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记住乡愁 >  种荞麦
种荞麦

作者:张炳吉

   

 

1976年我高中毕业时想通过“推荐”上大学,结果梦想破灭;1977年恢复高考,我参加考试落榜;1978年我再次参加高考,再次落榜。在那一段时间里,秋叶般的落魄、浓雾一样的忧悒日夜袭扰着我,裹挟着我,几乎令我窒息。

“别天天在家闷着啦,跟我去地里种荞麦吧”。祖父把牛缰绳硬是塞到我手里。我怏怏地牵着自家的牛,跟在祖父身后出了门。

要种荞麦的地块原先是一块玉米。由于风调雨顺,玉米长得繁茂青翠,家里人满指望有个好收成,谁知立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把它砸得七零八落。时令不饶人,时下,在这块被毁的玉米地里补种别的庄稼都为时已晚,唯一能种的只有荞麦。

在地里,我牵着牛,牛拉着耧,祖父摇着耧播种。休息时祖父与我说起荞麦。他说,荞麦生长期短,初秋种下,秋后收获,既不荒废耕地,又可补偿灾害造成的损失。他告诉我,荞麦是救急救难的好庄稼,在他的一生中遭受过无数次的旱灾、水灾、雹灾、蝗灾,每当大秋作物被毁自己感到绝望之时,只要他一想到有荞麦可种、可吃,活下去的希望就会在心中闪亮。

种荞麦回来,我一直在想,天无绝人之路,人生道路上的蹭蹬和颠踬不会把人逼上绝路,把自己逼上绝路的只有自己的愚见和褊狭。于是,我开始寻找自己的“荞麦地”,并且找到了。这时,我又想起了祖父的话,他说,荞麦是“风火”庄稼,要细心管理才能收获归仓。荞麦有“三怕”,下种时怕雨,灌浆时怕霜,收割时怕风。荞麦下种时下雨,雨后地皮干硬,正赶上出苗儿,苗儿就拱不出地面;灌浆时若遇霜冻则籽粒不实,出现大面积秕粒;将收割时刮一场大风会把荞麦粒全部摇落,眼看到手的粮食颗粒无收。所以,我细心地照顾我的“荞麦”,在我的精心呵护下,我终于收获了“荞麦”,度过了“灾荒”。

在我觉悟了“荞麦”理论后的三十多年里,每当我遇到坎坷和不幸时,我总会用它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天灾人祸摧毁了我的希望,但是我还有“荞麦”,我有什么可怕的?前些年,一位担任领导职务的同乡受牵连入狱,今年出狱时已经五十多岁了,他见到我时,不停地挠着自己的皤然白发对我说:“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五十多岁年纪的人相当于一年中的秋天吧?秋天还能播种什么希望?”我说种荞麦。他说:“什么?你让我种荞麦,开玩笑吧?”我说,我不是真的让你去种荞麦。在我把千百年来我们的祖辈在大灾大难之后,种荞麦度饥荒的历史讲给他时,他一下子转忧为喜了。看来,荞麦不仅在灾荒之年能为人们充饥,还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慰藉,其原因大概与它的形状颜色有一定关系,古人朱弁在《曲洧旧闻》中写到:“荞麦,叶黄、花白、茎赤、子黑、根黄,具五方之色” 。具有“五方之色”的荞麦自然能给人们带来丰富的营养和豁达的心境了。

                           2008年6月12日

[下一篇] 怀念过去

[上一篇] 怀念故乡的炊烟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