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评如其人
评如其人
——读风飞扬评史安东文有悟

作者:冷岩


    中国足球、排球的阴盛阳衰,在当下,好象毫无争议了。但职场、居家的阳衰阴盛,似乎还有些争议。
   不甘其衰的某些阳人,尚未彻底沦陷。
     但在文化圈,尤其是石家庄的文化圈,貌似阴盛阳衰已初露端倪。
     至少,我觉得是。
     前两天,因为一篇《毛笔西施,毛笔西施》,我假装淡定的发表了《西施之美》的读后感。窃以为:能写出那样文字的付聪,在美女中一定是最有才的。在才女中一定是最漂亮的。所以,淡定也是假装。
    至于专门搞艺术评论的王浩,我还从未写过关于她的文字。概因为:她很早就发表了关于我书法的评论,若我反过来再吹吹她,似乎有做人暇眦之嫌。故,不论。
    但今天,当看到署名风飞扬的作者,一篇关于青年画家史安东的美文《生花遍地,止水若无》,禁不住又动了男人的凡心:好优美的文章,好有范的境界。如一首李清照的婉婉小令,款款走来,清雅之气袭人。
     宛如一道唐宋风景。
     史安东,我觉得是我的朋友。
    之所以说觉得,是因为我俩见过两次面,交谈甚欢。有两年不见,想起来却不生疏。内心仍有亲近感 ,虽然平时连电话也没得打过,但,我知道我们彼此惦记着、关注着。并且为对方些许的进步而高兴着,也为酒肆茶楼中,闻听熟知的人对彼此其人其作的评价而心下翻腾或欣慰。
    我从来觉得,真爷们儿之间,就该是这样的情谊:
     无需多言,不赖酒肉,为彼此的每一步前行而心安。并且,安东,假如你落水了,哥一定会出现在岸边,并且大叫:小子,把手给我!
     倒是这个云飞扬,说起来还有些缘份。
    画家韩彦磊(就是学问虽大,头发太少。心佛常驻,面如恶刹的那个画坛奇葩),他多次给我推介风飞扬,为她朋友圈里优美的文字叹服。
     彦磊三番推介,许是君子不藏。令我称奇的是,这风飞扬,见了陌生如我的好友邀请,竟秒回确认了。
     零零星星翻看了风飞扬过往的微信小文。美倒是美了,却是十分的小资了些。有病没病的,吟哦几句颇为精致的才华。
     品读了其评论史安东的文章,在我面前幻化出来的,却不是那个病歪歪的林妹妹,而是一个有情怀、有担当、有识见、有格局的奇女,才女。
     凡作文评人者,无不首先凸显出一个活生生的自已,才能写出好的评论。
     付聪是,风飞扬也是。
    阳,真的要衰吗?
    且看她阴盛下去,灿若春花……
                                                                  (作者    冷岩)

责任编辑:王浩
 

[下一篇]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一篇] 蹉跎岁月有传奇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