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坛资讯 > 北京采风(总第39期)
北京采风(总第39期)

作者:冀采北京分会


本  期  导  读
  【抗疫情作品选登】
  ★由衷地赞美您——献给无畏先锋钟南山院士/刘辉(文军)
  ★春曲前奏/刘辉(文军)
  ★力量凝聚,我们愈加坚强/刘辉(文军)
  ★文亮自语/刘辉(文军)
  ★武圣、武圣,“抗疫”必胜/刘辉(文军)
  【创作漫谈】
  ★散文的笔墨从胸襟里来(连载5)/谢有顺

  【抗疫情作品选登】
  由衷地赞美您
  ——献给无畏先锋钟南山院士/刘辉(文军)

  千钧重托奔前沿,
  一发冥悬责在肩。
  国难时刻抗非典,
  又逢领命帅当先。

  力争剖析病理源,
  抢头约赴鄂都巅。
  国人盛赞院士美,
  共祈钟老寿南山!

  谨以此诗献给钟南山先生
  祝老人家一路顺风
  胜利凯旋

  2020.1.22.午。


  春曲前奏/刘辉(文军)

  去看看枯草醒了没?
  点点红晕似乎羞涩了雪梅。
  可惜,缺失魅雪的季节,
  少了恰当的点缀。

  蜂涌而上把迎春粥棚吵的烂醉。
  你碗里有枣,我碗里有栗,
  他把一锅黍米搅和的又黏又碎。

  欲求春风初拂,
  无情之手又把年轮强加于人一回。
  纠结着数不清多少霜染的头絮花蕊,
  捏上一把——
  权作祭奠冬季的追悔。

  年复一节,年年省亲路上排起长队。
  腊月沉稳一把将一年的序幕拉开
  ——欣喜、陶醉,迷茫、梦归?

  今年春天注定让后人去回味。
  楚鄂风云,
  卷起中华大地齐心协力风雨同行的钢铁捍卫!

  病毒悄然袭击。
  惊动三军、惊醒国人、紧急筹措中:
  党中央下令集全国之力打一场人民战争,
  无往而不胜大中华无坚不摧。

  一切惆怅锁紧眉头一切感动使我盈泪。
  今年春节流行“宅”居哲学,
  安静地安然处之。等着战鼓擂擂、
  等着围剿毒匪、等着捷报频吹!

  一切非要经历过凌风淋漓的前奏。
  把一个释然当做解释心理动态的词组,
  释然高尚。
  去稀释世间许许多多的无所谓!
  2020.1.27.修饰


  力量凝聚,我们愈加坚强/刘辉(文军)

  疫情甚是伤感神笔触,烈燥泪喷波澜且壮阔。
  抒发情怀,皆为心底迸发之语。
  点点滴滴,痛为国殇而深泣。

  纵论中华,民族缕缕遭难,而不饶不屈。
  剥丝抽茧,数十个鼠庚巧之不幸。
  国史卷卷实之为痛矣。

  爱尽今朝,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民族不屈、山河不惧、精神凝聚。

  遇民族之国难:其境况更艰、其核心更坚
  其民心愈加顽强而不可摧!

  除夕夜、三军将士,聚集天使从天而降。
  南北中东西,全体总动员。
  设天罗地网,殊死决战
  全方位围剿病毒性冠状瘟疫。

  全国只设一座大棋盘,
  总动员:“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所有中国人民的血肉铸成长城千千万万。
  长江水滔滔、黄河浪咆哮。
  英雄武汉不孤独。

  钢铁臂膀亿万万:敢撼地动、敢令山摇。
  中国力量无坚不摧,天地昭昭!

  鼠年开局尚且不顺,
  但无法阻挡迈向全面小康坚定步伐!

  只无奈,国之大难临试卷又临一次大考。

  如今全面实施自己照顾自己战略,
  严防死守,与旁人一律没有关系。
  提防一把亲情泪、一酒朋友情,
  惟恐玷污你宝贵无害躯体。

  警示一句话,别到哪去
  倘若遇见谁也别热络搭理!

  又一次提醒,别再心情那一声咳嗽、哪一个喷嚏。
  不论谁弱势、谁强势,此时全部回避。
  口罩中国,全面遮蔽。
  朗朗乾坤,全民值守,
  将魑魅魍魉全部病魔一一抵御!

  无所谓几千年古国文化礼仪,
  瞬间威严暂且被临时扫地!
  你不敢认我,我不敢认你。
  哪怕是邻居、哪怕仅仅隔五公分水泥墙壁。
  你我之间,保持大空间距离。

  您是一位老人,再保留一口气息。
  病不能医、衣不可洗、亲人不能见、朋友不可聚。
  远方殷殷嘱托,近处温暖社区。

  天地明鉴。
  生死两别离、鼠天情不可应、庚地无所顾忌。
  昂头挺胸,我长叹又何须?

  我不惧银河不理,
  国之暖,倾情罩满九百九十六万平方公里。

  又待春天暖阳
  等一览繁花盛开、又待夏季
  听大自然生灵所有亲切气息。

  我们还耐心等着,等着金秋金黄色收获。
  我们敬畏并感恩大自然无私赠予!
  2020.2.4.立春。

  文亮自语/刘辉(文军)

  我从没梦想成为一座魏巍泰山    
  就作一羽鸿毛轻松轻   
  我提前吹哨   
  就想把警示羽毛吹到天上 
  去飞 

  终于热梦
  睡醒了 一小会儿  
  国人再幸福美满了   也别
  就知道狂喊骄傲    那两个字
  不是随性出口的
  词句

  我走了
  带走对祖国对亲人
  无限深情的牵挂    我身上
  揣着训诫书不再怕
  谁来狠着命捶打
  我心   

  我还是说吧
  国人呀   还是谨慎点好  
  把好口德把好口关
  责任

  喊了那么多我骄傲  无所畏惧   
  暂时还遏制不了新型病毒肺炎
  无比狂妄得意
  贪婪

  老老实实
  敬畏自然吧    
  别在轻蔑或傲慢   
  我与你同是一缕轻轻鸿毛
  如斯 

  鸿毛飞走了    
  阎王爷找我优先报到    
  说我最年轻最有学问   
  还可以依旧做我的医学博士治病
  救人

  我筋骨很硬
  谁想抢先过来
  我都可以奋力阻挡那垂死挣扎的求生
  精神

  可爱的祖国
  我实在不愿意极速
  默默离去  我不狠心抛下家人
  祖国啊  那里是故土故乡
  如今都是战场更需要我毅然
  挺身

  我还想调整我的发音
  急促哨声汇聚成亿万交响    
  我用我的训诫书
  简叙真相里的
  忠贞

  无奈中  话语苍白
  不代表我对祖国一片赤诚忠心
  警示继续、救援继续、灾难继续
  留半分希望一缕阳光
  照耀

  给我——
  警哨一直劲吹   黎明一直召唤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万分紧急  十万火急   
  我们一起努力憋住一口气
  冲锋冲锋

  共同抗议
  冠状病毒的残暴滔天
  罪行

  共同探密
  可爱自然与人类和谐并行构筑
  命运共同体

  共同抗疫
  一传十  十传百的顽敌
  惟一去英勇阻击  
  确实没有别的选项

  前沿是
  大江南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生命里的誓言依旧生死与共
  同舟共济

  我们救死扶伤无所畏惧
  我们听党指挥前仆后继

  待到山花烂漫
  我不会希求谁还把我
  记起

  记着把微弱哨声放大响音
  我亲爱的祖国啊    尽可
  放心
  2020.2.8.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日子。


  武圣、武圣,“抗疫”必胜/刘辉(文军)


  (一)
  我的岗位

  一举一动,聚焦我的视线
  请问: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的职责
  什么都得询问明白
  警戒之内,全是我的兄弟姐妹
  雨夹雪、风和雨
  遇所有的冷
  我会用全部的英勇
  一一反击

  (二)
  我眼界的非常视角

  平常里我经常大笑不止,也会毫无顾忌
  今天我上岗执勤,会一脸子严肃脾气
  始终保持高度警惕
  写下住址、出示证件
  来来往往、问清事由
  一切得守“抗疫”指挥部的所有规矩
  这儿可没有,多此一举

  哥们儿,您有话好好说
  您别急赤白脸的急
  非常时期
  非常纪律

  请您戴上口罩
  请大家别一块堆儿聚集
  请留下登记信息
  不是我事儿多,我在门卫的岗位
  日夜站岗为保卫社区
  也是为自己,更是为了您好啊

  (三)
  守住家门

  遛遛弯儿、锻炼下身体
  打住,我哪也不去
  守住家门
  国家有令在前
  抵御病毒从咱自个儿做起
  出门儿?咱就倒倒垃圾

  商场、药店、超市、医院
  戴口罩的日子里
  我哪也不去
  守住最后防线,直至最后胜利

  (四)
  武圣,我的大武圣

  这里有关羽足迹
  也可能就是心口传奇
  这里还有老虎洞的痕迹
  也可能就是荒芜的好奇

  我知道这里曾立起过一座庙宇
  尽管是泥塑的神明
  可也是关羽关公的魂
  归属所在地

  老槐树还在,它见证过这一切
  什么灾难、什么困苦
  老槐树都一一扛过
  它告诉咱们
  武圣人
  刚强

  我们誓言要把“抗疫”的人民战争
  决战到底
  然后与老槐树交一下底:
  大武圣人
  创造奇迹,一如既往,所向披靡!
  2020/2/14。下午。


   刘辉(文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理事。《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丛书作者。京报刊“京味儿”专栏作家。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新国风》诗刊副主编。北京市残疾人写作学会名誉会长。


  【创作漫谈】
   散文的笔墨从胸襟里来(连载5)/谢有顺
   汪曾祺在《小说的散文化》一文中说,散文具有“大事化小”的功能,这表明,有一类散文所深入的是个人情趣和个人琐事的世界之中,它不像那些革命性散文或思想性散文那样,一眼就能让批评家识别出作者在散文里的话语追求——许多的散文好像是没有多大追求的,它们仅仅是为了呈现个体的状态,个体那微不足道的情趣。汪曾祺自己的散文就是这样。事无论大小,情无论深浅,在他的散文里都慢慢道来,不动声色,文辞朴白,却韵味悠长,那种闲心和风度,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学得到的。
   这个时候,批评家还有什么用?他还能找出怎样的理论语言来阐释这样的散文?好像一切的阐释都是多余的,面对这样的散文,惟一需要的是阅读,是用心去体认,用智慧去分享。当代散文界实在是“批评家”太多,“读者”太少了;“阐释”散文的人太多,“读”散文的人太少了。
   这样的局面,今天应该改变了:我们都需要重新做一个散文读者。
   ——这话同样也适合散文作家。做不了好的散文读者,也成不了好的散文家。这是常识。如果散文读者要求用心和智慧来感受美,来洞悉文字里的情怀,散文写作者就更要扩展自己的胸襟,提升自己的旨趣,并学习在真实和信念里,让心有所行动。真的背面是假,心的背面是僵死的知识,而散文写作,不过是要让灵魂在这个世界上发出独立、有力的声音。这个声音要让人看得懂,这个声音要感人,这个声音要富有美感,这就是散文的话语容量:广大、无限、喧嚣,但有着坚定的心灵指向和精神坐标。并非它没有欢乐和游戏的权利,而是出发的前提,必须服从于那颗淳朴的心。在众多的文体中,我一直倾向于认为,散文是对人心最忠诚的守护。它的话语边界可以广博,但精神的通道却极其狭小;它所描绘的实感世界可以庞杂,但它对心灵的注释却往往清澈见底——因为它的“逼人性”,排斥一切虚假、夸张和装腔作势。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甚至认为,散文的话语方式,在本质上应是优雅和富有美感的。周作人在给俞平伯的散文集《燕知草》作跋时,称赞俞平伯的散文是“最有文学意味的一种”。他把这种文学意味概括为“雅”:“我说雅,这只是说自然,大方的风度,并不要禁忌什么字句,或者装出乡绅的架子。”自然大方的风度,指的是人心,也是话语,是散文特有的松弛和本真,是一种写作的状态,是人心和文心的合一。王统照则在《纯散文》中说,有一种散文,“没有诗歌那样的神趣,没有短篇小说那样的风格与事实,又缺少戏剧的结构”,但能够“使人阅之自生美感”。这种美感的生成,同样关乎一个人心世界的展示,而不仅仅是一种修辞的风格。

主  编:刘维嘉 
副主编:张  丽
编  辑:任淑敏  杨  梓  张德虎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馆陶县作协《陶山》助力疫情防控 《澳门晚报》转发作品

[上一篇] 北京采风(总第40期)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