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情深,在泪光中闪现
情深,在泪光中闪现
——忆我的老领导贾虎盘书记

作者:常忠魁

我的老领导贾虎盘书记,于2018年671912分溘然而去,听到这个噩耗,我心里一揪,两腿一软,瘫坐在沙发上,铁铸般的表情久久不动。难道是真的吗?让人怎么能接受得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呆呆的发愣中,我和老领导在一起的生活点滴,一幕幕闪现在我的脑海。

清楚地记得我参加工作后民转国考试时,我和叔叔一起去老家找他的情景。

那天,正是朔风凛冽的隆冬季节,我和叔叔骑着自行车迎风冒寒走在邯大线(邯郸至大名)公路上。贾局长当时是邯郸县文教局局长,是邯郸县河沙镇南街人,住在村里一个窄窄的幽长小过道(西过道)深处,西过道两边是明清风格的青砖古墙,老领导就住在这个深深幽巷简陋陈旧的青砖老屋里。踏进街门抬头间,我不禁心里一颤,这就是一位大局长的家?也太不赶时宜了啊!路上心里想着见到上司时,他一定是威严高傲与盛气凌人,不禁有点胆怯。一进小院,看到这古朴简陋的青砖老屋,心里便有点儿踏实,因为和我住的房屋没有什么两样,是冀南农村极普通的房屋。这青砖旧屋,好似在诉说着他低调做人,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和为人友善的品格。

一进屋内,贾局长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便彻底打消了我的疑虑,他和蔼可亲,可亲的就像是自己的兄长和朋友,他平易近人,平易的就像是一位普通的平民和自己的长辈。开口便说:“快坐快坐,喝口水暖暖身子。”坐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贾局长和蔼地说:“到家了别拘束,有事就随便说吧。”我才说明了来意。贾局长听后笑着说:“就这事?好好考试吧,没有人敢顶替你,我给操点心。”他顿了一顿:“机会难得啊,觉得能考上吗?”我才充满自信地说:“一定能,不会下来全县第三名。”贾局长开心一笑:“这么有自信?那还怕什么啊?”

回家的路上,我又在想:是不是当领导的都这样说呢,哄哄你就是了,又没有拿着什么礼品送给领导,谁会对你一个不沾亲不带故的小小民办教师在心呢?

在等待分数的时间里,我整天苦苦地期待着、煎熬着。不几天,局办公室的人把通知转发给了校长(当时学校没有电话,个人更没有手机),校长告诉我:“是贾局长让办公室的人通知我,让我转告你考上了,并且是全县第一名。”我听到后,一时无语,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激动的泪花扑簌簌地滚落了下来。

贾虎盘局长两年后晋升为副县长,一次我去县政府开会,经过贾县长的办公室门口,回头看到了贾县长正在打领带,他正好也看到了我,“忠魁进来,马上开会了,给我系一下领带,我刚买的领带不是一拉得的,系不好。”我平生第一次进入大县长的办公室,不过,心里再也没有初次的紧张,而是感到莫大的光荣与自豪,心里蓦然涌起一股甜丝丝的热流。我准备出去时,贾县长又说:“听说你当上了中学校长,好好干,有啥事了就找我,别不好意思啊。”我的眼眶里登时就盈满了喜悦的泪花。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嗯嗯”了一下,就径直奔向会场。

大约是一九九七年左右,我时任邯郸县第十八中学(原尚壁镇中学)校长时,听说该镇南井寨村,村民高某夫妇因犯大案判处死刑后,留下了两男一女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大的年仅13岁,小的才9岁。爷爷奶奶早已离世,再无亲戚可投。三个孩子成了孤儿,上学吃饭生活起居无人照顾,甚是可怜。贾县长了解情况后,立即召开了尚壁镇和县妇联、县民政局等有关单位开会,对三个孩子日后怎么生活,怎么给以照顾等方面进行了专题商量布置。

贾县长说:“大人触犯了刑法,要依法办事,但孩子是无辜的。我们是共产党员,是党的干部,理应为孩子着想,一定要想法解决三个孩子的上学和生活等问题。”

贾县长当场决定了由县民政局从救济款中列支孩子专门款项,作为三个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镇政府负责孩子学习、生活照料事项。学校免除孩子全部学费,吃住在该镇敬老院,由院里服务人员负责照顾孩子的吃住起居等生活。

这一决定和善举,温暖了孩子的心,也再次感动了我,激动的双眸再次湿润,心里阵阵发热。这个小小的事情,贾县长却把此事看得很大,很重要,现场办公,不得怠慢,干群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留下了极好的口碑。我当时就对这个举措,写了报道,把贾县长时刻关注民生的公仆形象做了宣传,他是干部的典范,为民的楷模,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邯郸县人民的好公仆。

2005年暑假,邯郸县诗词楹联协会成立,我作为协会副会长参加了成立仪式,会上,贾县长当即朗诵了他刚从南韩回来后写的一首古风《南韩统一展望台》:

登临展望台,春暖曙色开。

游人如潮涌,相将结伴来。

硝烟已散尽,枯骨成尘埃。

滔滔汉江水,阻隔五十载。

爷娘望不见,台上独徘徊。

何日能一统,不再起祸灾。

在会议开始前,贾县长看到了我说:“忠魁来看看我写的古风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会儿我还要朗诵呢。”其实,贾县长的诗词水平并不比我差,但他虚心好学,甘心下问、对传统国学知识精益求精的追求与爱好,令我敬佩,使我感动。他的为人处世,他的德艺双馨,他的虚怀若谷,是我终生学习的榜样,也是全县干部学习的典范,效仿的楷模,前行的路标,心中的丰碑。

他是一位德高望重口碑颇佳的父母官,更是一位诗人、散文家。他写的长辈们和自己居住的老宅《西过道》一文,朴实无华的语言里蕴含浓浓的乡愁,娓娓道来的句子中浸润着和睦融洽的邻里关系,平淡无奇的字里行间,诉说了青砖坯墙老屋的历史沧桑。一条悠悠小巷的兴衰变迁史,就是一幅冀南农村浓妆淡抹的风俗画和天然水墨画卷,更是当时中国冀南农村历史发展的真实写照和农村缩影。

新旧世纪之交期间,尚壁镇北屯头村小学要从一直作为校舍的九天圣母庙里搬迁到新校舍,已是邯郸县委副书记的贾虎盘领导,和主抓教育工作的曹淑霞县长一起,到北屯头学校参加新校教学楼投入使用庆典仪式,我当时受中心校张文军校长的邀请,去参加会议并负责报道。我与贾书记再次相遇。他把我叫到跟前说:“快开始了,你过过目,看看我的材料在措辞造句上有啥不妥的地方,给改改。”当时有专门人员写材料,但是贾书记每每都要亲自审阅改稿。我说:“您的写作水平大都比不上的,够好了。”“不行,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马虎不得的。”听张校长汇报工作中,对我的评价和肯定,贾书记笑容可掬地说:“我没有看错你,好样的!”能受到一位县委副书记的当面表扬,我感到如此的骄傲,一股热流再次涌遍全身,心中的的泪花,点点滴滴,把贾书记的话化作了感恩的细雨,凝成深情,植入心底。

老领导退休时,心情特别轻松,没有半点失落,而是怀着一份安贫乐道、悠闲自得的退隐归田的诗人情怀对待离岗,这从他的《退休有感》一诗中自然流露出来。《退休有感》(201012月办退休手续):

梦醒已进花甲年,清风白云霞满天

玉壶酒香邀知己,书海月明觅先贤

晨练太极养静气,晚伴长孙乐陶然

从此不为功名累,自由自在尘世间

这是一份庶民的纯朴情怀,人生起伏顺其自然的博大情怀,更是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的君子情怀。

老领导从人大主任岗位上离任后,因高超的领导艺术和不绝的口碑,又担任了邯郸县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2015年开始,便谋划酝酿着一个伟大的工程。他对我们编辑组人员说:邯郸县人民浴血奋战、前仆后继,与日伪顽等开展殊死抗争、义无反顾的革命英雄事迹,要用文字记录下来,这怒潮喋血的卓绝战斗,这青史留名的伟大功绩,不能尘封在档案里,更不能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他曾说:“习主席说的话非常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红色基因融入代代人的血脉。我们要干点实事,写一部邯郸县抗战时期的红色书籍,让邯郸县和冀南人民都牢记历史,勿忘国耻,继往开来,不懈努力。这部书的名字就叫《红色记忆》,时不待我,要迅速行动,下乡采访抗战时期的亲历者和革命后代,用录音,图片,文字等形式抓紧搜集史料。”消息传出,大家都说:这是一项繁重而伟大的工程,是传承红色精神的最好教材。此举受到了上级领导和邯郸县人民的一致称颂。

2016年的国庆节,是全县人民最难忘的节日,邯郸县撤县设区,消息来的是那么突然,行动是那么的匆忙。到2016年已有2218年历史的悠悠古县,永远从地理上消失了。古赵邯郸,文明古县,化茧为蝶,融入了邯郸市四区。邯郸县没了,更加快了《红色记忆》这部巨著编纂出版的步伐。于是,贾会长作为该书的主编,亲自审核材料,把关删减,去粗取精。他本来就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将近古稀之年的他,废寝忘食,呕心沥血,逐字逐句矫正,各章各节亲睹,像一个临近高考的学子,孜孜不倦、日夜笔耕。他说:“力求完美,要做就做好,不能给后人留下任何的遗憾。”

于是,在菊花绽放的金秋十月,编委会成立了。我作为该书的执行主编,一直努力地与老领导配合着,与编辑们分工合作着。有时候,为一个问题,争论的不可开交,这个时候,他就说:他是一名普通的编辑,大家平等,该辩论的就辩论,一切为了《红色记忆》这部书的完美无缺。有时候,他又是一位兄长,和颜悦色地交流看法。在各个章节标题的命名和插入的古诗词取舍运用上,他更是认真对待。休息时,我和老领导就对面坐着,面对面地交流切磋格律诗,这时的他,俨然一副小学生的态度,和我平心交流,互相研讨创作古诗词的技巧。他说:“我写的后记(跋)的开头,写了一首七律《正气歌》:

漳水悠悠记忆深,当年鏖战抗倭侵。

捐躯赴难旌旗奋,为有牺牲主义真。

星火燎原燃大地,怒潮喋血撼山林。

曾经往事何能忘,谱写史歌天地吟。

你给看看改一下,我在格律平仄上不如你,要向你学习。”我听后,眼里突然一热,激动的泪花又在眼眶里打转。这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说的话,他越是从善如流,越彰显出他的伟大与高风亮节。我的泪光中,再次映射出了他的高大,须仰视才见的高大。

曹丕说过:“文人相轻,自古亦然。”单从文人角度说,老领导的态度和为人,品质和儒雅,早已超越了魏文帝,更超越了我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文人。我曾说他,如不是从政,一定是一位出色的作家、诗人,因为一位出色的作家,首先得有一颗爱心和崇德尚礼的品格。他完全具备这个资格。他的一生,是诗意人生,虚怀若谷的人生,坦坦荡荡的人生,尽心尽力并且十分尽责,任劳任怨不说半点任功的人生!

老领导随着他深爱的邯郸县一起走了,走的是那么的匆忙,使人难以置信,更难以接受。

最使我伤心不已的遗憾,就是6月7日傍晚,夕阳西下,余晖脉脉时,印刷厂来电通知我,说《红色记忆》印好了,明天送去。我欣喜若狂,想把这个喜讯马上告诉老领导,把凝铸您心血的红色书籍给您,让您先睹为快,三年的辛勤付出终于换回了丰硕的成果。老领导,我最敬仰的老领导,我给您打电话,您一直未接,平时您对我的电话是从不拒接的,我怎么知道当时的您正在抢救啊!

您用心血换来的414页的大十六k本,近50万字的《红色记忆》巨著,终于与邯郸县人民见面了,您却永远也看不到您用心血浸染的红色巨著了。您怎么走得那么急啊?您没有看到正式的书籍,只是在审核中看到了此书的校对清样。你怎么就不能等一等啊?你的匆匆离去,是我和编委成员们心里永远的遗憾和痛伤。

殡仪馆的告别仪式那天,天气变得阴冷阴冷,冷雨淅沥不停,雨洒天落泪,风号地哭声。您的离去,感动天地,送别的人群挤满了殡仪馆门前偌大的场地,自发为您送行的省市级领导(曾在邯郸县和贾书记一起工作过)和上千的群众,有您的老领导,您的老部下,您的老同事,您帮助过的未曾谋面的陌生的朋友,还有故乡的上千乡亲……。他们在雨中肃立着,静默着,多想多想,再多陪您一会儿,送您最后一程啊!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印刷厂老板的电话,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带上几本《红色记忆》赶到殡仪馆,在告别仪式结束前,把老领导您心爱的书籍一起火化,让《红色记忆》永远陪伴着您,直到来生。

终于,书籍准时送到。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也告慰了老领导的夙愿,暂且安抚了我昼夜疼痛的心伤。

几天后,我去促进会,看到张老师正抹桌子,边抹边自言自语地说着:“老领导,您一生爱干净,我现在仍然天天在为您抹桌子,您是出去办事了,说不定那天就回来了。”我的鼻子陡然一酸,止不住的泪水再次决堤,终于,和张老师一样,低低的抽泣变作了悲痛的哭声,这低沉而撕心裂肺的哭声,涌出窗外,越过参天白杨的枝梢,穿越时空,飘向遥远的西天。

时已黄昏,张老师和副会长王耀奇领导问我 “你咋还不走呢,天快黑了。”我说:“我等一会贾书记,汇报点事。”“啊?”大家都沉默了,我也突然清醒,办公室一片寂静,只有大家低低的抽泣声。张老师打破寂静说:“我和你一样的心情,总觉得老领导没有离开我们,出去办事一会就会回来的。”

遥望窗外,我好似听到了滔滔滏阳河水拍岸回声,像是在低沉地告诉我,告诉全县人民:老领导没有走,他太累了,正在休息;巍巍太行山顶的松涛阵阵,像是在低低地告诉大家:轻点说话,别惊动他,让他好好休息!

西山的天边漂浮着一抹血染的红色云朵,太阳的余晖一直不肯收回最后的一丝光亮,依依不舍地把温暖洒在了冀南大地的家乡沃土,洒在了老领导生前办公的桌案上,亲昵地抚摸着桌上的《红色记忆》,久久不舍得离去。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母亲的小院

[上一篇] 布谷声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