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艺名家 > 沧州艺海弄潮人——著名导演张占军的事迹
沧州艺海弄潮人——著名导演张占军的事迹

作者:赵刚

张占军:沧州艺海弄潮人

    他,在狮城文艺界算得上是一个大人物,对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对写、导、演、讲事事在行。他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沧州市微电影协会主席。

    他,书房里收藏着500多个,其中300多个大中型由他参与的文艺演出的胸牌。大部分胸牌上写着策划、总导演、艺术总监等等。

    他,书橱里除了书籍、乐谱、音像资料之外,还有100多个获奖证书和20多块奖牌。在这些获奖证书中,有节目创作奖、节目辅导奖、晚会导演奖、优秀组织奖、还有论文奖等。

    他,被众人亲切地称为“老座子”、“沧州的张艺谋”。

    他,就是沧州市著名导演张占军。

    我在沧州晚报时曾经多次报道过群艺馆的事迹,同张占军先生交往多,感情深。2019年5月13日,受《沧州骄子》编委会的委托,我又一次采访了张导演。

三次不寻常的发“火”

    张占军16岁应征入伍,在宣传队里经常参加演出,搞文艺创作。后来被提升为副连长,宣传干事兼文宣队队长。1979年转业来到沧州市群艺馆,任副馆,主管业务工作。

展演龙狮趣事,传播时代精神。了解张占军的人都知道,他脾气大,爱发火,对工作一丝不苟。下面介绍张占军“发火”的几个故事。

    2000年7月,张占军、于淑玲、戴学武负责集训沧县刘吉狮子舞,备战全国第十届“群星奖”舞蹈比赛。参赛之前,文化部要组织专家评委对全国各省市报送的节目进行评审,入选之后才能有资格参加全国性的比赛。演得好,过关;演不好,“枪毙”!这天上午9时许,张占军来到训练场一看,一个人没有,当时就火了。他冲冲地跑到宿舍大声吼道:“你们还练不练?离审查节目只有十几天了,你们现在演得这个怂样,甭说让文化部领导审查,就连我都通不过去!比赛就得拿金奖,没有把握拿金奖,咱们就别去!为沧州人争光可以,丢脸不行!”

    “张老师,天太热呀,俺们到下午天凉快了再练行吗?”

    “不行!赛场就战场,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功,你们懂不懂这个道理?马上出去训练,从今天起,我昼夜陪着你们练!”

    他发这么大的“火”是有原因的。

    原来,在文化部主办的全国第十届“群星奖”评选中,首先要求各省、市在选拔的几个优秀节目中报送参选,入围后才能参加终评。当时,我市《狮舞》队已被河北省确定为重点节目,待加工提高,录像之后报文化部评选。此时,这个舞狮队正在东北营业演出,不能按时回沧州排练录像。限报日期仅剩十几天,如不能按时上报,沧州将失去这一难得的机会,张占军心急如焚……

    他当机立断:“调沧县刘吉舞狮队紧急集合,到化勘招待所突击排练。舞狮队食宿、排练场地等经费由我一人垫付。张占军将家里惟一的8000元存折交给了招待所。

    烈日当头照,七月天下火。30多个小伙子,身披狮子皮,从早到晚,一身汗水,一身泥巴,苦练十天,终于过关。文化部同意刘吉狮子舞参加全国“群星奖”比赛,演员们心里那个乐哟!

    在浙江省台州市比赛的当天,2000多平方米露天舞台围了个水泄不通。观众们被刘吉狮舞火爆热烈,欢乐精彩的表演深深地感染着,叫好声、鼓掌声一次又一次响起。就连台上的评委们也情不自禁地站起来鼓掌喊好。

    刘吉狮舞,技压群雄,荣获全国最高奖——“群星奖”金奖。为沧州争得了荣誉,为河北群文战线增添了光彩。演员们手捧金杯,面带微笑,纷纷和他们的指导老师张占军、于淑玲、戴学武合影留念。

    从这天起,刘吉狮舞扬名中华大地,走向全国各地演出。后来他们获得了中国“北狮王”称号。参加了国庆60周年、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等重大庆典活动演出,并赴法国、英国、香港、澳门等地演出。刘吉舞狮团团长尹少山成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

    5月13日。尹少山告诉记者,日前他们已经接到上级通知:将参加今年国庆70周年演出活动。

    张占军第二次发火是在沧州人民剧院的救火现场。

    这天文艺晚会演出结束,演员卸台时不慎碰倒了碘钨灯。高温的碘钨灯倒在大幕布上,顿时起火。当时幸亏观众已经散去,烧着的幕布引燃了少许楼顶木板,烟雾弥漫,火苗子老高。此时,几十名演员被眼前的火势吓呆了,有的人撒脚朝外就跑。见此情景,张占军顺手抄起一个凳子,厉声吼叫:“谁敢再跑,我就砸死谁!赶快救火!”听到喊声,大家七手八脚扯下幕布,张占军顺着墙壁上的梯子,迅速爬上楼顶,脱下棉衣扑打火苗。这时已经断电,演出大厅漆黑一团。“张老师,小心点,小心点!”演员们在下面担心地呼喊着。

    仅用十几分钟,火被大家扑灭了。张占军爬下梯子,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

    事后,市文化局领导对张占军的“发火”和救火给予高度评价,并颁发了奖金和奖状。

    那年7月,张占军在组织军民联欢文艺演出联排时又发火了。参演的单位20多个,有一半的节目不合格,离正式演出仅有两天时间,很多人担心地说:“这场晚会还能演吗?演砸了怎么办?”张占军指着演员的鼻子批评道:“你们这那像军人,简直像群羊!舞台就是战场,军人是战场上的老虎,不是小绵羊!大家要提起精神来,好好练,谁练不好,谁今天晚上就别回去!”

    演员们一看总导演发火了,个个认真练习,人人进入角色,演出时台下观众掌声不断。

一片丹心奉献他人

    甘为蜡炬燃身尽,愿做春蚕吐丝空。沧州文艺界的人们说,张占军发火时六亲不认,事一过去,哈哈一笑,百事皆无。“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对人可好了。”郎向阳在狮城说相声是有名的,一提张占军,他逗哏地说:“啊,那是我恩师,‘小眼协会’会长,眼小聚光,看人从头顶一下子看到脚后跟,我的成长可离不开张老师。”

    郎向阳原来在沧州市化工厂当工人。一次,有人向张占军推荐郎向阳能说相声小段,随后,张占军多次将郎向阳邀请到家里面试。并亲自为他修改相声段子,几易其稿和排练,终于将相声《论拳》推上了舞台,并受好评。独具慧眼的张占军告诉记者,原来,郎向阳身材瘦小,其貌不扬,但他口齿伶俐,才思敏捷,幽默风趣,具备了相声演员的基本素质。“我一见面,就看中了这个小伙子。”

    郎向阳没有辜负恩师的愿望,刻苦创作,进步很快。每演出结束,张占军都要找到郎向阳说长道短,评头品足,真像苦口婆心的老师和家长一样。已成为沧州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的郎向阳,一直把张占军当成了自己的亲人。郎向阳当年搞对象时还将女朋友领到张家,悄悄地向恩师征求意见哩。

    全国著名京剧票友崔海青,说起张占军的为人更是滔滔不绝。小崔原在沧州烟草招待所当服务员,竞争上岗时落选。家庭生活遇到了困难,小崔当时非常苦恼。与小崔非亲非故的张占军,觉得小崔是个艺术人才,于是四处奔波求朋友为他找工作。

    2010年的一天夜晚,坐了一天一夜火车,带领《苦水镜》剧组从广州参赛回来,刚刚迈进家门的张占军听到电话铃声。对方的朋友说:“同意接受崔海青到天晨锻压有限公司工会上班,支持沧州的文化事业。”听到这个好消息,本来累散架的张占军立马来了精神,当晚打车拜见这位好朋友。那天崔海青在外地演出,不能面谈。张占军果敢决定,答应对方让崔海青办理正式调入手续。

    京剧名票韩淑玲的成功,也是和张占军的努力密不可分。当时,河北省为参加天津“和平”杯京剧票友大赛,来沧州选拔人才。韩淑玲因种种原因未能入选。但张占军认为韩淑玲有绝对的实力,于是他和群艺馆马力当夜向省里来的人反复推荐。省里的人觉得有悖常理,不同意韩淑玲参赛。但是张占军和马力与人家软磨硬泡,深夜三点半,省里的人终于被张、马二位“伯乐”的诚心打动了。

    韩淑玲赴津参赛,一唱惊人,荣获“和平杯”十大名票。韩淑玲是在全国京剧票友比赛中最早获得金奖的沧州人。迄今,也是沧州拿金奖最多的一位演员。有一年春节前,韩淑玲进北京中南海演出,中央领导人对她的演唱艺术交口称赞。

    国际京剧名票,程派名家李世济的弟子、双手对偶书写梅花篆字而扬名的周玉华先生,总是心怀敬意地对人说:“你就是块金子埋在土堆里也没有用,我周玉华如没有张占军的识才、爱才、举才哪有我今天的风光……”

    40多年来,张占军培养了多少学生,提携了多少人才,就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是他,为黑龙江的通俗歌手王林江,在沧州安家落户,找到了工作,并在他患病期间组织文艺界人员捐资数万元为他治病;是他,为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许丽聘请了指导教师;还是他,将歌词作者崔增录推荐到沧州市教育局工作,后来小崔创作的歌词多次在全国获奖,成为全国词作名家。如今,崔增录已经是沧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又是他,将东光县一个民间吹歌队带到省里比赛。该队一鸣惊人,荣获河北省吹歌大赛一等奖,唢呐领奏崔书琴荣获“河北省青年演奏家”称号……

精心组织文艺演出

    大幕舞台百花艳,文坛艺苑万籁鸣。张占军保存着1981年至2019年5月,由他参与的沧州市近500场文艺演出节目单。为组织好、导演好每场演出,他都付出了心血。

    对张占军来说,最难忘记的是1993年第四届沧州武术节开幕式的大型团体表演——《武乡魂》。那次,他身兼数职:副总导演、演出总指挥、主题歌词作者。此活动共有演员2700多人,排练将近半年时间,这是沧州历史上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一次表演,观众超过两万人。如此重大的演出活动,不能发生丝毫差错。

    为防止音响设备出现故障和意外,张占军准备了两套录音磁带同时播放,备用的带子照常转,但不出声音。演到高潮时,音响设备的保险丝突然断了,仅有2秒钟,备用的带子就响了,全场观众没有丝毫察觉。表演结束后,负责音响的陈国旺、李文泉紧紧握住张占军的双手,感谢道:“幸亏您有两手准备,要不然就砸锅了。”

    从此以后,凡是大型演出,张占军都准备两套录音带。他告诉身边的同事们,要多反着想事情,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应急措施是什么?往最坏处想,朝最好处做。

    张占军的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合作意识和创新观念,在沧州文艺界无人不佩服。2001年6月,群艺馆业内人拿到《苦水镜》剧本,对是否排练这出小戏举棋不定。张占军仔细阅读剧本后,当机表态:“这个戏大有演头,建议尽快排练。” 群艺馆领导班子决定,请著名剧作家石润生修改剧本,请曲作家许嘉忠谱曲,在全沧州市范围内挑选最好的演员。经过半月的修改排练,当年7月7日,《苦水镜》剧组准时赴省会演出,受到专家学者和省领导人的高度赞扬,并荣获一等奖。

    同年12月,《苦水镜》参加全国第十一届“群星奖”戏剧大赛,获得金奖。值得一提的是,那次赴广州参赛时,由于沧州文化部门资金紧张,张占军率先组织演员们集资如期参加了比赛。2002年10月31日晚上,为迎接党的“十六大”胜利召开,应文化部邀请,《苦水镜》首次进北京展演。仅有18分钟的小戏,博得观众掌声8次,演出时我就在现场。

谈起组织演出之事,张占军坦诚地说:“每次演出那决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办到的事情,是各级领导和各部门大力支持的结果;是群艺馆全体成员,以及文艺界同仁群策群力的结果;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一份职责。”

    缘于生活,激情创作,是张占军的又一特点。请看他的代表作:

    “大锣大鼓可着劲的敲,

    震得那河开杨柳摇,

    高跷落子甩着腰的扭,

    抖出彩云晃悠悠地飘,

    小车子推来了梨花香,

    旱船儿划出了鱼虾跳。

    喇叭捧笙举了个高,

    吹得那个门开窗棱笑,

    狮子龙灯腾着空地舞,

    追得绣球轱辘辘地跑,

    大花伞撑开了五彩天,

    跑驴儿驮来了桃李俏

    ……

    家乡的秧歌好火爆,

    闹天闹地闹春潮。”

    这首歌词,是他在组织民间文艺队表演时有感而发的内心表白。这首词发表后,全国十几位作者为其谱曲,在“歌曲”刊物发表后获得优秀创作奖。

    除此之外,由他主创获得文化部“群星奖”的西河大鼓《俺村新事实在多》、单弦联唱《燕子回家》、童声与二胡《七彩童年》、表演唱《花喜鹊》、音乐快板《晚霞如歌》、歌曲《铁狮,你是一支歌》等优秀作品,无一不是他认真观察社会,仔细品味生活,倾吐真情而创作的佳品。

    他是河北省群文队伍中,获得“群星奖”、“燕赵群星奖”最多的人之一。

    他先后出版了《岁月留声》歌词选,《曲艺小品》等专集。有百余件作品或在刊物发表,或被文艺晚会选用。采访结束时,张占军告诉我,他的论文集即将问世。

    一头白发青春意,奋力耕耘未下鞍。

    高尚人品出精品,狮城大地续新篇。

    张占军今年70出头,精气神不减当年,走起路来,嗖嗖带风。他退休后,每天忙忙碌碌,一直保持着军人风采,仍然活跃在沧州文化艺术战线……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笔下浓浓漓江情

[上一篇] 陈茂才:胸纳乾坤气, 笔生墨海风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