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民间高手 > 农妇有梦书墨香
农妇有梦书墨香
作者:莲花香片
                    农妇有梦书墨香
                                        苏从惠

    可不可以这样说,生活无梦,则日子贫乏无趣,生命苍白单调。日子,其实是大大小小的梦中梦一串串连接的小小风铃,单调中透出清脆玲珑,叮当有趣。如果有一个绵长悠远的梦中梦贯穿生命始终,人生,当不致乏味,生命也有了存在的价值,不是吗?
    而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出版一本自己署名的新书。厚厚的,封面洁白,有细碎的小黄花摇摇欲动。
    想想,这一份深深地文字情结,应该始于幼年时。这梦想,始于少年,而愈来愈清晰强烈,却是日渐老来的事情。将近天命之年,对一切看淡了许多,可对于在血液里纠缠缠绵了多年的文字,竟是无法割舍,非但不能割舍,竟是日渐依恋起来。
     听说,自费出版一本新书,两三万元即可。对于日渐贬值的人民币,对于某些腰缠万贯的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对于讲究勤俭为美的农家日子来说,究竟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且不说拿不拿得出手,该与不该却是最原则的问题。以农家收入来说,我们家也算得小康人家,可要是让夫君心悦诚服的拿出这笔钱,怕是比登天还难。飞涨的房价让多少家庭不堪重负,他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哑口无言:你不知道儿子还租房子住吗?
    芸芸众生,谁不为五斗米折腰。万般事小,柴米为大,这是千古颠扑不破的真理。想起那日一起去书店兑换一年的积分时,夫君那瞪大了的一双眼睛。“九百多分,一个书店你居然就花了九百多?”心,狠狠地凉了许久。以后的日子,到底学乖了些,积分分两次兑换。自是为了免却伤心,柴米夫妻,各自不易。其实,凭心而论,夫君待我不薄,八九百元的衣服,是不皱眉头的。有时候,甚至是从他的小金库提出来的。可对于买书......唉,难怪人说,沟通,总要在同一层次上。
    想起自己也曾边叹息边写下的一句话:农家简陋的餐桌上,你总不能端出蒸唐诗,煮宋词,油炸汗文章吧?怕不将你扫地出门去。由不得依旧低低叹口气,如果在我日渐富裕的家乡,农妇读书也成为一种时尚,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想来,这一份美好的奢望应该不会太遥远吧。
     而今,农妇上网不再被视为不正经,我的生活记录也被身边的姐妹们用赞赏的目光阅读着。自然,身边也不乏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关心。有时,看我为生活起早贪黑,超负荷劳作,会无限同情的说,现在你不瞎写了吧?或是疑惑不解的问:你老写那有用吗?挣多少钱了?夫君若听到,好生激动,终于捕住发泄的机会:挣钱?就她?喝凉水都不够。每每听到,总会有凉意痛痛的弥漫开来。
     其实,即便是我那半生教书育人的父亲,在我将自己发表在《乡音》杂志的文章《父爱无言》欢欢喜喜的拿回去给他看时,他也仅仅是叹口气,问我怎么又想起写字了,把心思用在过日子上吧!当时,满心的欢喜变作了委屈与失落。可是,父亲去世后,我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却发现他将那篇文章与他重要的证件放在了一起,犹见泪痕斑斑。父亲究竟是懂得女儿的,只是怕婆家人不高兴而已。那一刻,泪如雨下。
     有时候,自己又会忽发呆想,为什么没有人提倡一个农妇读书节呢?一年有那么几天,一天有那么几个小时,三五知己好友,或者灯前枕上,哪怕仅仅是为了哄孩子睡觉读一段格林童话呢。不要说没时间,大抵世上乡间妇人的陋习是相同的,大把大把的好时光浪费在东家长西家短的无聊闲谈上,而我这不好与此的,反倒成了异类。连半世荣辱与共的夫君都无限伤心的叹息,你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
     真的,如果每一个农家女子闲暇时都能做到人手一卷,那该是怎样温馨诗意的世界,惆怅展华卷,无助有墨香。休道世事多炎凉,试看悲悯文中藏。往大里说,一个知书识礼的母亲,必会养育出好学上进的儿女。假以时日,农家孩子的整体素质会不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呢?

    当读书在农家成为一种时尚,应该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而我的出书梦,是不是也算得情理之中的事情呢?如果家家都有一位爱读书,会读书的母亲,慢慢会引导出一个爱读书的家庭。有了众多爱读书的家庭,便会有爱读书的民族,读书成风,何愁不国富民强。不是吗?

                        --------获得华北油田杯我的梦想征文三等奖

[下一篇] 布艺传承人——巧女李凤霞

[上一篇] 衡水籍藏家王文昌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