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乔红的妙笔
——读《行走在滁州的春天》

作者:张炳吉

       在丹桂飘香、金凤轻拂的一个下午,我读完了乔红的新作《行走在滁州的春天》。虽然掩卷多天了,但我的思绪仍然随着“滁州的春天”的脚步,随着乔红那支灵动的神笔,穿越心灵的田野、穿越历史的时空在飞扬、在翻涌。

我没有去过滁州。对于滁州,我知道的仅仅是在中学课本中读过的欧阳修的千古名篇《醉翁亭记》,还有唐代诗人韦应物在那里留下的“春潮带雨晚来急”的著名诗句。读了乔红《行走在滁州的春天》,我才知道关于滁州我的知识过于偏狭、过于迂腐了。原来,滁州不仅是一个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充满着古朴之美、文明之美的古城,是一个民风淳朴、山灵水秀、景色旖旎的旅游胜地;还是一个走在改革开放前沿、城乡统筹发展、投资环境良好、居民生活指数很高的现代化园林城市。

我在乔红绽放着艺术花朵的文字里,读懂了滁州,也读懂了乔红。

说实话,作家创作“颂歌”类散文很难。在我读过的这类散文中,多数内容实在而表现手法一般,思想性较好而艺术性较差。乔红的散文则不,她注重了文稿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让读者在游览她优美的文字中,在欣赏她美词佳句中,在轻快亮丽的语言中,对滁州的过去和现在、经济和文化、城市和乡村、民风和民俗,等等,有了一个全面的、系统的了解。读之不觉得作者在说教、在特意颂赞,反而津津有味,爱不释手。这就是乔红的妙笔所在。

《行走在滁州的春天》的另外一个特点是通篇的诗情画意。概括地说,《行走在滁州的春天》是一篇美文,但它不仅仅是一篇形式美的美文。散文,尤其是抒情类散文比较难写,难写的原因是处理抒情的空洞性与事实性时作者不好把握。这一点,乔红处理的非常得当。读者可以看出,此文通篇扬扬洒洒、一路欢歌,但是,我们又不感到空洞、虚无。为什么?就是因为乔红把事实穿插在诗情画意里,把诗情画意摆放在事实里的原因。这是乔红的又一处妙笔。

     有了乔红的妙笔,才有了乔红的美文。我祝福她,期待她,希望读到她更多、更好的文章。

2018年10月21日于辘轳园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57 发表时间:2018-10-21

[上一篇] 懂球的球迷
[下一篇] 评张文山的《我的开发历程》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