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天鹅怨(寓言)
天鹅怨(寓言)
作者:昌隆


  天气越来越冷了,天鹅爸爸和天鹅妈妈仍然没有起飞去南方的意思,天鹅宝宝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孩子们,”终于有一天,天鹅爸爸把天鹅宝宝叫到跟前,“孩子们,你们开始长大了,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结伴飞行了。“爸爸看了一眼默默不语的妈妈,”你们的翅膀硬了,可以长途飞行了,我们要去南方,去中国的内蒙。你们一定要记住飞回的路。“难道爸爸妈妈不和我们一起回来了吗?“天鹅爸爸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用翅膀拢住天鹅妈妈的脖颈:”妈妈会和你们在一起。我们出发吧。”

  离开寒冷的西伯利亚,天鹅爸妈带着孩子们开始了漫长的空间跋涉。它们一路向南,向着另外一个国度飞行。天鹅宝宝惊奇地跟在爸妈身后,先是目不转睛地盯住爸妈,慢慢地适应了飞行的节奏,开始左顾右盼,它们忽而在晴朗的天际翱翔,忽而在云中迷失方向,忽而离开爸妈好远,忽而跑到了爸妈前面。兴奋与疑问交织着,伴随它们向着那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向前,向前。

 “我们在巴音布鲁克停留多久?”穿过一片云以后,天鹅妈妈问。

  “我想你和孩子们先停留在那里。我去崇明,我们推迟行程也是因为巴音布鲁克少了一半行程。”天鹅爸爸犹豫了一下说。

  “可我们还是想和你一起去。”

  “从西伯利亚到巴音布鲁克,我们还转道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脉,让孩子们飞越了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到荣城又是一半的距离,我怕你和孩子们吃不消呀。”

  “我们天鹅生来就按这个路线飞,祖祖辈辈都这样飞,我们不怕的。”

  “可我怕呀,”天鹅爸爸叹了口气,“我们的确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生存,可是近些年的情况不一样了。”

  “我清楚,这一路,越向南,空气越不好,我也感到了体力的不支,昨天我还听见孩子里有谁在咳嗽。去年在崇明的时候,就看到人们戴上了口罩,心里真是难过,难道我们不是生灵吗。”

  “庆幸吧,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回到西伯利亚,或者迁徙到其他荒无人烟的地方,人类可是无处可逃的啊。”

  几天以后,这群来自遥远异乡的天鹅终于飞到了中国的新疆。

  “孩子们,这就是巴音布鲁克,你们和妈妈先住下,我继续飞去崇明和荣城,看一下我和妈妈相恋和生活的地方,那边也有我们的家。”

  “是的,”妈妈满心欢娱地说。

   “如果情况没有变化,我会来接你们一起去,”天鹅爸爸坚定地说,“只有我回来,你们才能去。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们就永远不要向南去了。”说罢,天鹅爸爸头也不回地向着东南方飞去。


           南飞的天鹅,你为什么不回头?

       因为我不想让你看纷飞的泪;

       流泪的天鹅,为什么不让亲人一起飞?

       因为我不知道那个离开的家是否还在……。

       ……。

  去年离开崇明的时候,天鹅爸爸就听别的天鹅聊过,这里只是天鹅栖息半年的地方,天鹅们来的时候,这里可以收门票,而其他的时间这里都是空闲,半年的大把时间、好大一片湿地,人类是不愿意让它闲置的啊!

  天鹅爸爸很无奈,它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崇明,没有一起去荣城。孤独的天鹅爸爸,抱定信念,为了妻子儿女不失望,它宁愿独来独往,担起这个家,而只是让它们幸福地生活。

  天鹅爸爸不停的飞,不停的飞。按照天鹅爸爸的想法,最理想的地方是崇明,它可以先到崇明,然后往回走,经过荣城以后,再决定接它们来哪个地方。但是,崇明已经没有了它的家,它熟悉的湿地明显地小了,建设了许多的人文景观,保护天鹅的牌子随处可见,可自己辛辛苦苦搭建的小家,被拆得荡然无存。天鹅爸爸尝试着寻找同类伙伴,却没有踪影。


  “快看快看,有天鹅来了!”有人兴奋地喊,追逐着跑向天鹅爸爸。

  “今年怎么才一只?”

  “不是一只,前些日子也来过,然后就走了。”

  “是,我也看见过,好像是一家。今天这个算单飞了。”

  “是啊,天鹅从来都是成双成对的,除非另一只死了。”

  “要是我我也不来了,我都听见天鹅咳嗽了……。”

  “嘻嘻……。”

  “天鹅是什么?是鸟儿啊,人家自己有自己的家,你把人家的窝给拆了算怎么回事?你以为你是谁?哦,人的房子空闲半年收空置税,天鹅也要收吗?收不到,就要拆了人家的窝吗?”

  “别笑话天鹅了,我看你还不如天鹅呢。”

  “嘻嘻……。”


  天鹅爸爸降落在崇明曾经生活的地方。它听不懂人们在说什么,却从人们的眼神里看出悲切。湿地上人的脚印和胶皮靴散落零乱,遗弃的螺蛳、蛏子皮比比皆是,完全一幅人与动物争食的画面。

 天鹅爸爸步履蹒跚地来到岸边,步入水中心觅食,它猛然发现,自己的羽毛立刻就沾上了几乎看不到的半透明油污,它马上回到岸上,然后用热切的目光远眺观望它的人们,似乎在祈求人们的帮助。但是它没有得到人们理解的目光。

 天鹅爸爸终于下定决心,它要去寻找一处永远属于自己的地方,它没有折返行程向北去荣城,而是向着更加南方的方向,飞去。


  天鹅爸爸飞到了一万米的天空,用它敏锐的眼寻找清澈的、温暖的水,它不仅曾经飞过了黄河,今天又飞过了长江,还飞到了更加温暖的中国江南。天鹅爸爸还没有找到它想像的地方,就感到体力不支了。它知道,自己身上最娇气的绒毛,被海边湿地的浮油沾污了,有了油污的绒毛没有机会得到清理,长时间地在长空飞行,依附了更多的的污渍,雪白的天鹅,成了脏兮兮的灰鸟,羽毛上的污渍渐渐令摇摆的翅膀变得费力,它需要花更大的体力,为妻儿寻找新的家。

  天鹅爸爸飞呀飞呀,它太想告诉天鹅妈妈和孩子,不要走得太远,在中国的新疆就有温泉,那就是天鹅足可以越冬的地方。天鹅爸爸后悔没有告诉它们,它,渐渐地感到,这个机会可能没有了。

  为了团聚,在天鹅爸爸最后的日子里,它义无反顾地往回飞,它甚至违背了解夜间飞行的习惯,用最后的力气,不分白天黑夜地往北飞,往北飞。天鹅爸爸心碎地想,如果我死了,孩子们的妈妈会自己孤独后半生,我不要这样,我不能让它孤独……。它甚至听到人们的惊诧,在一个入冬的季节,人们或许看到一只离群索居的天鹅,逆向的,向着有妻儿的北方,飞去……。

  终于,天鹅爸爸的翅膀被尘埃粘贴起来,再也无法打开了,它的力气已经完全用尽,终于坠落在了它也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巴音布鲁克的湖泊静悄悄,天鹅妈妈带着孩子们飞呀飞,空闲的时候,它就飞到能够飞到的最高的地方,向着南方眺望。

  从冬到夏,从夏到冬,天鹅妈妈想也不用想地知道了天鹅爸爸的故事,它们曾经拥有的家,一定是失去了。天鹅爸爸一定在找一个新的家,但它一定是失败了,因为只有死亡才能让天鹅爸爸不回来,无疑,它一定是死了。

  孩子们长大了,陆续成双成对地飞走了。

  天鹅妈妈也飞走了,在无际的天空,凄凉的湿地,永远徘徊着那只孤独的天鹅妈妈。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下一篇] 愿与红梅共傲骨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