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早期记忆之年前请客
早期记忆之年前请客
作者:徐树仁

       小时候,每逢过年都要招待客人,多数是招待来拜年的亲戚。在年前,也往往会招待一次,宴请的大都是本村人。

       从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开始,年味就逐渐浓了起来。当家人坐在炕上计划着要待多少客人,每张桌设置什么凉菜、什么炒菜,装什么碗儿。然后开始去集市上采购猪肉、鸡鱼,做凉菜用的熟食,还有做炒菜用的蒜苔、土豆、葱头等易存放的青菜和干蘑菇、木耳等。回来把猪肉、鸡鱼和熟食等放在院子里背阴处的大缸里,上边用铁锅扣上,避免被猫狗等动物偷吃。青菜放在屋里,避免冻坏。年前一般要待两桌,宴请长辈儿和相好对劲儿的,或是对自己有过帮助的人。列好名单后,开始挨个通知,并一再嘱咐不许再应给别人。有时需要宴请的最重要的客人没空儿,就错一下时间。或是晚上,或是第二天中午。到了那天,家庭主妇提前半天就开始忙活,临近吃饭男主人或是孩子挨家去请。到谁家都是一样的说辞:“都到了,就等你了,快点走吧!”请客要提前看好了要请的人,看看里边有没有不对付的人。如果有,就把次要的人否掉,或是在安排桌儿的时候把两个人给分到不同的桌儿上,避免言语不和发生矛盾冲突。请客时最怕请的人都不到场,最后桌子上冷冷清清。正所谓“请客发愁,请不到客人更发愁。”
       客人陆陆续续到了以后,开始东一句西一句扯闲篇儿。主人端茶倒水伺候着,说着客套话。桌子或是在屋地上,或是在炕上放好,摆上凉菜。待要请的人来的差不多了,主人开始分配桌儿。上岁数的上炕,年轻的在地上,能喝酒的到一桌儿,谁和谁上西屋……众宾客落座后,开始炒菜,主人挨个倒酒,叙开场白:“今儿个招呼大伙儿来就是呆会,吃好吃赖的多担待点啊,多吃点儿、喝点儿”。宾客杂七杂八地接话音儿:“没事啊,都能吃好喽喝好喽啊,你也找个地方吃吧”。
       宴席上,一边喝着酒吃着菜,一边东扯西聊。“庄西大洼子你们那块地花生不错呀,打多儿斤啊?”“不中,有个五六百斤啊,哪个哪个复合肥使着还中,过年了还得使”“你们那个骡子瞅着还中,几个牙了?”“拉套倒是中,奏是忒毛愣”……岁数大点的进行比较快,喝点酒、吃点饭就早点回去了,剩下年轻的可是要开怀畅饮了。
       第一杯都慢条斯理、你尊我让,你二哥、他三叔的谦让着。随着酒精的刺激,开始热血澎湃,可能话语权要交到某个核心人物上了。也许“南山打过虎,北山踢过狼”,也许“闯过东三省,只身斗群贼”,还有可能“派出所所长我俩好,镇长表弟跟我铁哥们儿”……如果棋逢对手,酒要不断加,菜要不断上,喝他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碰上这样的场面,主人也无法拒绝,女主人也只能随时恭候。
       大多数喝到高潮,有名望的人端起来,向主人喊一句:“刮干饭”,号召大伙一饮而尽。主妇端出热在大锅里的“四方儿”、“长条儿”肉碗儿,用另外一个碗一扣,快速翻转过来,使肉面向上,端上饭桌;再端上鸡鱼,用铲子从大锅里刮出米饭盛到盆里端上桌(这就是“刮干饭”的由来)。主人挨个盛饭,客人嘴里叫着“少盛点儿”,主人劝着“多吃点儿吧”,送到客人手里。“来吧,吃块肉”,众人就着肉菜吃起米饭来。吃完拿着筷子对同桌人客套:“你们慢慢吃啊,我吃好了。”主人再次客套:“再给你盛点吧,刚吃多点儿啊”,客人忙不迭回答:“不盛了,吃忒好了”,宾主尽欢。
       送走客人,主妇开始收拾碗筷,将各种炒菜收到一起,到大锅里再热一下,然后招呼没吃饭的老人、孩子等一起吃。凉菜如果剩的比较多,就收起来准备再次待客时用。肉碗儿把剩余的肉块儿也并到一个碗里,做下次待客用。
       过去经济不发达,过日子哪个地方都得省着用,我想很多家庭都是这样做的吧!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下一篇]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暖寒交汇时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