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记住乡愁 > 储萝卜
储萝卜
作者:吕瑞杭

入冬前,又到储藏大萝卜的季节了。过去这个季节,在老家农村,家家户户都会把一时吃不完的大萝卜进行储藏,待冬季、过年或春天食用。

我的家乡在华北平原的西部,太行山东麓,萝卜和大白菜一样是老百姓冬季餐桌上的主角。秋后收了大白菜,放在柴房不冷不热的地方就保存了;大萝卜在常温下时间一长容易糠心,太热的地方会腐烂,太冷的地方会冻伤。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冰箱冰柜,因此冬储大萝卜成了老百姓入冬前的大事。

冬储大萝卜,就是找一块向阳的土地,挖一米多深的坑,可长可短(完全根据储藏萝卜的多少决定),将去掉萝卜缨的萝卜整齐码放在坑里,再把松软湿润的土壤撒到缝隙里填平,最后在储藏萝卜的上方堆上一推土,一来保暖,二来容易找到。

我们村的菜园在村子南面,阳光充足。菜园子无疑是储藏萝卜的理想之地,大多数农户都会选择自家的菜园子储藏萝卜,也有的农户在自家大院子里向阳的地方储藏。

儿时的我对于储藏萝卜很感兴趣,常常跟在父亲的身后,挖坑、放置、填埋、堆土,做得像模像样,完成后很有成就感。数九寒天,漫天飞雪,地下的萝卜安稳地睡在坑里,不腐不烂,随吃随取,方便实惠。

吃烦了大白菜的我偶尔会央求母亲去挖萝卜。刨开冰冻的土层,露出松软的土,小心地拂开,露出白净的萝卜,迅速填埋好土层。我做得认认真真,常常受到母亲的夸奖。

民间有“萝卜上市,药铺关门”的说法,足见其价值不菲。萝卜擦丝捏饺子、包包子,开胃顺气;萝卜切块腌制咸菜,地地道道的小菜;萝卜清炒鲜香可口,绝对是下饭的美味。那时的我只是对萝卜的储藏和挖取感兴趣,对于各种萝卜饭食的口味倒是满不在乎,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此储藏的萝卜不能取得次数太多,太多了萝卜透风容易受到冻害。储藏萝卜也不易太深,太深容易伤热。把握好深浅和储藏方位十分重要,而且年年的储藏位置也需要调换,偶然在受到损伤渗水的地方继续储藏,萝卜会变质。如今看来冬储大萝卜还是有许多的科学道理的,一米多深的地下不冷不热,正好符合萝卜的储藏条件。

在老家,有的农户储藏太深或储藏过久的萝卜腐烂后,气味奇臭无比,流出的水跟脓水似的。老人们看到后会说,糟蹋了食物,罪孽呀!

像老家地下储藏萝卜,是一种天然环保的储存方式,没有任何污染,不仅储藏周期长,还不会失去原有的水分,吃起来和刚刚收获的一样,原汁原味。对当年的生活条件下来说,不失为一种简便可行的储藏方式。

粗算一下,儿时储藏萝卜的做法也有三四十年了。尽管久远,但每次看到市场上出售的大萝卜,或者品尝到新鲜的萝卜,就会想起儿时冬储大萝卜的往事,如一股股清泉流淌在乡愁中。

 

[下一篇] 荣获大总统“银质奖章”的藁城宫面是哪家?

[上一篇] 赞皇蜜蜂小镇“破五”忙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