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我的捡漏故事之淘宝记

作者:小小瓷痴



华夏收藏网讯 周日看了央视2套《寻宝》——走进赤峰,在这一辑节目中有一位持宝人花了两百多元买了一个元代梅子青釉的龙泉刻花碗,专家连称捡漏了,最后估价4-6万元。“捡漏”是古玩行里的一个术语,意即,卖古玩的人不知道自己要卖的古董真实价值,以极低的价格出售,让买家捡了个大便宜!相对买家而言——就是很便宜的价钱买到很值钱的古玩,而且卖家往往是不知情的。在收藏界,流传着种种捡漏的传奇故事,被藏家们所津津乐道 。凡爱玩收藏的人,都有一个“病”,就是盼着哪天能捡着漏!我也常常做这种美梦!梦想着有那么一天……

在我刚接触收藏的起初几年,我走了一段的弯路。看了几本书,自觉悟性不错,就开始行走江湖了。殊不知“360行,古董为王”,不知深浅的我买回家的基本都是“药”,交了不少的学费。吃几堑长几智后,发觉自已不能再独自一人闭门造车。于是开始虚心向一些前辈讨教,多和他们交流心得。不论刮风下雨,周日的古玩墟我是每回必去,多看、多听、多聊、多上手。当家里买了电脑装上宽带后,我就成了网虫,业余时间几乎都泡在收藏论坛上,海量的相关知识,清晰的图片,网络的精彩加上自已孜孜不倦地学习,我的鉴赏水平在不断的理论积累和收藏实践中得到很大的提高。随着知识和经验的日积月累,我终于和梦寐已久的捡漏不期而遇了。

那是2006年的5月21日,龙岩市收藏协会举办了一场小型的藏友交流会。天刚蒙蒙亮,我就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匆匆洗漱一番后,我就骑上“铁驴”,风驰电掣地赶往会场,生怕有人比我先到,将我喜欢的买去。到了一看,起早的几乎是那些外地来的生面孔客商,本地的玩友倒没到几个。呵,如我所愿!那些摊贩们陆陆续续地将所带的东西摆开了,我也就在旁边边睁大眼睛盯着,还不时留心着周围的摊位!开门的老货还真是不少,不过我的重点目标是那些外地来的客商,有几位是江西佬表,他们那儿的货多。东瞅瞅,西望望,大多的摊位都摆好了,没有瞧见自个中意的,不免有点失望!心有不甘的我打算再巡了一遍,走到了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小伙摊前我定住脚步,只见瓷器堆里有一个开细片的小家伙,我脑子里不由地冒出了一个词“哥瓷”。我压抑住自已激动的心情,不敢喜形于色,于是左拿一件瞧瞧,右拿一件看看,一边和这位小哥拉起呱来。在闲聊时我了解到他是江西吉安人,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下海,行走江湖有两三年了。也许是年龄相仿吧,我们挺谈得来的。于是我决定不按常规的砍价方法,决定走感情路线。从摊上抓起那件哥瓷,细细端详起来:这个小家伙应该是件水盂,器型蛮特殊的,至少我以前从未见过类似的。口是圆形的,施了一圈的酱釉,底为六方,开细密均匀的鱼仔片纹,胎质坚硬白润。口沿施酱釉,在我的记忆库时这件东西应该到清中期了。于是我慢不经心地问:“小哥,这个小罐罐多少钱呀?”“三块二。”“三块二,这么便宜?”我装做听不懂古玩里的行话,小哥怕我真的掏出三块二角钱来,赶忙解释道:“三百二元人民币啦!”“哦,这是什么时候的呀?”“反正是老的,打底民国吧!”我一听,心里不由一喜,有戏,看来价格可以再砍砍。于是我又问:“小哥,这个价高了点,能不能再少点?”“二百六吧。” 这时候遛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位认识的县城底下的资深玩家正巧逛到的旁边的另一个摊位,于是我就想请他帮我把把关。可是当时他语气很冷,生硬地回了一句“自个看!”他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这位前辈算我们这眼力较好,古玩鉴赏水平较高的行家,卖的都是老货,就是价格高些,我也曾和他交流过,在他手里买过几件不错的瓷器!可今天他是怎么啦?莫不是他也瞧上了这件哥釉小文房?很有可能,于是我暗下决心,不管卖家让价多少,我都要把它收入囊中。于是我又对卖家说:“小哥,您瞧这个水盂底还有点小磕呢?不是全品,二百六是不是贵了点?”“我从乡下收来就是这个样,要不然就二百三吧?”听他的口气似乎还有降的余地,于是我就开始打感情牌了“小哥您瞧我刚出来工作,工资收入不高,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交流,您就算优惠点,照顾照顾小弟。”小哥看我确实有诚意,于是就应道“二百,不能再少啦,虽然我收的便宜,可老弟你总得给我挣点路费工钱吧!”看人家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往下砍啦!“好吧!二百我要啦!谢谢小哥!”于是我掏钱付帐,小哥收了钱便找报纸帮我打包!成交啦,悬空的心终于放松起来。这时我瞧见旁观的那位前辈表情有点不自然,虽然装着在看别的货,可眼神不时瞄向那个正被打包的哥釉水盂,心有所不甘的样子。我心里在想:早起的鸟有虫吃,看来这话一点不假!不要眼红哟,谁让我比你早到一步呢。收到宝贝后心情自然大好,不由诗兴大发,这正是:

周日小痴我起大早,藏友会上去寻宝;东走走来西瞧瞧,摊上老货真不少;场中机会时时在,眼尖手快很重要;你来我往心算计,皆大欢喜终成交;天道酬勤终得宝,捡了小漏乐逍遥!

回到家里将哥釉水盂照片上传到收藏论坛上请藏友们赏评赐教,藏友们纷纷回帖称赞东西开门,器型少见,到清中期了。当他们得知我花了二百元就拿下后都说是漏,有位心急藏友直接发短信求购叫我2000元让给他,我婉拒了。不仅仅因为我喜欢它是一位“小帅哥”,主要是因为这个哥釉水盂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它是我收藏人生中的第一个漏,它见证了我眼力和鉴赏水平的提高,它让我明白了收藏无捷径可走,要靠平时一点点的知识累积,也让我深深体会到“知识就是财富”,每当我瞧见它,我都会想起这个属于我的捡漏故事!

(本文刊载于《华夏收藏》报刊第9期)

编辑:赞杨 总编 来源:《华夏收藏》报刊 点击量:93 发表时间:2017-05-17

[上一篇] 一块元宝
[下一篇] 藏品展示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