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追梦文学的农民作家 ----读陕西农民作家罗档云老师新书《梦里落花》

作者:张国强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采风网武汉站张国强报道:陕西农民女作家罗档云的长篇言情小说《梦里落花》日前由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百花文艺出版社近期出版,在全国公开发行。

《梦里落花》是罗档云历时十年创作的首部长篇小说,全书近20万字,讲述了男主人公海风与三个女孩的凄美爱情故事。该书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栩栩如生,以女性独特的视角、细腻的情感、娴熟的文字展现了海风这位农家子弟的坎坷人生历程,折射出了70后对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迷茫,寄托了作者对人生深邃的思考,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在洛南县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她白天上班、趁着下班时间靠卖书报、花卉维持生计,20多年来精心照顾双上肢残疾的丈夫、一双儿女和公公、婆婆一家人的生活饮食起居,不离不弃患难与共和丈夫一起把两个孩子拉扯长大成人。女儿考上河北石家庄医科大学,儿子考上军校在青岛保家卫国!十几年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人生苦难路上默默坚持文学创作,2000年,罗档云通过自考毕业陕西省西北大学汉语语言文学专业。同年,她的处女作散文《月亮照亮我的心》在《劳动杂志》发表后,从此,她的文学创作一发而不可收拾!


    罗档云,笔名月光美柔, 上世纪七十年代,她出生于洛南县灵口镇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从小喜欢文学,上学时,作文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老师的认可和同学们的鼓励,不仅让她自信,更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点亮了她的作家梦,让她的作家梦开始生根发芽。1994年在洛南县城东车站附近被双上肢残疾但却自强乐观的书摊主人所感动,俩人日久生情。20岁那年她不顾父母亲反对,也不顾朋友当面的讥讽,义无反顾地嫁给这名叫王瑞的励志残疾青年。由于夫妻俩没有工作,日子过得很艰难。结婚第二年她和丈夫在中心广场建起了电话亭,经营公话、代卖彩票和报刊。做生意之余,她尽情地畅游在文字的海洋。


 自从有了孩子的罗档云生活更加艰辛,因丈夫残疾无法照顾孩子,罗档云骑上自行车带着小孩,在县城车站及周边集镇兜售报刊。骑自行车驮孩子卖报刊换来每月只有四五百元微薄的经济收入。在忙碌之余,罗档云没有忘记她的文学创作。生活经历是她源源不断的写作素材。每次出游,她都会写游记,2002年去杭州西湖旅游,写出了游记《春游西湖》散文。2004年去新疆走亲戚,写出了《新疆天池》和《秋游红山》文章;自2005年以来,先后在各大报刊、杂志及网站发表各类作品500多万字。洛南县的各个景点,甚至家里的一只狗、县城发生的琐碎事,都在她的笔下也变成了一篇篇优美的美文。


    近年来有人喜爱把散文说成美文。我理解,所谓美,一是在于文字的 “韵”,韵即节奏;另一是在于文字的 “意”,意即意境。有韵无意,或有意无韵,都不能成好的散文。至于大美,恐怕要情到深处,上升到哲学高度了。她的散文,比起母爱,父爱是沉重的,所谓的“父爱无声”就是这个意思。她的散文《父亲与他的算盘》《父亲与他的秦腔》《父亲与他的自行车》的这几篇回忆性的文章,我是读得很惬意不仅有滋有味,而且是陪了不少情,掉了不少泪!作者对父亲的怀念依然绵绵不断,往事的回忆又是那样的刻骨铭心,读之无不令人动情,吟之无不让人落泪。



好的散文不仅让人读到美,更能让人有所启迪的必然是难以忘怀!比如在《父亲与他的算盘》作者回忆小时候和姐姐偷吃生产队萝卜一段“正当我们圪蹴在房屋后石板上狼吞虎咽地吃着。父亲一路小跑过去一把夺去我手中的萝卜,他厉声道:“成何体统,还偷萝卜吃,你们把这萝卜吃了,那别的人吃什么。”我眼巴巴地望着父亲手中的半截萝卜一个劲儿的吞着口水,只好低下头嘤嘤大哭。姐姐对父亲大吼:“爸爸,你知道我妹妹胃口不好,她饿得两眼发黑,已经吃够了那又硬又黑的馍馍,你堂堂队上一个会计,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受饿……。”那时,我很明显地看到父亲两行眼泪从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滚落下来,他拿着我吃剩下的半截萝卜,步履蹒跚地向大队方向走去。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被阳光缩成一个影子,我才停止了哭声。时隔这么多年了,隔年的记忆犹如一坛陈年的老酒,越来越醇香。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父亲是一位热爱集体,弃小家成大家的人,那种高贵的品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写作累了,噼里啪啦拨弄几下,仿佛又看到父亲那副自信、认真、自我陶醉的样子。那种秋夜虫鸟般的叫声与算盘的交相呼应,奏出美好而温婉的旋律,清脆而又悦耳动听,节奏起伏、阴阳顿挫,常常给人温存,伴我入眠。刹那间我顿时明白了,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一件难以割舍的东西,无论它价码大小、厚薄尊卑,对珍藏的人来说却都是无比珍贵的,就像父亲心中的算盘,均无可以代替的。看着父亲那张极其普通的老式算盘,虽然经历了时光的磨砺,四角已用铜片牢牢地紧箍住,现在很黯然了。但而今看到算盘,勾起我缕缕的思念,父亲那伟岸不灭的形象依稀而明亮,魂牵梦绕。重拾起那泛色的算盘,人生还能算吗?未来在哪!一颗算珠就是人生的一个节点,这算盘何不是人生的轮回,九九归一。”通过这些语言和心灵对话就是作者用以打开读者心灵的钥匙。


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曾获红袖添香网站2010年排行榜、积分榜、投票榜第一名。散文《守望心灵》获得首届散文大奖赛一等奖。20126月,陕西省举办首届农民工诗歌朗诵大赛,她也参赛了。带着对农民工的敬重,她创作出了诗歌《脚手架上的蚂蚁》。“我是一只蚂蚁,脚手架上的蚂蚁,不要问我为什么离开泥土,因为对幸福的渴望啊,我才爬上了这高高的天空,小心翼翼地探路,敏捷地攀爬云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叫累……”当罗档云默默地读着自己创作的诗歌时,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经过层层筛选,这首诗一举获得农民工诗歌创作一等奖。被《华商报》《陕西省农民工诗歌》转载。2014在江山文学网当长篇系统编辑、在新浪、《烟雨红尘》《红袖添香》当编辑,被评为江山文学网十大才女之一。同年,档云的文采就被洛南电视台领导所赏识,洛南电视台聘任她为台里编辑、记者。 2015年,在北京进修剧本创作。后创作短剧30多个,参与情景剧《鸡毛蒜皮》创作,短剧《镶牙》《山村菊香》已经搬上荧屏。她同男记者一样风里来雨里去跑农村乡下去采访,为了掌握一手采访素材,有时忙的连饭也顾不上吃。她在广播台开办的《洛洲文学》,年年被省市评为一等奖。受到台里的领导同事和社会各界人士一致好评!

                          工作中的罗档云


《梦里落花》小说是她多年来文学创作的一次变革和突破,这部小说是她对人生的感悟。小说男主人公海风为中心展开讲述。海风出生在古老而神秘的洛河边上,父母心希望他长大以后光宗耀祖。面对家境贫寒,恶霸欺负,同学歧视的现实,海风只能靠自己的勤恳反抗,终于考上重点高中。可是,高考期间,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一场突如其来的病魔留给他一张严重变形的丑脸,也给他的生活、工作和爱情带来无穷无尽烦恼和痛苦。热恋中的婷儿抛弃了她,儿时的伙伴张梅嫌弃他,另寻新欢。这种打击驱使海风走火入魔,买了迷药迷倒张梅,企图强行占有她,张梅很气愤,一怒之下报警,海风从一个追求自由和完美情感的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谦谦君子,一下子沦为囚犯。出狱后的他应聘到电视台得到台里领导器重。

女主人公张梅是一个极端自私又个性张扬,美丽聪慧又散发着强烈诱惑的魔女,她一时冲动把海风告上法庭,使他遭受了牢狱之苦,却又在海风的人生处于低谷时主动联系他。不巧的是,此时张梅的母亲得了一种怪病,她不得不选择嫁给富商,致使海风一时头脑发热、失去理智去拦阻婚车,最终被众人打伤住院。后来,海风遇见心仪的杨卓,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即将来临。凑巧的是,董事长杨玉华在一次开会中,看见海风脖子的玉佩,认定海风就是自己当年迫不得已丢弃的孩子,因为她知道海风和杨卓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就不惜重金,让自己的女儿杨卓陪海风去韩国做整容,并极力阻止这场爱情的悲剧发生。当海风知道一切真相后,原谅了母亲并和她相认。在母亲的公司上班,没想到又一次遇见张梅。此时的张梅的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丈夫已经死去。这意外的邂逅让海风心里充满了矛盾。他希望张梅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可惜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如今的他已是千疮百孔。他需要时间愈合伤口,需要十年、二十年,也许一辈子......

    在众多的文学爱好者和作家群里这部小说自发行以来好评如潮,特别是一个农民作家她励志事迹值得我们去学习,敢爱敢恨爱憎分明!为爱情奋不顾身,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工作克勤职守,兢兢业业!陕西作协会员、洛南作家协会副主席杨克江如此评价她的小说:“读后第一感觉五味杂陈,五音迷乱。这部小说最动人心弦,或者最具魅力的是文字里流露出对青春、对往昔时光的无限眷恋。青春是火热的,浓烈的。有青春的地方,到处清水蓝天,鲜花、诗意和微笑。青春是由梦想、期待和希望构成的一股洪流。


《梦里落花》是一本眷恋青春之作,但我更喜欢把它当成一个隐匿的花园,一个与世隔绝的深山幽谷,一条青春的河流去细细观赏。一旦你打开书页,那一幕幕河岸的风景,那一幅幅鲜活的生活场景,那浸透着生活世界里的百般滋味,就会随着你走过黑夜,走过寂寞,走过一段难忘的快乐幸福时光。”读者小军子怀着敬仰走进《梦里落花》,立马感觉语言流畅生动,极具散文风格,富有画面感,具有浓郁的个性色彩。小说情节跌宕起伏,读来令人牵肠挂肚,欲罢不能。值得一提的是,小说呈现方式具有现代特色,适合1660岁读者群阅读。尤其是主人公海风身上展现出农家子弟的勤勉,渗透着当代青年成长的迷茫,寄托了作者关于人生的反思,具有现实而深远的启迪意义。云梦山人认为:“总体看来,这部描写上世纪70年代的浪漫而忧伤的爱情小说,揭示了关于爱情、亲情、友情的严峻现实,主人公海风和张梅的爱情故事凄美感人,小说营造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充满了诗的意境。在当下浩如烟海,层出不穷的小说世界里,«梦里落花»注定会凭借深刻的主题,精巧的构思,优美的语言和独特的呈现占得应有的空间,赢得读者的喜爱。中国作协会员石佛,原名石松茂先生给予高度评价:《梦里落花》就是在独特的叙述中,把爱赋予命运的诠释,表达了作者对人生的把握,从宏观到微观,升华了精神追求。这既是作者天赋使然,也是作者自觉的意识。通读《梦里落花》,俯首皆能感到抒情构成美的旋律,情思流淌真情回旋,如月光下高山上倾泻的一股清流,犹如绕梁琴声流进读者的心湖,泛起层层涟漪。文艺创作莫不源于倾诉、基于交流,出于对真善美的追求,因而这条路行者芸芸,永无止境,求索在这条路上,注定困难随时相伴,遗憾如影随形。记不清谁说过,生活的目标就是生活本身。以此推想,写作的目标应该是写作本身,写作的过程应该是作家本人凭借文字向生活求索、在艺术里旅行的过程。《禹平文学》微平台乐俊峰和萧军多次采访罗档云,写下令人深思的话语:“罗档云是农民,也是作家。农民教会她低调奢华有内涵,作家让她高端大气上档次。她的追梦之旅启示我们,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只要肯努力,农民一样精彩,农民一样风光!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梦里落花》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小说本身,更在于这部小说体现出基层文学追梦人的一种文化的自觉,也使得罗档云实现了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文学爱好者到专业作家的华丽转身,体现出她倡导和践行的永不满足、超越自我的追求!这不仅仅是对档云,是对我们每个文学追梦人来说都具有深刻的寓意!时刻勉励生活中的每个人!


                    与著名作家方英文先生在一起
    格非先生说文学是经验的表达。无论是散文,还是诗歌、小说的创作,都来源于作者的生活经验与积累,是作者思想与情感、学识的一种体现。三十年前被父母抛弃,三十年后又被爱情所抛弃。《梦里落花》这部小说让人感触最深的是男女主人公在特殊背景下颠簸。我们可以清醒地站在局外来看待一个人的命运起伏小说结尾写道:“……他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梦见她的时候,在一个火山口下面见到了她,火山下面是岩浆,她被岩浆烧的脸都变样了!从那以后再也不梦见她了!瞬间,万物的本来面目被入秋以来的芦苇花悄悄地掩盖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薄薄的白色,一眨眼功夫,芦苇花用自然的力量点缀了万物,将一切变的神秘起来。”


                


一段感人肺腑的凄美爱情故事,一段催人泪下至爱亲情感染着每位阅读者。

 记得铜川有个叫东篱女作家写跟平凹先生聊天时说过的一段话:“贾老师,我父亲对我说,农民卖白菜卖不完还害怕坏了哩,咱书,又不怕坏。上街,人家卖菜咱卖书”。当时贾先生回答:“上街卖书,本身就是 一种宣传”。同样,我把东篱父亲的这句话送给洛南东街报亭卖书的档云:“农民卖白菜卖不完还害怕坏了哩,咱书,又不怕坏。上街,人家卖菜咱卖书”。同时,我要说的是:“作家街上卖书不丢人!”一个作家一辈子其实只能干一件事,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艰苦的生活教会罗档云低调奢华有内涵,作家让她高端大气上档次。罗档云以写散文、诗歌见长2005年以来,先后在各大报刊、杂志及网站发表各类作品500多万字等。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曾获“红袖添香”网站2010年排行榜、积分榜、投票榜第一名。散文《守望心灵》获得首届散文大奖赛一等奖。诗歌《脚手架上的蚂蚁》获得陕西省首届农民工诗歌朗诵大赛创作奖一等奖,后被《华商报》、《陕西省农民工诗歌》转载她的追梦之旅启示我们,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只要肯努力,铁棒也能磨成针!13992482738洛南县广场电话亭不见不散!

作家简介:


罗档云,女,陕西省洛南县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2005年至今,在各类杂志、报刊发表文学作品500多万字。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曾在红袖添香网站2010年获得排行榜、积分榜、投票榜三项榜首。诗歌《脚手架上的蚂蚁》获得陕西省首届农民工诗歌大赛创作奖、一等奖。2014在江山文学网当长篇系统编辑、在新浪、《烟雨红尘》、《红袖添香》当编辑,被评为江山文学网十大才女之一。2015年,在北京进修剧本创作。后创作短剧30多个,参与情景剧《鸡毛蒜皮》创作,短剧《镶牙》《山村菊香》已经搬上荧屏.现在洛南电视台工作!

作者简历:张国强,70后、陕西商洛人。《意不尽网》特邀媒体人.《采风网》会员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市场报>>、《经济日报·旅游中国报》、《台湾好报》、《北京青年报》、《中国传媒新闻网》《中国法制西部网》、《陕西法制网》、《西安商报》、《西部艺术网》、《商洛日报》、《三秦电视报商洛版》、《采风网》等报刊网站刊发转载!

来源:陕西省商洛市 点击量:653 发表时间:2018-05-30

[上一篇] 作家刘维嘉的一封情书 /肖士平
[下一篇] 笔呈千钧势 墨腾蛟龙姿 ——书法家刘凤臣先生草书印象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