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王西庆:游泳的惊险和快乐(三)
王西庆:游泳的惊险和快乐(三)

作者:王西庆


 王西庆:游泳的惊险和快乐(三)

                  

二十年之后,我有幸旅游来到四川宜宾舅舅的家里,但来的不是时候,正好赶上梅雨季节,这几天宜宾荫雨不断。就在昨天晚上,熙熙攘攘的雨更是下个不停,加上窗户外面凉棚上雨声的“滴打”,使我躺在屋子里久久地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起来似乎觉得精神有点欠佳。早饭以后,外面依然还在下着小雨,这时侯,我看见表弟来到了我住的舅舅家里,拿上了救生圈准备要去长江边游泳。

我的这个表弟,身体看来还是满不错的,快六十的人了,和我八十多岁的舅舅一样,身体还是满好的,脸上还发着红光。听他说,他经常去长江边游泳,春夏秋冬不间断。他们有他们的房子,平常不和舅舅在一起住,只是在前个时期,他母亲生病,后来母亲去世了以后。他忙了好一阵子,好几天都没有去江边游泳了。

这几天,我来到他们家里后,看来舅舅和他很是高兴,特别是表嫂,(宜宾小一点的都可以这样称呼)这几天招待的我很好,非常欢迎我,从远方来的亲戚。刚来时,我还和他们一家子晚上游览了长江边上的风景。可是就是他们唯一的儿子,都三十多岁了还没有“耍朋友”,他们很是发愁。

今天外面的天气不太好,还在下着小雨,但仍然挡不住我这个表弟游泳的热情。我更愿意陪他到江边,去看一下表弟的泳姿。于是,我随表弟出了家门,走了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就来到了江边。但是,在快要到江边的时候,我的耳朵像是听到了不远的地方传来阵阵音乐的声音,我扭头看了看那路边、那即将要拆的、破损的院子和房子里,不错,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动听的音乐声,在他们的房门上还贴有水上救护队的标志。我不知道,不知道在这里,在这破烂的地方,竟然住有水上救护队,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专业的,反正里面有说有笑的很是热闹。

我们两人穿过了马路来到了江边,看来今天天气确实不太好,我都觉得很冷,天气还断不了下着小雨。我看着清澈的金沙江江水,有好多年我都没有来过宜宾了,我只知道记忆中宜宾金沙江的江水,颜色是金黄色的,那岷江水是透绿的。而今天我来到江边,我就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现在金沙江的江水反尔变绿了呢?而岷江的水反尔变黄了。仔细想起来,原来在金沙江上游,国家前几年建有一座大型水电站,叫向家坝水电站,水电站装机容量是775万千瓦,是我国第三大水电站。而岷江水之所以变黄,原来现在是雨季,江面上在长着大水。

来到江边后,我看到江边上只有我和表弟两个人,听表弟说,平常这里来游泳的人很多,即便是冬天,也来的人不少。不过,在今天,天气下着小雨,天气确实不好,更没有人要来这里游泳。但表弟这下雨天还要坚持,这种精神真是可佳。他坚持一个人下到江里,又要坚持游到江的对岸,我真为他一个人的安全担忧。

在这时侯,我真的是想陪伴着他游到对岸上去,因为确实我觉得的我的游泳技术还是满不错的,我曾到过大海里游过泳。听表弟说,这金沙江的水是从雪山下来的,这个时期水是很凉,不经常游泳的人是受不了的,而且很容易感冒。我低下头用手摸了摸江水,确实够凉的,不过,在当时我真有心下去游泳,但我却没有带游泳裤叉。

这时,我看见表弟迅速脱了衣服,只穿着裤叉,把红色救生圈上引出了的绳子套在自己身上,然后纵身跳入江水之中。

看着他拖着救生圈一点点的望对岸游去。这时的我,对他好像过多的担心起来,江面上现在看不见一条轮船,甚至是除了他连一个人游泳的也没有,透过江面上薄薄的迷雾,可以轻松的看到金沙江对面,那合江门码头上醒目的、白颜色的长江地标。

看着表弟继续在江水中游着,我突然吊着的心好像是增大了,因为前面就是金沙江和岷江的会合处,以前我看到过,那里的风浪是很大的。

这时,我想起了我在北京的时侯,旅行团组织我们一日游,去天津郊区游泳馆玩冲浪时,每个人都的穿上救生衣服,我曾经不想穿,但导游为了我们的安全必须让我们穿上 ,那一次是我玩的最最开心的时候。那冲浪有两米多高,我们游客们在巨浪之中上下起浮着,就好像、就好像我们这些人刚刚从撤翻的轮船上跳下来一样。

在当时我不知道心里有多么高兴。说实话,那时还是大热天,我还是第一次穿着救生衣服玩冲浪,在两米高的大浪中游泳,我还是第一次,也不怕有什么生命危险,更不怕腿肚抽筋。玩的真是比以前每一次游泳都很开心。

可是在这里,我看着江水中,看着表弟一个人游泳的身影在一点点的由大变小,眼看着就要消失在两江交会的惊涛骇浪之中。可是,不一会儿,忽然,忽然我觉得,我仔细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看着那江水之中表弟的身影又由小变大起来,他后面拖着的红色的救生圈也跟随着浪花上下起伏。这时的我,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江边潮湿的空气,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上岸后,表弟竟然不觉得冷,而且还很高兴,他能够在这么大的、天然游泳场地上一个人游泳,我真的是很佩服他的。在回来的路上,我捉摸着过两天天气好转以后,我也要带上救生圈或穿上救生衣服下到江里去游泳。但遗憾的是,我又被叫到了另外一个亲戚家里去住,并且几天来,我在宜宾旅游的时间安排的很紧,我马不停蹄的不仅在亲戚们陪同下坐车去了宜宾李庄,而且还去了宜宾的蜀南竹海、南溪古镇等等,虽然我已经是七十的人了,但我觉得我和年轻人一样。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要再来,和表弟一块儿去畅游长江。

在回家的路上,在那个破损的院子里,依然还是传来水上救护队、那欢乐的歌声和笑声。我想,他们不知道什么时间就来了,更不知什么时间有人来呼叫他们去救援。当然了,没有人来呼救,他们会觉得更好。说明现在外面很安全,但只要有了命令,我想,他们一定会全神贯注投入到紧张的救援当中去的。而在这样的天气之中,他们能够想得到有人很少去江中游泳。当然,我表弟是个例外。他们可以放心的去唱歌,放心的去说笑,放心的去跳舞。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沾不着”外传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