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下花园赐山的传说——《花园聊斋》

作者:耿继东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关于下花园

有太多的故事与传说

今天

小圈就为大家献上一篇

由网友“钢铁侠”撰写的

《花园聊斋》

嘿嘿…是不是害怕啦

不要害怕哦~

这是一个

关于下花园“赐山”的传说……

第一回     

 公元2016年11月2日,
夜,深秋的夜,小风能吹透的夜!
下花园一个北方小镇,四面环山,洋河水穿城而过,由于近几年建京津冀城市群拆迁搞的老城区一片废墟,可老城里有几百年的房子,清末的时候庙宇戏台都有!刀闵是一个年轻气盛的人,今年35岁,家里就一个独苗,平常爱打麻将,现在就在保险公司后面的一家打牌,今晚手气不顺,八点到现在都尿了4次了,已经输了近千元,眼看午夜已过,翻本的机会几乎是零,还不如早点散了去别的夜场再搞回来,于是说:今晚输的没钱了,明天想玩再約!


散场后出来顺着赐山旁边的小路去另一家麻将馆,这家一般夜场多!拐过赐山顺路弯过一条街,左手是大寺庙小学,右边被拆的一片狼藉,就在不远处一个小院亮着灯,还隐隐约约传来打牌的声音和人们的说话声,这时一阵深秋的寒风吹过,刀闵不禁心里一凉,想还不如进去看看,反正是麻将馆,想着脚下紧走了几步到了这家门口,红漆的大门开着,进了院里,一溜6间正房,这时就想唉!这是谁家啊!我下花园人怎么不知道啊!


正在这时候从第二间门里出来个中年妇女,刀闵趁着快十五的月亮定睛一看,这个女人 身材匀称,虽以中年还风韵犹存,就在刀闵看这个空,屋里传出了一声脆而不尖好似夜莺般的声音,快点李姐,我们牌都磊好了!这个叫李姐的好像也没看到刀闵的样子,照直进了中间的那间房子,刀闵心里这个痒啊,不用看人,就这声音 ,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啊!想着想着腿已经到了窗户外面,里面一看,刀闵傻了,这个装修的,往顶上看,海棠式样的灯池,四边一溜小暗灯,灯池中间一平米见方的水晶大吊灯,挂着彩色光线,房顶贴着兰色的壁纸,在灯光的衬托下就像一个穹顶,再往墙上看,四周一色粉红色的壁纸,粉红的壁纸有硬花!但暗花是兰色的在灯光的照射下和屋顶遥相呼应,那个美啊!把个刀闵看的是目瞪口呆! 

第二回

云水间,笑看风云淡,亦舒亦卷亦缠绵,
三界间,红尘中畅谈,亦人亦鬼亦神仙。
红尘一世情,难辨假与真,假到真处假亦真!
难逃红尘情,不论精与灵,神仙也难断七情


刀闵这时再看这四个打牌人,正面坐着的正是刚才冲屋外喊的那个摄人魂魄的声音!粉嫩嫩的一张瓜子脸,柳眉杏眼,樱桃小口,配着齐腰的长发,不怒不笑带着俏,一蘋一眸留着情!把个刀闵看的直狠老娘为啥只给自己长了两只眼睛啊!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一串沉重的脚步声,听声音铿锵有力像是年轻人,刀闵借着月光往后一看不由得惊讶,看来人满头银发,但面色红润,剑眉朗目,精神健硕,不看满头的白发简直就是个少年!这时刀闵进屋进不了,出去正好迎面是白发老人,把个刀闵难为的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白发老人已经看到刀闵,非但啥也没问反而张口就是贤侄,你几时来的!咋不进家啊!


这时刀闵的大脑就像电脑的百度,用心的搜索,就是怎么也搜不到这个白发老人是谁?


看着满脸诧异的刀闵,白发老人也没过多解释,书中暗表,这就是待客之道,有什么话回家进屋随便聊,不能让客人在外面就着西北风说呀!
白发老人把刀闵让进屋里,刀闵是正中下怀,早就想进去了,这屋,这人,这装修,刀闵活了三十多年也没见过啊,起码进去见见世面,刀闵一进屋,满屋清香扑面而来,就这种香刀闵从来没有闻到过!比水果香浓,比花香还淡,也不是世上任何香水和空气清新剂可以比拟的!在往正中看挂了一副中堂!画的是百子图,上联写,百子百寿百事乐!下联是,一山一屋一老翁!

第三回

不求你深深记我一辈子,
只求别忘记你的世界我来过。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会相识,
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让人牵挂,
至少,我们在今生,在那个地方,在那个深秋的夜,有赐山做证,
在一转身的时候没有错过。
偌大的地球上能和你相遇,
真的不容易,
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次相识相知的缘份。
别忘了,,,
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说刀闵押了一口从未品过的香茗正在那里回味无穷的时候,白发老人说,贤侄啊,其实你刚才在外面满脸的诧异我已经看到了,一听这话刀闵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白发老人接着说道,你父亲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可惜他三十年前死于车祸,我当时正在海外访友!无缘送他最后一程,内心一直深感愧疚,今晚算出贤侄来访故深夜赶回来,因为这里拆迁,怕以后我与贤侄相见不多!所以特邀贤侄家中小叙!

刀闵听到这里仿佛也听出了个所以然,但父亲去逝的时候自己还小,也没听母亲说过救过谁的命啊!


这时白发老人好像又看出了刀闵的心事说,你也不用瞎想了,你父亲救我是四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候还没你呢!你走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事实的来龙去脉的!你现在在这里只管吃好,喝好,玩好!有什么事就和我的小女儿说,她自会给你满意!说着白发老人对外面又喊了一声,倾城,这时就看门开处长发女孩闪身进屋,轻盈的脚步就像踏着云彩似的,刀闵心里一紧想哦!真是人如其名啊!真是倾国倾城啊!白发老人对女儿倾城说,此人乃恩人之后,今晚前来也是缘分,日后拆迁无以报恩,陪好客人,勿与客人耍你的小姐脾气,为父这几天累了,先去休息了!然后对刀闵说,贤侄宽心在此,有什么事小女自会安排,老夫恕不奉陪!刀闵赶紧站起来,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白发老人已经出去了!

这时屋里也没别人,这个倾城小姐道是心直口快,开口就是,哥哥贵姓,刀闵红着脸答道,贵字不敢,贱姓刀,单字一个闵!倾城姑娘说道,好!就叫你刀哥哥吧!我叫倾城,贱名让哥哥见笑了,说着给刀闵续满了茶!气氛也缓和了,刀闵的脸也不红了!这时倾城问刀闵说,刀哥哥,已是午夜了,你是客房休息呢还是……还没等倾城把话说完,刀闵赶快说道,刚才我见你们正在打牌,我也爱玩!要不我们打个通宵!书中暗表,本书一开始就交代了,这个刀闵就爱此一口!


这个倾城姑娘也不推辞,出门去了,不一会把刚才那个李姐和另一个女孩领了进来,四人坐下,倾城给刀闵介绍道,李姐是我家佣人,另一个是我表妹叫绝色!把个刀闵看的是直流口水啊!说真的刀闵活了这么大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李姐书中前文已经说了,这个绝色真的就不在倾城之下!这四个人在一起打牌真是,美艳已成席,天下也第一,男儿风流命,秋深也春风!

第四回

盘古一声天地分,一草一木皆有灵,遇事遇物三分敬,三十三天做帝尊!


说四个人坐好了要打牌,这时刀闵才从这人间难找的美色中回过神来!一看这麻将,呵,说刚才的茶杯手感像玉!而现在手中的麻将就是玉,严格的说比玉还珍贵,灯光的映衬下半透明的,绿汪汪的,拿在手里像摸锦缎似的,这应该叫翠,而上面的刻字更是微妙,不深不浅,字体不大不小,食指与无名指把牌卡住,大拇指正好把牌全能摸到,只须轻轻一撮,麻将的精神和麻将的神秘还有麻将的精髓就在这轻轻的揉搓之中!揉出的是心中有数,底码清楚,撮出的是不输的精神,必胜的信心!


一圈风打下来刀闵已是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一看就是手气不佳!在加上倾城一口一个刀哥哥,刀哥哥的叫着,把个刀闵的魂都给叫酥了!还真应了一句老话,逢赌不粘色,粘色赌必输啊!

就在这时不知谁在洗牌的时候把色子碰到了地上,刀闵敢快俯身去捡,这色子不偏不倚正好滚到了倾城的脚下,刀闵手申过去捡色子,不由得看到了倾城的那双脚,看这双脚就像婴儿的肉一般,似柔若无骨,又不显臃肥,看的刀闵心里这痒啊,口水都流出来了!乘着捡色子假装无意间的碰了一下倾城的脚踝的地方,倾城连脚动都没动一下,刀闵见状用手在倾城的脚面上轻轻的拂了一把,那个手感,那种刺激,刀闵的心澎湃了,热血直冲大脑,就在这时就听倾城在上面说道,找到了吗刀哥哥!

刀闵敢快抬起头来,把色子从手里扔到桌上说,找到了,找到了!这时倾城打趣的说,刀哥哥,这深秋的夜里是捡色子累的还是输的,看看这满脸通红还满头大汗!这一说,三个女孩都呵呵呵的笑开了!把个刀闵自己也笑的不好意思了!一边跟着傻笑一边自我解嘲的说,输晕头了!输晕头了!倾城接过话来说,要不散了吧!时候也不早了!刀哥哥也休息一会儿!刀闵还想把输的钱赢回来!正准备说不,抬头看了一眼倾城,这时只见倾城正给自己挤眉弄眼,刀闵是谁啊!我前面就交代了,酷爱打牌,现在的麻将馆就是一个大染缸,啥学不会啊!刀闵一看倾城的眼神也开口说,算就算了,今晚就是手背,输了整整一宿!

第五回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斟来西江月,能邀李杜魂!!


话说刀闵一说不玩了李姐和绝色道别回自己的房间,倾城看了一眼刀闵说,刀哥哥我带你到客房休息一会儿吧!说着天真无邪的拉着刀闵的手就往外走,也不管刀闵乐不乐意!刀闵的手被倾城这一拉就犹如一股电流穿身而过,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双脚不由自主的跟着倾城出了正屋,倾城一溜小跑把刀闵带到了西厢房,这时刀闵才看清楚这院里还有三间西房!一进门刀闵有是一阵的惊讶,这装修的不亚于正房,粉红色的壁纸,粉红色的窗帘,屋顶是大红的荷叶灯池,挂着水晶吊灯,在看灯下的倾城被这灯光映衬的更加迷人!


梨花带雨香汗溢,千古一面是倾城,
即使重生柳下惠,难逃今夜这一劫!

刀闵拉着倾城的手不由得攥的更紧了!闻着倾城的体香看着这让人难以把持的环境和浑身柔弱的倾城,刀闵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了!一把把倾城揽在怀里,倾城刚张开嘴巴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刀闵生怕被倾城拒绝,张开嘴吻了上去,硬生生的没让倾城说出来!倾城半推半就也不明确反对,刀闵见状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把抱起倾城扎进了里屋的宽大的床上…………


佳人佳时佳景致,宽衣解带又春风,
洋河水绕鸡鸣山,千年流下这一情!
刀闵一阵云雨过后,也熬到了也玩累了,搂着倾城酣然睡去!
这时屋外一声咳嗽,倾城赶快穿了衣服,刀闵似睡非睡的申手想拉住倾城,倾城也发觉了刀闵这个动作,含着泪说了一声,冤家!!
这时屋外响起了白发老人的声音,倾城,与人类也不过如此,让你报恩不能生情,在不走让天释帝发觉你我命休矣!!
倾城看着一动不动的刀闵,这时刀闵的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倾城含泪说道,就把真相告诉你吧!你也好从此忘了我们这一段不该发生的情债!

下花园原来是一片内陆湖,湖宽水深!我父亲就是你看到的白发老人本是水下的一只乌龟!经过千年修炼成型,经常偷袭来往船只,有时饿的不行了也上岸去附近村里袭击人!这事被天释帝察觉了派水神共工来收我父亲,我父亲无力与共工对抗,只好沉入水底不出来!共工就把下花园的水全部吸干,从此下花园就没湖了!但在附近挖沙子时候,现在也能挖出贝壳之类的东西!共工把水吸干了我父亲无处躲藏了共工怕我父亲再出来害人就用随身带的金钵把我父亲扣在钵下,天常日久金钵就成了赐山!因为这里原来没有山,是水神金钵所赐,所以后人就叫赐山!六十年代末搞备战防空,挖防空洞,一声炮响把我父亲放了出来!我父亲被压在下面几千年了刚出来连走路的劲都没有!你父亲刚好是推车的工人,把我父亲从防空洞里救了上来!为了报答你父亲当年的救命之恩,我父亲成就了我俩这一段孽缘!


刀闵这时被一阵风吹醒了!看看周围一片废墟,自己就躺在废墟中的一块木板上!想想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
花园千古事,流传到如今,聊斋聊神鬼,以警后来人!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302 发表时间:2017-06-30

[上一篇] 同窗哥俩的故事
[下一篇] ”梦先生“黄蛤蟆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