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刘绍本教授与我
刘绍本教授与我
作者:孙琳

       去年初夏的一天,我与妻外出购物毕,返家途中,接到了消息。说是有我的快递,让抓紧拿取。心里有些愕然。不曾接到有谁给邮寄东西的信息呀。

快递小伙等候在村学校门前。我接过邮包一掂量,就知道是印刷品。心里又是惊讶。是退稿?还是谁寄来的杂志?

疑惑使然,当即打开——呃,原来是我的一篇小说的纸稿!里面还夹带了一张白纸,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字。顿时明白了——这是刘绍本教授邮来的!

还是在去年46日,参加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组织的鹿泉石窑小镇采风活动。中午吃饭碰巧与刘绍本教授同桌。酒席宴前,有机会与刘教授深谈。因为随身带着一篇小说纸稿,趁吃罢饭空隙,紧忙拿出来,恭恭敬敬递过去,托付回去后抽工夫看看,好给指正一下。面对我这个基层作者的恳求,刘教授没有半点犹豫与为难。爽快地接过,并且回话说:“好的,回去后我一定拜读!”我有些战战兢兢地说:“盼望得到您的斧正啊!”匆忙间,只是在小说第一页写上了我的姓名,连通讯地址也没有来得及写上。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忙于日常杂事,回家后,就将这件事淡忘了。一直到半个月后,忽然记起来了。还好,留有刘教授电话。急忙打过去。教授说:“你的小说原稿此刻就放在我的案前。想给你回话没有你的电话。抽空告诉我电话和详细通讯地址吧,好把读后感受说一下”。于是,我急忙以短信的方式给教授发过去自己的相关信息。放下手机,心里舒了一口气,猜测停几天刘教授看罢,很可能会给我打个电话,谈一下对小说的看法。

孰料,偌大年纪的刘教授如此认真,如此看重我这个结识还不算太久的作者,如此肯于费心,居然特意以快递的办法,将我的小说连同他的评点文字一块寄来!

刘教授整整写了一张纸的文字。对我的小说从情节安排,到语言使用,直至每一个标点,都给做了仔细与独到的评判。提到了某些文词的使用错愕,指出小说语言与其它文章形式的区别,乃至文词上的差异。其中有一段原话曰:“小说语言允许跳跃,不必‘因为’、‘所以’似的追求逻辑性连贯,所以有些字句完全可去掉,读者能够理解,表达接近提炼过的口语,愈显艺术味道;避免用文言表达农户生活。张口闭口‘是否’之类,不协调了。‘故而’也该少用,‘书卷气’冲掉‘原生态’,可惜了。”刘教授接下去写道:“动笔完成小说,语言革命真的很重要。质朴中显活力,自然生出魅力。”

面对刘教授的谆谆教诲,我真的好生感动!不消说,刘教授是“大家。”“大家”的刘教授却是如此的平易近人,如此不厌其烦地为一个基层作者指出文创之路,难道说这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吗?不过,通过这件事却让我想到,我们泱泱大国的文学大厦之所以能够巍然矗立,永不倾倒,熠熠生辉。就是因为有了太多像刘教授这样的坚强柱石一直在默默支撑着!

真诚感谢刘绍本教授!

附刘教授原玉——

孙琳老弟:

近来这阵子,我读的散文作品较多些,而对小说却少了些。自打你交给我的这份课业后,就摆在案头,时时地捧起来品味一番。短篇《幸福媳妇》,颇有乡土气息,而且详细地展示了当年生产队时期的基层状况,生活图景。但是所讲的故事却显得平常些,缺少波澜,从头便知道尾了。我想,如果让老生子继续祸害幸福一家,甚至故意让幸福媳妇摔跤,更显出其恶人本性,也许是读者无法预料的。故事后半部分略显匆促,男人忍,女人落魄,给人怎样幸福的启示?

另外,在我阅读时,对作品的语言表达顺手也有所变动,为求明显,大胆用了红色笔,只是供你参考,若觉不好,只管涂去便是。一是小说语言允许跳跃,不必“因为”“所以”似的追求逻辑性连贯,所以有些字句完全可去掉,读者能够理解,表达接近提炼过的口语,愈显出艺术味道;二是避免用文言表达农户生活。张口闭口“是否”之类,不协调了。“故而”也该少用,“书卷气”冲刷“原生态”,可惜了。看来,动笔完成小说,语言革命真的很重要。质朴中显活力,自然生出魅力。

因为学识短浅,只能提出上述读后感,不对之处,还须多加指正。问候全家都好,并盼新作频发!

顺颂夏祺

河北师大文学院退休教师  刘绍本

2019510日于石

2020-7-27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幽兰在山谷——米小囤先生书法艺术简评

[上一篇] 砂岩画派创始人李秉正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