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艺名家 > “艺耕斋”主耕耘记
“艺耕斋”主耕耘记
作者:王玉霞


    “艺耕斋”是陈水平老师为自己的画室起的雅号,看到这个雅号,我脑海立即浮出一幅耕耘图。那是最古老的耕耘模式,一个人在前面拉犁,一个人在后面扶着犁把保持平衡,这种古老的耕耘方式在农田种植上已经被先进的机器所取代,然而在陈水平老师的从艺之路上依然日复一日地上演着,陈水平老师在身体的折磨下,在生活的重压下如拉着沉重的犁铧奋力行进。
        陈水平老师出生在陇南市成县鸡峰镇的陈沟村,也曾有过蹦蹦跳跳的童年,上初中时懂事的他一有空闲就下地帮父母干农活。在一次劳作中,不幸下肢骨折,因医治不及时伤口感染造成骨髓发炎致使下肢残疾,留下遗憾。更为不幸的是,在治疗过程中,中药物过量又致使耳朵失聪,双耳听力一级伤残。
        陈水平老师好长一段时间,陷入伤心沮丧中,在床上时,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平凡的世界》给了他面对现实的勇气,父母越来越苍老,他不能这样一蹶不振。他开始自学绘画,没钱买宣纸,就找来能利用的包装纸画,没有画台就让父亲把桌子搬到炕上画。
         2015年成县书画院长杨立强老师被他的事迹打动,亲自上门看望他,并画了一幅白梅题字鼓励赠送与他,杨老师经常指点他画画,陈水平老师也更加努力地钻研书画,技艺大增。
        走上书画之路的陈水平老师为了更好的提高自己,克服困难,于2018年走出大山,去兰州金城向残疾人书画家杨东明老师学习,几个月的访师求艺进步很大。      在2018、2019期间又三上北京盲人图书馆和中国花鸟研究院学习进修书画,师从徐湛老师、杨立祖老师。在老师的点拨和自身的努力下,收获了不小的成就,也开阔了眼界。2017年10月参加统战部书画摄影展;2018年3月参加首届纺织之光,全国纺织行业书画展,获得优秀奖;2018年5月参加全国首届聋人书画联展;2018年6月被陇南市政府残疾人工作委员会评为自强模范;2018年12月荣获仁美全国残疾人书画三等奖;20Ⅰ9年参加陇南市残疾人文创,龙图杯书画工艺展,荣获一等奖。这些荣誉,是他日复一日临池,笔耕不辍的奖励,也是他在困境中前进的动力。
    一路走来一路歌,一个个珍贵的荣誉,像一根根金色的羽翎,为他插起飞翔的翅膀。精美多样的作品,展现出他的绘画功底和对艺术的感悟,这些荷花、紫藤、桃花、竹子、菊花、梅花、小鸟、小鸡、仙鹤等等自然界的生灵被他巧妙地安排在写意作品里,寓意深远,妙趣横生,体现了画面的艺术之美、空灵之美。
     陈水平老师说:“画画意在笔先,心中画像在笔下又是另一种形式,画画到一定程度,应该是得心应手的自然流露。我画画时心里先想好画的大形象,再用笔墨表现出来自己对作品的理解,有时候一幅好的作品,在有意无意中就完成了。”这和郑板桥画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说起来容易,画起来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一幅主题为和和美美的荷花,画面清新典雅,两只白鹤立在石上,看向远方,似有所思,荷花和叶子亭亭玉立,向上生长。陈水平老师说:“这些荷叶就像生活中的我,虽然经历风吹雨淋,仍努力向上成长着。荷花的品格,也是给我一种力量吧,在困境中倔强的生活。我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许多老师和朋友们的帮助支持,更离不开很多收藏我书画的爱心人士,因为每收藏一幅我的画,都让我对生活充满信心,对未来更有希望。”
      成熟起来的作品是上苍对陈水平老师勤奋画画的最大回报,可令人惊讶的是,这么好的作品能得到书画界大师的认可却卖不出好价钱。陈水平老师精神上富有了,物质上还很清贫,因为陈水平老师只能靠卖画为生,面对书画市场的低迷,面对画价低又卖不出作品的尴尬,让他很迷茫。但他宁肯吃糠咽菜,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也不廉价贩卖自己的艺术品,这些都是他的心血之作,生命一般宝贵。他宁愿过清苦的生活,也不出卖灵魂,不出卖艺术。
      陈水平老师,一位在画坛负重前行的耕耘者,让我肃然起敬。我有想起了那幅古老的耕耘图,陈老师吃力地拉着犁铧,父母在后面扶着犁把。陈老师告诉我:“其实父母才是他学画路上,最大的支持者,没有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根本腾不出那么多的时间去画画,身体也会更糟糕,父母才是他背后的精神支柱。”






[下一篇] 颂燕赵美德 为古贤立传 ——读张国钧《燕赵古贤事典》

[上一篇] 翩翩走来的牡丹仙子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