自己是受骗了,掉进了姚家以及哥哥嫂嫂的圈套。当姚家的老太太死后,她只分得了很少的财产,还要养她的儿子,她又没有工作。与婆家三弟那段感情是银娣理想中自由的情感,但这却威胁着自己一辈子,生怕坏了下半辈子的生活。农村有句话说的好,“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直到她自己当了婆婆,因为媳妇没生孩子又长的又丑,竟然用自己的骂声逼死了自己的儿媳妇,为了把儿子拴在家里却鼓动儿子抽鸦片。最后盼着是别人遭遇不幸,好让自己不被取笑,但那样的一辈子让人感觉很狼狈不堪。在张爱玲的笔下,我们彷佛能理解张爱玲那份孤独的感觉,不愿意成为银娣一样的女人,虽然无法拥有一份完美的爱,但不完美的爱也不如不要。在银娣的小背景下,是上海战乱的大背后。从小人物的起起伏伏,看到了上海这座海上城市的跌宕起伏。说明了生活背景的重要性,人都是依城市的繁华衰亡而生活着,寄生着。

张爱玲的两部小说《金锁记》和《怨女》,是运用同一素材创作出来的但又迥乎不同的两个故事。《怨女》的主人公银娣相比《金锁记》中的“疯狂”的曹七巧呈现出“常态化”特征,这种改写反映了张爱玲对创作风格的自觉追求,是张爱玲一贯的苍凉文风的回归。张爱玲的写作特点以线索鲜明、主题突出、绝少枝蔓见长的。剪裁有力的情节,张 弛有度的笔法,凸现了华丽的语言与对人世的洞见。这一点在《金锁记》中的突出表现就是通过写女主人公盯着镜子看,一下子切换到十几年后。给人仿佛体验电影蒙太奇手法的惊喜。然而《怨女》中由于篇章结构的需要,这样的惊艳词句被删掉了,不能不说多少是一种遗憾;在人物心理描写刻画的细致入微、入木三分;在人物形象描写上张爱玲对男人世界作了个尽情、尽兴大曝光,如姚家三少爷,是个狂嫖滥赌、宠妾灭妻的典型,捧戏子吃花酒、赖公账偷老婆花珠调戏二嫂,就连他母亲临死时人们竟从堂子找到他的,分家后入不敷出借用银娣旧情来包藏祸心。失败后了妻绝了后,靠俩个姨太太了却残生。对于九太爷和银娣的儿子玉熹等人物形象,作者塑造的栩栩如生,可以说在《怨女》中展现了一个断了脊梁的男人世界!

在故事情节方面,《金锁记》中主要表现了曹七巧的一生,线索比较清楚、主题鲜明。《怨女》中虽然加入了关于她家世的介绍,使读者更容易理解她这个小家碧玉在大家族中所处的尴尬地位,然而也使得整个小说有些拖沓。不如干脆的《金锁记》,秾纤有度,给人更加触目惊心的心灵撞击。人们通常认为,文章贵含蓄,要言有尽而意无穷。《金锁记》中很少有对于主题比较直接的议论或者抒情,而《怨女》则因为写的长了,难免有直露之笔,无法做到处处含蓄传神。如果说《金锁记》感到的是绝望惨烈的话,那么《怨女》也只是一部哀怨作品而已!所以来说,痛苦是千奇百怪的,你不选择它,那将会有另一个来选择你。从小说的结尾可以看得出,银娣一生都是不满足的,年少时的回忆像梦一样缠着她。她曾经站在露天阳台上大冬天在唱《十二月花名》的歌曲,以为可以唱出一段爱魂来,其实也不过是世俗的人间世故。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作者简历:

    张国强,70后、陕西商洛人。《意不尽网》特邀媒体人. 《采风网》会员,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市场报>>、《经济日报·旅游中国报》、《台湾好报》、《北京青年报》、《中国传媒新闻网》《中国法制西部网》、《陕西法制网》、《西安商报》、《采风网》、《商洛日报》、《三秦电视报商洛版》、等报刊网站刊发转载!

联系电话:18771024898 

 


来源:采风网 编辑:王浩 副总编 点击量:398 发表时间:2018-04-01

[下一篇] 采得百花好酿蜜——读散文集《一路风情》
[上一篇] 读知名作家杨立秋先生的《渝水两岸》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