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刻骨铭心的“传奇”经历
刻骨铭心的“传奇”经历
——忆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曲折历程

作者:张志恒



       张志恒,1947年出生于文化古城河北正定县城内,196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9年毕业后留校,师从李行简,卢沉等名师,1973年到河北省展览办公室工作。20世纪80年代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分会理事、河北画院特聘院外画师。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北京当代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陈列馆、国家博物馆、北京展览馆、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及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展出,收藏,并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新闻出版报、诗刊、长城、三月风等全国八十多家报刊杂志发表。1998年10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水墨山水画展,中央电视台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等首都多家新闻媒体予以报道。先后在广东深圳,东莞,江苏太湖,河北秦皇岛,石家庄等地举办个人山水画展。

      由于在中国水墨山水画上所取得的成绩及在书画界的良好声誉,先后被授予中国书画百杰、德艺双馨艺术家、2005书画名家等荣誉称号。现为中国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林泉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新闻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美术师。




我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经历是跌宕起伏的,我想报考了,被说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准备报考了,遇到了意料之中的阻挠。要参加考场复试了,我自己也差点临阵当逃兵。我考上了,录取通知书竟被扣压了一个多月才得到,致使我无奈之下,仰天长叹,准备去农村下乡插队了。

作为一名喜欢绘画的青年学生,如果能报考到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去学习,是十分令人向往的。因为那是考入最高美术殿堂中央美术学院的摇篮之地。

我这个曾被一位老师指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小学生,没想到在时间不长后,竟然真的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这大出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我自幼酷爱绘画,从小学一年级就对着书本上的小鸡小鸭画个不停,上美术课的作业,我每次都是得满分。后来每逢元旦,我又画一些贺年卡送老师恭贺新年,为此,学校的民主人士老校长还特地在全校大会上,对我进行表扬。这位刘校长可是1959年国庆节在首都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里,受到了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过的英雄模范人物啊。这也更加激励了我对绘画的兴趣。小学六年级毕业之前演文艺节目,我在舞台上也勇敢地说,长大了我要当画家!

小学时的星期天,因为喜欢绘画,我就时常到县文化馆里去看展览。时间长了,文化馆的一位画家江老师喜欢上了我。江老师是福建人,中等个头,文质彬彬,戴一副眼镜,对人很和蔼。有时他让我看他在报刊上发表的作品剪贴,有时让我帮他个小忙,比如涂块儿展览插图的色底,画个连环画的画框,也偶尔让创作个简单的小图。高兴了还带着我到县城里四处画水彩写生,宏伟的古建筑群隆兴寺,高耸入云的凌霄塔,枝叶繁茂的农家小院等,跟着老师跑前跑后,涂涂画画,耳濡目染,获益匪浅。

一天,画得高兴了,在县文化馆的院子里休息时,我脱口而出:江老师,我以后要考中央美术学院。

江老师听我如此说,两眼直直地看着我,竟然没说话。

我感觉到有些异样,看着江老师问道:怎么了?‘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停了片刻,江老师指着我说了这么一句。我愕然了!癞蛤蟆。在当地是句十分难听的话!我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多是听到夸奖的话语,如此刺耳的言词,让我感觉受不了,当时脸色估计也不好看了!

你听我说,江老师看看我又说道,要想考中央美术学院,就必须先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美术学院的学生多是从附中考进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每年从全国各地一共招30名学生,北京市法定占15个名额。其余的各省市自治区最多一共才只能录取15个学生!那些大城市的学生,他们有少年宫,有少年之家,有美术辅导老师,有展览馆,美术馆,博物馆,能时常看到名家画展,古典原作,艺术珍品。你看到过什么呢?你见到过一幅真品原作吗?你看到过名家画展吗?你接触到过一位大画家吗?

——我无言以对。

你见到过最高的画家就是我,我也才只是位中专生!你想想全国会有多少学生会报考?除了北京,其他这些省市的考生一共才录15名!

听了江老师这些话,感到除了头一句话虽然听着难以接受,但后边说的情况也确实有道理,不得不承认江老师说的是对的!我的美好愿望极近成泡影!

1962年9月,我考入了河北正定中学。这让我十分高兴,正中当时就是河北省重点中学,生源来自周边几个县,学生一律吃住在学校,早有晨操早自习,晚上有晚自习,星期天也不允许随意出校门,对学习成绩抓得比较紧。高中毕业生考入大学的,每年都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每届也都有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民日报也曾载文批评正定一中,说是单纯追求升学率!

那时,我是小学六年级我们班唯一一名考上正定一中的男生。并又被指定为班长和年级团支部书记。后来,又加上了民兵连长和校学生会文体部长。既然当了学生干部,我想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争取处处能起带头作用,尤其是学习成绩一定要好!不然我这个学生干部怎么能让同学们心服呢?!

所以,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到了功课学习上,只是偶尔才挤点儿时间间画画,有空了也喜欢往教美术音乐课的章老师办公室跑,欣赏老师画的美术作品,章老师也喜欢我这个爱画画的学生。

但是时间不长,就引起了班主任也是我的数学老师的注意,他明令禁止我业余时间画画,说是会影响学习,说,你是班长,要起好带头!

我回答说,我保证不会让画画影响我的学习!事实上我也说到做到了,我一直关注着各科课代表的学习成绩 ,我基本保持了和各科课代表学习成绩的平衡状态,初一年级年终考试,我的数学是满分一百分,这也是全年级唯一的一个满分。我知道,如果有各科相加总评,我就是第一名。另外我的音乐和体育成绩也不错,每年学校春秋两季运动会,我参加的项目每次成绩也都是第一名。

可是即便如此,班主任仍是不允许我画画,他说:不影响你学习成绩也不行,你画画会影响别的同学,比如王某某,他看你画,他也画,学习就受影响!

既然班主任如此说,我作为学生,又是班长,只好服从。

我在学校是不能画了,只好每月的四个星期天,我争取能请两次假回家,到了家里是一定要画几笔的。平时在学校,当作业都完成后,或是星期天不回家,我一是到美术章老师处去看老师画画,二是到学校图书馆借阅报刊杂志,并主动帮图书馆的郝老师整理图书,这也是为更多地看到些刊载的美术作品。郝老师写得一笔好书法,令我十分佩服,并很注重向他请教学习。他看我做事很认真,也喜欢让我给他帮些小忙。

那时地理课的任课刘老师和外语任课的郭老师,这两位老师在对我画画问题上和班主任是不同的,他们明显地是鼓励我的。尤其是教外语课的郭老师,她有机会回北京的家返校时,还特意给我买一些绘画的毛笔和国画颜料赠我,并说只要我能保持外语在70分以上,上她的课我就可以画画。这话让我听了感到十分意外,也非常地感动!这真是对我莫大地支持和鼓励!

正是有了这些老师各种形式的鼓励和帮助,才让我三年初中,虽然遭到班主任的禁止,但我仍然坚持了没有中断对绘画的学习和提高。

转眼间初三毕业考试临近了,同学们都在紧张地复习功课,为毕业考试做最后的准备。

一天下午,学校教务处的沈老师课间休息时,在教室外边找到了我,沈老师瘦瘦的身材,长脸庞,个子比较高,说话办事很干脆。我因为是学生干部,平时与沈老师也有过一些接触。他很神秘地把我拉到了僻静之处,拿出了一份表格给我,说,你不是喜欢画画吗?今年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招生,你报考吗?

沈老师拉我到这里时,我心里还有一些疑惑,不明白这么神秘是为什么?当他一说是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时,我心里马上就激动起来了!也顿时明白了沈老师躲开旁人的原因:他知道我们班主任反对我画画!

当时我没有做任何思索,也许是年轻气盛,考虑问题简单,立刻回答:报考!

沈老师接着说,好好看看报考表,按要求认真填写。记住了,不要说这报考表是我给的你!

很明显,他还是顾忌我们的班主任!不想因此产生不愉快。

我知道,不会的!我果断地回答。

沈老师离开后,我认真地把报考表阅读了两遍,感觉最关键的一是报考寄达北京学校的期限,如果超过了期限,那报考就作废了!二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绘画作品,如果没有自己的绘画作品,那就根本不要报考了。三是要让班主任填写我的学习成绩和班主任的评语。我感觉这最后一条是对于我报考最困难的事! 

晚上,我躺在学生集体宿舍的大通铺上,闭着眼睛,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苦苦地思索:这让班主任填写的这部分怎么办?

显然,报考这事不跟班主任说是不行的。但是他一向反对我画画,他会爽快地同意我报考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吗?他如果不同意,当时就不给我报考表了,那怎么办?我说坚持报考会有用吗?或者,他把给我写评语的时间迟延几天,那报考的事不也就泡汤了吗?怎么办?怎么办才好?我感觉我没有办法左右班主任会去怎么做!

躺在大通铺上的我,那天晚上左思右想,迟迟不能入睡!

第二天上课前,我只拿着那一页需要班主任填写学习成绩和评语的页码,心里忐忑不安地走进了数学教研组办公室,在班主任面前鼓足了勇气,说了我要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事,也顾不上留意其他老师听到我话的反应。只是紧接着就说,需请班主任老师给填写学习成绩和评语,并告诉了填报考表的期限要求。

没想到班主任老师没有任何不同意的表示,当然也没有任何热情鼓励的话语,只是简单地,哦,哦,哦地答应着,接过了那张需要他填写的页码。

临出办公室,我又回身跟班主任老师说了一句报考表填写的期限。

站在数学教研组门口,我的心里略微平静了一些。我跟班主任说报考的事,动了一番脑筋,我没有把整份报表都拿来给他看,避免了他扣压下不给我的情况发生。另外我也把填报表最后的时限往前提了好几天,我担心万一班主任故意拖延呢,这样做似乎会保险一点儿。

填一下我的学习成绩和写两句评语,对于老师来说,不是个难事,也需要不了多少时间。过了两天后我去问老师写好了吗?答复说还没写。

我心里有些不安!

距离我说的时限还只有一天了,我去问班主任,仍然答复还没有!我感觉情况不妙!

第二天我再去,这也是我告诉他的最后时限,遗憾的是仍然让我失望而归!

果不其然,我所担心的结果真得出现了!

直到超过了两天后,班主任才把填好的页码给了我。他估计我是肯定报考不成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其实还有几天的时间呢!

我不敢稍有拖延,立刻把应呈报的一应材料和班主任填写的学习成绩及评语以最快的速度到邮局寄发北京了。

报考的信函寄出去没几天,一天下午,忽然在校门口传达室的窗台上看到了一封写给我的来信。白净的信封右下方印制着   一行醒目的红色字:中央美术学院附中,这是毛泽东主席的字体。信封的右上角贴着一枚崭新的牡丹邮票,邮票也没有盖邮局的印戳。

手里拿着这封信,让我感到有几分不解,即便往石家庄市里寄一封信,来回也需要走好几天,怎么往北京寄信回来的就这么快呢?而且邮票还没有盖邮戳!因为我当时也正在集邮,牡丹邮票又是新发行不久,所以也格外让我留意。但当时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后来,我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以后,跟招考我的老师问起了这件事,才知道了原委。

原来我的报考资料寄到附中时,学校已经从数千名报考的人员中,把参加复试的学生人员名单确定好了,而且通知复试的信件也已经寄出。当时招生办公室的老师们正在开会,监考的老师们第二天就准备分赴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等考场去了。恰恰这时收到了我的报考信。打开看看后,认为还具备参加复试的条件要求。

可是人员名单都确定了,怎么办?

一种意见是算了吧,因为准予参加复试的考生名额都已经确定好了。一种意见说,如果不让参加有点可惜。可即便就是同意参加,信寄到了,也赶不上参加复试的时间了啊!因为明天监考老师就出发,三天就开考了,邮寄信函到达不了!

一时似乎难以决定了。

 这时负责来石家庄复试考点监考的一位老师提出:明天上午我们不是就乘火车去石家庄吗,火车在正定站有停车,我看信也别寄了,我们把信带上,到了正定火车站车停时,我们招呼一声,看有认识正定一中的人吗,有,就让他给捎过去,没有,也就算了。

大家一听这主意好,领导当时就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两位监考老师等火车在正定站一停车,马上就从窗子里探出身子,举着信封高喊,有认识正定一中的吗?事也凑巧,正定一中校图书馆的郝老师,正好前两天因公去北京办事,今天也乘这趟列车返回。他刚一从车厢里走出来,就好像听到正定一中几个字,他回顾一看,看到了车厢窗子上招手的老师,赶紧回答说,我就是正定一中的。什么事?

于是,郝老师就把信接过来,说,我就是一中的老师,没问题,我把信带回学校。风尘仆仆的郝老师,从火车站一路走来,走进正定一中校门后,顺手就把信封放到传达室的窗台上了。

这就是为什么信返回来的这么快,又没有盖邮戳的原因!

后来,我专程回到正定一中找到图书馆的郝老师,向他当面致谢,感谢老师的热忱帮助!郝老师说,当时也根本没有想到我能考上,所以把信放到传达室,也没再特意跟我说。郝老师为人和善,也一直对我印象不错,对于他给我的帮助,我发自内心地,真诚地感谢!

我小心翼翼地拆开白净的信封,读到了是通知我到石家庄参加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复试的通知。地点在石家庄市七一学校,时间是两天后,内容有速写,素描,命题创作等。

看完通知后,我既惊喜又紧张。喜得是,既然让参加复试,说明我已经通过了筛选,过了一道关卡。紧张的是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太仓促了。复试科目又不少,我真的有点慌神了!

比如画石膏像,我就根本没有画过,怎么画?注意什么?有什么要领?我都一无所知。绘画的工具我也很少。情急之下,我拿着复试的通知书匆忙找教美术课的章老师去了。请章老师给以帮助。章老师看到通知书也感到有些意外,给我的感觉他是在说,嚯,你还真报考了!我也顾不得礼貌和客套,赶紧说,时间这么短,章老师您看我该怎么准备呢?章老师平时知道我喜欢画画,但他也很清楚班主任反对我画画的态度。所以早就说过,你尽量少找我,免得你的班主任老师又找你的茬儿!我接受了章老师的意见,平时也尽量不去他办公室。但在这节骨眼儿上,老师马上把他的绘画工具毛笔,颜料,26b的绘图铅笔等拿给了我,并讲给我画石膏像应该注意的事项,还特意强调说:你一定要记住,不管你画的暗面多黑多重,一定要看着画好的石膏像是白色的!还找出了几幅我的正定一中和美院附中的双料学长科某某画得比较好的石膏像素描作业,让我带回来观摩学习。

于是在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我进行了认真地,满负荷地准备。连续两天夜里两点以前没睡过觉。第三天清晨,我穿着一身已经洗的发白了的蓝衣服,背着一个装满绘画工具的书包,骑着一辆借来的旧自行车匆匆向石家庄蹬车出发了。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大约在6月中下旬。天蓝蓝的,虽然是早晨也已有点热。当我找到石家庄七一学校,在校门口下了自行车时,身上都有汗了。看看学校大门还紧闭着,学校座南向北,长长的校墙外边就我一个人。我在校墙外放好自行车,来来回回地走动着,一边踱步,一边一再提醒自己在考场上一定要沉着!要冷静!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又有一个学生模样的人也来到了校门前,一说话果然也是来参加复试的。他告诉了我名字,说他是石家庄铁中的。铁中的校名我知道,因为在参加石家庄地区体育运动会比赛时,铁中的成绩很出色!这也令我格外多看了他几眼。他17几的个头,比我高许多,长方脸,人也长得十分精神。我心里有点钦佩他的样子。不一会儿,他突然跟我说了一句美术的术语名词,我听了后感到十分陌生,不知道怎么应答,只好如实说我听不懂。自己心里感觉很逊色!过了一会儿他又提了一个问题,我仍然一无所知,回答不上来!我明显感到了他的脸上有一种窃笑的意味。我心里开始不踏实了!没想到,没有过一会儿的时间,他居然又问了我第三个问题,悲催地是我还是一点儿不懂!立马我的心里乱套了!他才是个参加复试的学生啊,他问了我三个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要是监考老师再提问呢?不是会更难吗?!学生问我,我都不会,老师问我那就更回答不上来吧?心里七上八下慌乱起来:开始打退堂鼓了,算了,别参加复试了,看来我是难考上了!

恰恰这时,正定文化馆江老师说过的话也在耳边响起来: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下子,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踱着步子,总感觉是考不上,没希望了,心里催促自己返回正定去吧!

可是这真要回去了,学校也知道自己今天是来石家庄参加复试的,就这么回去了,不是等于告诉大家我是被吓回来了吗?这不是更丢人嘛!但看来考也是考不上呀-----怎么办?这两种念头翻来覆去地打着架。就这样慌慌张张地还没有想出个头绪来,忽然抬头看到几十名考生都聚集在校门口了,我的心里更慌乱起来,脑袋像要炸了一样!还没等我拿定主意,学校大门忽然打开了,几十名考生蜂拥而入!

我一看,不好!必须赶快决定是考还是不考?

剎那间我忽然明白过来,我必须先跟着大伙进校门!不然,学校把大门一关,我想参加考试也不行了!于是,我,一个来的最早的考生却作为最后一名尾随着其他考生走进了学校。

随后,我就听到噹的一声,学校大门关闭锁上了。

回头望着紧闭的学校大门,我反而一下子冷静下来。我知道,现在已经再由不得我思考斗争了,因为考试不结束,我也出不去了!

因此,也顾不上欣赏学校的环境,只是低着头随着大家走进了考场。

考场是一间东西向的大教室,课桌都没有了,只靠墙放着一些画架子和画板及小凳子。监考的两位老师年岁也不很大,中等身材,看起来都很精神。尤其主讲的老师,口齿清楚,说话抑扬顿挫,声音柔和中听,眼睛炯炯有神,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深刻。主考老师简短的必要说明讲话后,现场美术复试开始了。第一项是画速写。教室中间站了三位女同学,她们面容姣好,身材苗条。有的短发,有的戴着围巾,不一样的穿衣打扮。考生们站在她们三人的周围开始用画笔描绘下来她们的身姿。随着她们不时变换姿态,考生们也不停地移动位置。捕捉各自喜欢的动作。很快速写画完了。这期间,我也全神贯注,握笔急绘,我自感画得还可以。紧接着要画石膏素描头像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面前是一尊洁白的女孩石膏像。我的心里也开始有点紧张起来,我暗暗叮嘱自己:要放松,要放松!一定要画好!

石膏头像刚一摆放好位置,考生们边迅速搬着画板抢占位置,顿时响起了画板,画架子搬动的杂乱声响,我很茫然,也不知道我在哪好。这时听到了铁中那位男同学招呼我说,你怎么不找地方?我看到大家实际上也已基本上都坐好了,我也就顺势坐在了那位铁中同学的左后边。

我属于是坐在最外围的了,很快就听到了铅笔在画纸上划动的嚓嚓嚓的声音,我也赶快把画纸订在画板上,深吸一口气,又长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从没有画过石膏像素描,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画才对,我只是依照平时为别人画照片的办法,画了起来。心想我尽量画像一点,尤其要画好女孩石膏像的眼睛,因为那是最容易传神的地方,记住章老师的嘱咐,也别画太黑了,一定要看起来是白女孩石膏像!没想到我刚画了几笔,铁中那位同学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我画的就说:你怎么不分块儿,不分面呢?!

分块儿?分面儿?我听了他说的话一脸的茫然,我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美术考场和文化课考场不同,可以随便走动,也可以观看其他人的画,只是不能大声说话。我听了他说的话,也站起来环顾了其他考生的画,尤其是铁中这位同学的画,他果然横七竖八画了不少定位的交叉直线条。我明白了,我的画法显然不对!心里又开始有了起伏。可是,按照他们那样画,我不会,也根本不知道怎么下笔。紧张地思索了一番后,我决定依然照我的老办法画,因为实际上我也没有办法一下子改过来。我不敢抬头了,只是盯着石膏像和画板匆忙地比画着,我只想画得越像越好!

突然,一只手伸到了我画前的某一处,我抬头一看,是监考的另一位老师,我心里立刻紧张起来。监考老师说:你再仔细看看这儿,他说完就离开了。我的心脏剧烈地快速跳动起来,怎么没听到老师说别的考生呢?为什么会说我?肯定是因为我画得不好!不会有别的原因!

我一边抑制着紧张的心跳,一边仔细地查看老师指出的地方,经过认真地和石膏像比较,果真发现石膏像的脸部颧骨明暗交界处画得是不准确,于是赶快对照,修改。经过一番努力,效果比之前好看了,也更准确了,心里才逐步平静下来,于是全身心地继续画下去了。令我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会儿,这位老师又走到了我的身后,用手指了我画的一处,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我对照着他指出的地方一观察,果然又找出了不合适的地方,经过修改后,画面又比之前效果提高了。我的心里忽然有些高兴了,老师这不是在点拨我吗!他每次指点以后,我的画都提高一些,这不是瞧不起我,而是在帮助我!心里顿时轻松了。我放松了,也有心情留意了一下其他考生的画,更重点看了铁中考生的画,他也许是看我不会画,也许是感觉他基础太好了,是否有些过于放松了,画面线条杂乱,涂抹的形象哪是白净的女孩,都快成一个黑煤矿工人了!我心想,他这是犯了章老师让注意的那毛病了!看看我画的石膏像,就是一个美丽的白石膏女孩,我心里平静下来了。时间不长,老师又第三次为我指出不足之处,我也的确又有了改进和提高。我的绘画激情一下子激发出来,之后的几项复试科目,我都顺利完成了。我知道我的画不可能是画得多好,但我已经拼尽全力了,这也是我目前最好的,甚至可以说是超水平发挥了。

考不上也没有遗憾了!

美术科目考试结束后,主考老师说:我下面叫几位同学的名字,点到谁,谁就站到这边来。我不知道被点名的是为什么,正在我思索的时候,第三个竟然是点到了我,我吓了一跳,不知吉凶地站了过去,此后又叫到七位同学,一共站出了十位男女同学。

面对其余的40多位考生,主考老师接着说:没有被点名的同学可以到前边来,把你们的报考时寄给附中的绘画作品拿回去,然后回你们各自的学校等候通知吧。

我看着那几十位同学都纷纷拿着各自的作品离开了考场,却没有再接着说让我们也领取那些资料。我的脑子当时还沉浸在今天我发挥的不错的兴奋之中,一时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也退还给我们资料呢?只听主考老师又说道:下边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进我这办公室来。之前我是第三个被点到的,没想到这次我竟然是第一个被叫进办公室。开始了美术科目考试之后的面试。

我暗自提醒自己,沉住气!因为我此时想到了在校门口,被那位铁中同学对我的提问,我仍心有余悸!我真怕我被提问的一问三不知!没想到老师一句美术术语也没有问,只是提问到为什么学美术?你学美术是想做什么?平时学习的情况等与学习目的,人生观,服从国家需要等有关的问题。这类问题对于我这个历来听老师的话,努力刻苦学习,积极要求上进的学生干部来说,就不算回事的,我平静地一一作答。

最后老师告诉我:你一定要考虑好了,我们的录取名额很少,你要想进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就必须报第一志愿,否则不于录取。但是,即便你报了第一志愿,因为录取名额十分有限,也不一定就能被录取,这样,你填报的其他学校,录取时也会受到影响,你要想清楚了。我当即表示:我一定填报第一志愿!老师说,那好,你回去还必须参加学校的文化课考试,没有文化课的毕业中考成绩,附中也不于录取。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是中央直属的艺术院校,提前批录取,你要提前注意录取通知书的寄达,在普通中学录取之前,如果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就是没被录取。我认真地回答:知道了,记住了。

我是第一个被面试的学生,回想这次参加复试,我从老师的画石膏像提醒,到第三个被点名出列,又成面试的第一个考生,以及和颜悦色地提问交谈,并且一再叮嘱我要填报第一志愿,让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我有希望考上。

走出七一校门后,我蹬上自行车,一身轻松地返回了正定一中。

遵从监考老师的意见,返回正定一中后,我认真地复习准备文化课,等参加完了毕业中考后,就急切地期盼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既然说了是在普通中学录取之前寄达,我就没事三天两头骑自行车到学校收发室看有没有录取通知书,但左去一次,右跑一趟,就是看不到美院附中的录取通知书。我特别跟收发室的贾师傅说,请你一定给我留意一下我的录取通知书,他也满口答应了,因为他跟我也一直很熟悉,我相信他。

跑了几趟后没有结果,我心里开始打鼓了,不会是没考上吧?老师说了,即便报了第一志愿,因为录取名额十分有限,所以也未必就能录取得上。

但我还不死心!

过了一些天后,我听到了一个对我更加不利的消息:正定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发下来了!也就是说,提前批录取已经过期,那就意味着我没有考上!我的心一下子悬起来,感觉情况很不妙!脑子乱得像一团麻,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完全是我自己拿的主意,事前也没有争求我妈的意见,平时因为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考不上的问题。我自己自信满满,街坊邻居也说,这孩子,考什么都能考上!可现在却面临绝境了,怎么办?跟一直寄希望于我的母亲怎么说呢?

思之再三,我觉得还是先不说什么为妥,再等等吧,万一就是通知书邮寄过程中来迟了呢!另外,我也需要做些没考上的准备,考不上了,能去哪呢?现在年轻人都在学习董嘉耕,邢燕子,到农村大有作为,我去农村插队?我是名共青团员,还需要别人来动员我插队吗?但我并不是一个身体很健壮的小伙子,去农村拚体力肯定不行,如果真去了农村,就应该在科学种田上多下功夫。这一念头立刻促使我到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农村科技的书籍。

随后,陆陆续续,太行军工学校,农业学校,机电学校,正定后师学校,石家庄兽医学校,最后甚至石家庄饮食,也就是学厨师的学校都发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一次次往学校跑,每次都是带着更大的失望回来,内心几近绝望!我的床底下也已经买好了两大捆书籍,一是科学种田,选种,育肥,插秧,养畜的几十本书,一是青年思想修养方面的几十本书,我没有让我妈看到,准备去农村插队时带走。

一个多月以来,这种煎熬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承担,一个一直以来被认为考什么都能考上的我,现在居然面临的是什么学校都没考上,连个学做饭的学校都没有我的份,我怎么就惨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跟我妈说呢?我妈见到街坊又怎么说?!我真有一种无地自容之感!

眼看还有一星期就是91日,很快就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了,我仍然没有等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按道理也该死心了,把这最坏的消息告诉我妈,立刻到农村插队得了!可我偏偏还有一丝侥幸心理,这种心理促使我决定再去学校收发室一次,也绝对是最后一次了,就算是跟正定一中作最后的告别吧!

我到了收发室窗口,依然没有看到我的信件,于是我进到了收发室房间里面,打问了贾师傅一句,他也依然说没见到我的录取通知书。我彻底绝望了!

这时,时间已接近中午,我怀着一份懊恼的心情,垂头丧气地从收发室的房间出来,收发室的门我还没关上,就看到对面阳光照射下的学校党委办公室门口,王书记在向我招手。我一时不明白什么意思,也怕看错了,再抬头定睛仔细一瞧,的确是王书记在向我打招呼。我心想,现在叫我做什么呢?知道我没考上?平时,他召集学生干部开会,到党委办公室去参加会,那是高兴的事,可现在我什么也没考上,一肚子的不高兴,你一个党委书记叫我干嘛?我很不情愿。可我也不能不过去,王书记等我慢慢地走到他跟前时,他转身说了句进来吧,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他落座后让我坐在了他办公桌的对面。瞬间,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伸手从里面拿出了一封信,放到了他面前,他用手一推,那封信便一下子滑到了我的胸前。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也一下子惊呆了!因为那白净的信封右下方,又是赫然印着红色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几个毛主席书写的字,信封中间就是我张志恒收,这就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啊!我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血往头上直涌。我强抑制着,不让自己失态!

随后,王书记说了不少话,但激动的我已经听不大清楚了。他大意是说,你报考这个学校干什么?!你应该接着读高中嘛,之后可以上清华,北大,为什么非要上这个学校呢?可我跟你们学校电话联系了三次,他们都不放,坚持要你,那就给你吧。准备准备赶快去吧。

我自然没有可说的话了,我能说什么呢?埋怨王书记扣压我的录取通知书吗?他哪里知道这一个多月来,由于他扣压我的信件,却让我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呀!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从王书记的办公室一出来,我就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我任其流淌!

回到家里,我立刻说道:娘!我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了!

老人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还有一周就要到北京去上学了,一脸的喜悦,又慌不迭地赶快着手准备我需要带的衣物用品。 

我从小学课本上一看到首都北京,雄伟高大的天安门,绿瓦红墙华灯绽放,知道那是国家领导人和毛主席居住的地方,心里就十分向往,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到北京看看,我万万没有想到当读完六年小学,三年初中后,我的愿望竟然马上就要实现了,心里真是激动万分!

在这高兴的同时,我没有忘记给原来在县文化馆工作,现在已经调回家乡福建工作的江老师寄一封信报喜,我写道:江老师,我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了。

     很快,江老师回信,热情地表示祝贺!

      1965年830日,我乘火车到北京永定门车站,由高三(2)班的班长高原学长接我途经天桥,天安门广场,王府井大街到中国美术馆东,隆福寺街街口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入学。


责任编辑:王浩

[上一篇] 母亲的小院

[上一篇] 情深,在泪光中闪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